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詩經》 第 12 頁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會同有繹。決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四黃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矢如破。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徒禦不驚,大庖不盈。之子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55)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會同有繹。時尚書屋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時尚書屋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矢如破。時尚書屋
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徒禦不驚,大庖不盈。時尚書屋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時尚書屋

吉日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群醜。時尚書屋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從,天子之所。時尚書屋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時尚書屋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以禦賓客,且以酌醴。時尚書屋

小雅·鴻雁之什

鴻雁

鴻雁于飛,肅肅其羽。之子于征,劬勞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鰥寡。時尚書屋
鴻雁于飛,集於中澤。之子于垣,百堵皆作。雖則劬勞,其究安宅?時尚書屋
鴻雁于飛,哀鳴嗷嗷。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時尚書屋

庭燎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時尚書屋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鸞聲噦噦。時尚書屋
夜如何其?夜鄉晨,庭燎有輝。君子至止,言觀其旂。時尚書屋

沔水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飛隼,載飛載止。嗟我兄弟,邦人諸友。莫肯念亂,誰無父母?時尚書屋
沔彼流水,其流湯湯。鴥彼飛隼,載飛載揚。念彼不跡,載起載行。心之憂矣,不可弭忘。時尚書屋
鴥彼飛隼,率彼中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我友敬矣,讒言其興。時尚書屋

鶴鳴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於渚。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蘀。他山之石,可以為錯。時尚書屋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天。魚在於渚,或潛在淵。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時尚書屋

祈父

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轉予于恤,靡所止居?時尚書屋

祈父,予王之爪士。胡轉予于恤,靡所厎止?時尚書屋
祈父,亶不聰。胡轉予于恤?有母之屍饔。時尚書屋

白駒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今朝。所謂伊人,于焉逍遙?時尚書屋
皎皎白駒,食我場藿。縶之維之,以永今夕。所謂伊人,于焉嘉客?時尚書屋
皎皎白駒,賁然來思。爾公爾侯,逸豫無期?慎爾優遊,勉爾遁思。時尚書屋
皎皎白駒,在彼空谷。生芻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爾音,而有遐心。時尚書屋

黃鳥

黃鳥黃鳥,無集於穀,無啄我粟。此邦之人,不我肯穀。言旋言歸,復我邦族。時尚書屋
黃鳥黃鳥,無集於桑,無啄我粱。此邦之人,不可與明。言旋言歸,復我諸兄。時尚書屋
黃鳥黃鳥,無集於栩,無啄我黍。此邦之人,不可與處。言旋言歸,復我諸父。時尚書屋

我行其野

我行其野,蔽芾其樗。婚姻之故,言就爾居。爾不我畜,復我邦家。時尚書屋
我行其野,言采其蓫。婚姻之故,言就爾宿。爾不我畜,言歸斯復。時尚書屋
我行其野,言采其葍。不思舊姻,求爾新特。成不以富,亦祗以異。時尚書屋

斯干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無相猶矣。時尚書屋
似續妣祖,築室百堵,西南其戶。爰居爰處,爰笑爰語。時尚書屋
約之閣閣,椓之橐橐。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時尚書屋
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鳥斯革,如翬斯飛,君子攸躋。時尚書屋
殖殖其庭,有覺其楹。噲噲其正,噦噦其冥。君子攸寧。時尚書屋
下莞上簟,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吉夢維何?維熊維羆,維虺維蛇。時尚書屋
大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時尚書屋
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時尚書屋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時尚書屋

無羊

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群。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爾羊來思,其角濈濈。爾牛來思,其耳濕濕。時尚書屋
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餱。三十維物,爾牲則具。時尚書屋
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麾之以肱,畢來既升。時尚書屋
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大人占之;眾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時尚書屋

小雅·節南山之什

節南山

節彼南山,維石岩岩。赫赫師尹,民具爾瞻。憂心如惔,不敢戲談。國既卒斬,何用不監!
節彼南山,有實其猗。赫赫師尹,不平謂何。天方薦瘥,喪亂弘多。民言無嘉,慘莫懲嗟。時尚書屋
尹氏大師,維周之氐;秉國之鈞,四方是維。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師。時尚書屋
弗躬弗親,庶民弗信。弗問弗仕,勿罔君子。式夷式已,無小人殆。瑣瑣姻亞,則無膴仕。時尚書屋
昊天不傭,降此鞠訩。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君子如屆,俾民心闋。君子如夷,惡怒是違。時尚書屋
不吊昊天,亂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寧。憂心如酲,誰秉國成?不自為政,卒勞百姓。時尚書屋
駕彼四牡,四牡項領。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時尚書屋
方茂爾惡,相爾矛矣。既夷既懌,如相酬矣。時尚書屋
昊天不平,我王不寧。不懲其心,覆怨其正。時尚書屋
家父作誦,以究王訩。式訛爾心,以畜萬邦。時尚書屋

正月

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民之訛言,亦孔之將。念我獨兮,憂心京京。哀我小心,癙憂以癢。時尚書屋
父母生我,胡俾我瘉?不自我先,不自我後。好言自口,莠言自口。憂心愈愈,是以有侮。時尚書屋
憂心惸惸,念我無祿。民之無辜,並其臣仆。哀我人斯,于何從祿?瞻烏爰止?于誰之屋?時尚書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視天夢夢。既克有定,靡人弗勝。有皇上帝,伊誰雲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