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請允許天使轉身 第 10 頁


那年寒假,張雪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跟我回武漢過年。我的父母當然高興得滿臉通紅,老同學們也成幫成伙地過來看望我,實際上是為了看看我的女友張雪。漂亮溫柔、落落大方的張雪自然給我增添了不少面子,同學們朋友們對此驚羡不已。大
作者:鄭輝 / 頁數:(10 / 91)

所以,響檸並不喜歡湯玲。她說:「女孩子生得太嬌媚,多半不肯安分守己,你別和她走得太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湯玲知道後,反而笑道:「響檸姐在影射我是狐狸精吧,她有所不知呀,做狐狸精可是我自小以來的夢想,只可惜我目前功力尚且不足呢!」聽罷,我只好一臉苦笑,無言以對。
可惜的是,「小天使」的父母並不接納我。張雪是廣州人,她的父母一再阻撓張雪和我談戀愛,因為我是外地人,畢業後也不可能分在一起。他們的反對像是給了我們的熱戀澆上一瓢冷水,也使我們清醒了許多。為了將來有能力在廣州紮根,我倆更加勤奮地學習着,而課餘時間就去一家廣告公司打工,我做廣告文案,她做策劃,配合得天衣無縫,屢次受到老闆嘉獎。時尚書屋
那年寒假,張雪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跟我回武漢過年。我的父母當然高興得滿臉通紅,老同學們也成幫成伙地過來看望我,實際上是為了看看我的女友張雪。漂亮溫柔、落落大方的張雪自然給我增添了不少面子,同學們朋友們對此驚羡不已。大夥兒一起聊天時,有人有意無意間談起了湯玲,原來這個曾經讓我心動心痛的女孩高中一畢業就交了男友,對方是個「的士」司機,拿錢寵着她,據說她現在「傲」得很,不跟老同學來往了,但她仍舊在畫畫,畫一些情緒化的、不着邊際、莫名其妙的東西。時尚書屋
一旁的張雪對這個神秘人物甚是關心,扯着我的衣角不停追問湯玲是誰,朋友們只好不懷好意地傻笑。我紅着臉,想了想,與其讓她懷疑,不如老實交代,於是我把湯玲的故事告訴了她,我很坦然,因為張雪早已完全佔據了我的全部世界。

2

再後來,我一連串拿了三個市級廣告創意獎,憑藉自己的實力闖進一家外企廣告公司。剛進公司,老闆就給了我種種優厚條件:解決戶口留廣問題,底薪3000元以上,並提前把一套嶄新的兩室一廳住房分給我。這些不正是當初我與張雪奮斗的目的嗎?我毫不猶豫簽了合同,似乎已經看到了美好的前程。
第3章
年輕時候的女朋友(2)
有了自己的小窩自然要比在學生宿舍過得自由而愜意,張雪也常過來看我,我想,等我有錢了,有房子了,這些都足夠保證兩人以後能在—起。然而,安靜的日子,卻因湯玲的突然到來蕩起了陣陣漣漪。
那一天,湯玲拎着行李意外地出現在我的門口,她是前來投考廣州美術學院的。兩年未見,她依然瘦小、精靈、不覊,見面的剎那,那種失卻許久的驟然悸動的心跳感覺竟再次湧上我的心頭。
湯玲說她厭煩了花男友錢的「大小姐」日子,還是像我這樣上大學的感覺好,這次她甚至沒跟男友道別就隻身來到廣州,而來到這裡,想到的第1個人也就是我。
我看著那雙熟悉的眼睛,從牙縫擠出了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湯玲。」

湯玲只是穿著一件黑色的套裝,似乎仍有些不解風情,頭髮略微有些蜷曲,自然地披在肩頭,巧妙地襯托着她的瓜子臉,膚色非常白皙,在東方人中几乎白得有些透明了,那是天生的。我看到她的眼睛似乎在笑。她慢慢走了過來,瘦小的身子在雜亂的人群中穿梭着。雖然中間隔着雜亂人群,但我仍能看清她的眼睛——那是一雙憂鬱的眼睛,瞳孔裡彷彿埋藏着什麼東西,她的嘴角和下巴都是非常古典式的,渾身散髮出一種獨特的氣質。時尚書屋
她來到我跟前,柔和的聲音隨之響開:「很久不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話音剛落,她就非常禮貌地伸出右手,作握手狀。幾年不見,湯玲似乎多了幾分憂傷,她的臉頰上有了些血色,但語調仍然平穩。
我靦腆着問道:「你還好麼?」
湯玲點點頭:「還好,時而患得患失。」
她將臉埋進手臂裡,用極輕的聲音說,「我渴望與他終老。」

「哦!」我回答得有點不太自在,然後一個輕微的嘆氣聲,湯玲的聲音隨即在我的耳邊響起:「你呢?」
思緒在腦中飛快地運轉,我思量半天,終於嘆了口氣:「我現在和張雪在一起,你是知道的。」

湯玲沉默了很長時間,自語道:「可是,你說過,她並不是你理想的女孩。」

「我需要有人依靠。」
我慢慢唱出那句歌詞,「我會說我願意做,我受夠了寂寞……」

湯玲看著我,半垂下眼,沉默了起來。
我的房間很亂,我解釋說小說家的房間都是這樣的,凌亂的氣氛才能激發靈感。一進門,到處是CD、書籍、報刊,可謂「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床上也扔了幾本雜誌,還有一台筆記型電腦,兩本卡夫卡的小說。湯玲彎下腰拿起那本被我翻得破爛的《城堡》,轉頭看了我一眼:「你還在寫小說啊!」
我幽默地笑笑:「對,我還有個偉大的野心,我要寫出世界上最漂亮的華語小說。」

湯玲吐着舌頭:「好樣的,我先為你打氣。」

由於湯玲的到來,我只好把房間讓給了她,自己回去學校宿舍。而後,湯玲一邊畫畫,一邊做起直銷小姐,她在沒錢的日子也拒絶我的接濟。那段時間,我看得出來,她似乎心情不好,經常喝酒、抽菸。

3

一個初夏的傍晚,我帶了張雪去拜訪湯玲,那是她們第1次見面。
第3章
年輕時候的女朋友(3)
那天,湯玲莫名地喝了很多酒,蒼白的臉變得緋紅,眼裡噴出不安寧的火。她大口大口喝着酒,拉起張雪的手,說:「蘇昱是個好男人,珍惜他,你會幸福的……」
說完,她晃悠悠地站起身,把搖滾樂調到最高音量,然後在屋裡來回徘徊,彷彿她成了整個世界的主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