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請允許天使轉身 第 9 頁


洗臉時我揉揉濕紅的眼,怔怔地看著鏡中的自己,那份突然的莫名的悲傷嚇住了我。隔了會兒,一把十分低柔但顯然有着什麼硬物支撐着的聲音說:「這是誰?這是我嗎?」 說話間,我趿着拖鞋走了出來,動作虛浮,臉色依然有些蒼白。
作者:鄭輝 / 頁數:(9 / 91)

午夜時分,皮諾的電腦播放著蔡琴的音樂,那些滄桑的旋律綿綿不斷地震撼宿舍每個角落。月光穿越玻璃窗在鋪着瓷磚紋樣的地板上懶洋洋游動,幽藍的夜被死亡所籠罩,各種各樣的聲音凝結在一起,靜寂的夜幕就這樣被擊碎得零零點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亂搔一番頭髮後,發現口很乾燥,慌忙衝進廁所刷牙。刷到一半時,我從褲兜裡掏出手機,嘴裡叼起牙刷一邊查看手機,發現有個號碼已經打進來三次。撥了回去,卻是信號不好無法接通,嘀咕起來:「沈文婷?這姑娘找我什麼事?難不成又倒苦水?」
鏡子中,那琥珀色的眼睛裡似乎有明亮的靈魂在跳動。
吐了口牙膏,牙齦嚴重出血,我考慮着要把已經翹毛的牙刷換掉。
洗臉時我揉揉濕紅的眼,怔怔地看著鏡中的自己,那份突然的莫名的悲傷嚇住了我。隔了會兒,一把十分低柔但顯然有着什麼硬物支撐着的聲音說:「這是誰?這是我嗎?」
說話間,我趿着拖鞋走了出來,動作虛浮,臉色依然有些蒼白。
音樂驟然停頓下來,不再有哀傷的聲音潺潺不息流淌出來,我木然站着,內心猶如被人猶豫不決要扔掉的便箋紙一般被團起來,又被展開,如此反覆幾遍,已經變成皺巴巴的一團。鏡中的那張臉是那麼的慘白,慘白得如同塗了一層僵硬的生漆一般。我茫然直視前方,一種莫名的哀愁從眼睛裡靜靜流出來,周圍的空氣瞬間都陷入了無盡的靜默,凝匯着,凍結着,牆上的鐘滴滴答答扯動着秒針,走得似乎很慢,真的很慢。
外面下着小雨,淅淅落落地下個不停。我在窗前從六樓望下去,朝遠處小公園的樹林深處望去,整片樹林沒有一寸光,甚至令人毛骨悚然,不由讓人打着寒戰。那邊的樹都很高,而大部分都是枯樹,有些樹上沒掛一片葉子。
突的,我感到累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疲倦感襲上心頭,失落感像蠶一般慢慢咀嚼着我的靈魂。快畢業了?四年就快過去了。有人說,從前發生過的事會成為記憶茵夢湖的水蓮花。那麼,一人獨自承擔寂寞與生存時,會去想從前嗎?何處是岸?肉體,還是靈魂?此岸,或者彼岸?至今,我仍然迷惘。時尚書屋
外面顯得格外冷清,一陣風撲面打來,我禁不住打了個寒戰,風掀動着我的頭髮,凜冽的寒風無孔不入,像個拳擊手,一拳又一拳,我的臉疼得發抖。冬日的風就像昔日情人,吹痛了每根神經卻都是那麼刻骨銘心。抖動黑色的風衣,這個冬夜讓我再次體會到一個人的孤獨。
第2章
犀骨項鏈的影像(7)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從床下抽出一瓶酒,一邊苦笑着一邊往杯裡慢慢注滿,啜了一口,點燃煙後將酒一仰而盡。這麼喝酒很容易喝醉,但我喜歡喝醉,最低程度酒醉可以讓自己遠離一切煩惱,包括痛苦記憶的追殺。
「看,我還是很會為自己取暖的。」
這次我卻得意地說,頭有點暈。因為酒量不好,所以昨晚那一點點酒精就可以達到理想效果,而不用像那些喝了幾個小時,就想把自己喝醉的人一樣。以前我不懂為什麼有人會喜歡這種液體的苦澀味道,現在想想,也許他們和我一樣,都是失眠的鬼!
數杯入飲之後,我的腳步開始搖晃不安,望着天花板,手中的煙靜悄悄地燃燒。
整個屋子,零散髮出的巨大空曠和寂靜讓我深感不安,轉身的剎那,我看見桌上丁香的氣味與窗外的樹林陰影慢慢碰撞,我的腦海中,早已不由自主地浮蕩起往事的歡愉、爭吵,過往的車輛以及陳腐的回憶。空氣中懸浮的水氣,陷入冰冷的冬夜,沉現了那一個個曖昧的臉龐。
「蘇昱,愛情是什麼?是酒。」
湯玲的話突然闖進我的腦海。
「不,愛情不是酒啊,不是酒啊……」
我靠着牆壁緩緩滑下身子,喃喃叨唸起來,眼角開始濕潤。
眼淚滴落在項鏈上,那是湯玲送給我的項鏈,犀骨項鏈,墜子上有個小小的影像,其間,一個裸體的女子跪在裏邊,她的頭顱不見了。頭顱不見了,就可看到我映出的臉,在這一小塊影像裡我看到了我的虛弱,還有,我的過去——
第3章
年輕時候的女朋友(1)

1

湯玲是我的夢中情人,那時我上高中,17歲。
17歲的年齡還不懂什麼是愛情,但我就是莫名地喜歡湯玲,沒有理由。
湯玲長得並不漂亮,瘦瘦小小的,額頭生得高而寬,稀稀疏疏的頭髮有些枯黃,有着一手好畫、一雙冷艷的眼睛和一張蒼白的臉,這些使她看上去頗具古典韻味,而我,就在韻味中迷失了方向。
那年夏天,我拿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湯玲落榜了。我扭頭拉住她離去的手,說:「沒關係,我不在乎,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喜歡你。」
湯玲搖搖頭,苦笑着推開了我的虔誠:「去你的,我們是不可能的。」

可憐的第1次表白,就這樣給慘遭拒絶。
遭到拒絶的哀傷很快被上大學的喜悅沖淡了,我背上行囊從武漢走往廣州,開始了大學生涯,像火車開始了新軌道,湯玲也像塵封的相冊鎖在我的心裡。
後來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中文系的張雪。我們如影隨形,讀書、學習、相伴去逛街。我的姐姐響檸非常喜歡張雪,沒想到,張雪的孤僻被看作了沉靜,敏感被看作了懂事,她是那種表面循規蹈矩、叫大人一萬個放心的孩子。如果說湯玲是骨子裡透着靈氣的小女巫,張雪則是個渾身流淌着溫柔的小天使。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