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請允許天使轉身 第 3 頁


?喂,小妞,過來陪我們玩一下,今晚一定會讓你舒舒服服的,保證讓你達到那種飄渺仙境的感覺中去。你的男人是個聾子,不頂用,要他幹嗎?」 「媽的,你小子胡說什麼……」我上前兩步,正要揮起拳頭,湯玲趕緊從後邊抱住我:「別…
作者:鄭輝 / 頁數:(3 / 91)

我跟湯玲進了附近一家新開的小店,點了幾個湖北小菜,開始邊聊邊吃飯。正當我們吃得開心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一個粗魯的聲音:「喂,小子,馬上把你的妞帶過來,讓爺們玩一玩,明天就還給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抬頭一看,就在離我們不遠的桌旁有幾個小流氓正大口大口灌着啤酒,穿得花花綠綠,頭髮也留得老長,看樣子都是十五六歲的不良少年。
湯玲湊近我耳邊,悄聲說著:「蘇昱,我們快結賬走人吧,我怕。」

我應了一聲:「放心吧!這些傢伙只是仗着人多,別看他們大嚷大叫的,他們年紀還小,十來歲的小屁孩不敢亂來的。」
說完,我牽起湯玲的手大步往收銀台走去。
那個聲音又來了:「小子,叫你呢,聽到沒?」
那夥人又有人說話了,一個穿紅衣服的小伙子走上前來,大聲嚷道:「小子,爺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還是個聾子?喂,小妞,過來陪我們玩一下,今晚一定會讓你舒舒服服的,保證讓你達到那種飄渺仙境的感覺中去。你的男人是個聾子,不頂用,要他幹嗎?」
「媽的,你小子胡說什麼……」
我上前兩步,正要揮起拳頭,湯玲趕緊從後邊抱住我:「別……別惹事,我們快點走吧。」
我看了湯玲一眼,才忿忿放下拳頭,轉身往收銀台走去。
「去你媽的,敢向老子揮拳頭,你丫知道老子是誰嗎?」那個穿紅衣服的怒吼一聲,從腰間拔出一把小刀兒,向我捅了過來。湯玲在後頭看到了,尖聲喊道:「蘇昱,當心。」

第1章
再說一次我愛你(3)
「啊——」一聲慘叫從我身邊傳來,我定睛一看,只見湯玲慢慢倒在地上。
「湯玲,湯玲……」
湯玲一手捂着肚子,血流滿地,我望着她那慢慢逝遠的眼神,抬頭嘶喊起來:「來人呀,快打120,叫救護車,叫救護車……」
淚水一滴滴掉了下來,我抱住湯玲的頭,聲音時高時低:「為什麼……為什麼要替我擋那一刀?你為什麼這麼傻啊?」
說話間,我趕緊脫下外套,摀住湯玲的傷口,但這樣只能稍微捂緊了而已,並不能有效地止血。
那個穿紅衣服的少年踉踉蹌蹌退了幾步,失聲說道:「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嚇唬嚇唬他,這女的怎麼就衝了上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那伙小流氓看見殺了人,驟然全都嚇獃,不知誰喊了一句:「出人命了,快跑呀!」一下子就全跑光了,他們跑的時候,我還處于悲痛之中,一點也不知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不消一會,救護車的聲音從前邊隱約傳來,我連忙抱起湯玲,摸摸她的臉,連聲叫道:「湯玲,聽到沒有,救護車……救護車來了啊……」

3

時間在我悲痛中度過,忘記過了多久,醫生出來了,說道:「請問,誰是病人的親人?」
我連忙站起身,走上前,激動地說:「我是。」

「你是病人的親人嗎?」
「哦,我……我是她的前任男朋友。」

醫生看了我一眼,嘆道:「哎,你還是通知她家的親人,為她料理後事吧。」

「料理後事?醫生,您說什麼?」
醫生搖搖頭:「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了,病人失血過多,造成血細胞大量減少,我們也無能為力。」

我退後幾步,背靠着牆慢慢滑了下來:「我不信,我不信,湯玲不會有事的,她肯定又在調皮了,醫生您在騙我,是不是?對,你們合夥在騙我,肯定是這樣的。」

醫生還是搖了搖頭:「她在裡面,你去看看她吧,也許還能見到她最後一面。」

病房裡我一步一步走近湯玲,看著她安靜的臉:「湯玲,他們都在撒謊騙我,是不是?你大概又在睡懶覺吧,你只是睡着了,對吧,你瞧你,睡得那麼美,彷彿不沾半點塵埃,就像星空中的那一點藍,讓人沉醉。睡吧,寶貝,我會陪着你,守着你,放心睡吧,你肯定太累了,我會很小聲音的。」

湯玲,我內心無助地嘶喊着,哭訴着,兩個鐘頭前我和你還在一起開心吃飯,為什麼兩個鐘頭後你就要離開我了,為什麼一切來得這麼突然?
「以前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每天你都要睡到10點多才起床,每次總是我叫你起床了,不要再睡了。你還說要多睡一會。你總是個貪睡的小懶鬼,每次早上都要我捏住你的小鼻子才會睜開那雙大眼睛,為什麼你老這麼貪睡,好了,湯玲,不要睡了,起來吧,我說過帶你去西雙版納玩呢,你再不起來我可就走了。」

4

不知過了多久,湯玲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蘇昱……」

我抬起頭,看到了湯玲那雙濕濕的眼睛,急忙握住她顫慄的手:「別怕,我在這,你別怕!」
湯玲努力地笑了下:「蘇昱,你說,我會不會死在這裡?」
第1章
再說一次我愛你(4)
我握緊她的手,說道:「不會的,你不會有事的,醫生剛纔說了,只是輕傷,休息幾天就好了。」

「傷口很疼,好像血還在流。」
湯玲似乎輕鬆了不少,「死就死吧,反正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

「別胡說,你會沒事的,相信我。」

「蘇昱,對不起……」

「怎麼了?」
「我以前那樣任性,傷了你的心,對不起……」

「我們不提以前的事了,把以前的事都忘記,統統忘記,好嗎?」
湯玲停頓了下:「嗯!蘇昱,如果這次我能沒事,讓我再做你的女朋友,好嗎?」
我愣住了,眼角濕潤,雖然已經分了手,她依然是我最疼愛的女孩,不然我也不會趁這短暫的假期來深圳看她了。我語氣堅定地說:「嗯,我答應你,我還要告訴所有人,你是我的女朋友。」

「蘇昱,謝謝你!」掌心一熱,我知道,那是湯玲溫熱的淚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