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11 頁


尊嚴,那些囂張的青少年經過時拋給他的嘲弄眼神,肯定很令他難堪。可他沒退縮,仍是勇敢嘗試。他究竟想證明什麼呢?她心弦一緊,優雅地回了個圈,在他面前停定。「魏元朗,你很強。」「強什麼?」他不以為然地橫她一眼
作者:季可薔 / 頁數:(11 / 0)

「我要放手嘍!」嗓音方落,她便猛然鬆開他的手,不給他任何做心理準備的餘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一時重心不穩,往前一栽,摔得十分難看。時尚書屋
而她竟然毫無同情心地在後頭拍手大笑。時尚書屋
可惡!魏元朗懊惱地磨牙,踉蹌地爬起來,拍拍染上灰塵的手。經她這麼一笑,他更不服氣了,決心在最短的時間內學會溜直排輪。時尚書屋
於是接下來兩個小時,就看一個大男人慘痛表演各種別出心裁的摔跤秀。時尚書屋
向晚虹淺彎唇,笑睇他狼狽的身影,看著他一次次地跌倒,又一次次地爬起來,不知怎地,她的心也跟著疼痛起來。時尚書屋
她知道,每一次摔倒,傷的不只是他的身體,更有他男性的尊嚴,那些囂張的青少年經過時拋給他的嘲弄眼神,肯定很令他難堪。時尚書屋
可他沒退縮,仍是勇敢嘗試。時尚書屋
他究竟想證明什麼呢?時尚書屋
她心弦一緊,優雅地回了個圈,在他面前停定。「魏元朗,你很強。」
「強什麼?」他不以為然地橫她一眼。「我溜得糟透了!」只差沒成為全公園眾人圍觀的笑柄了。時尚書屋
「你確實溜得不太好,我看你平衡神經好像比一般人差吧?」她淺笑著諧謔。時尚書屋
「那你還說我很強?」他更惱了。時尚書屋
你強在不怕摔,不怕丟臉。時尚書屋
她偷偷微笑,陪著他溜了一段,忽問:「要不要來比賽?」
「現在?」他溜得還很不成樣呢!
「比誰先溜到那棵樹下。」
她指向前方一株開滿一片晶瑩白雪的流蘇樹。「我先讓你一分鐘。」
讓他一分鐘?這女孩果然很瞧不起他!魏元朗凜眉。時尚書屋
「快啊!」她催促。時尚書屋
他只得深吸一口氣,往前邁步,身軀如企鵝搖擺,卻也勉強前進著,清風拂過耳畔,捲成一道連綿不絶的禪意鳴響。時尚書屋
他聽著,忽然覺得……挺痛快的,跟他慢跑時聽見的風動不同,卻一樣清朗悅耳。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身後一串輪響輕巧地追過來,他知道是她來了,她溜冰的美姿好似莎士比亞戲劇裡跳舞的森林精靈,他遠遠及不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至少在競速方面,他不能輸,而且她還讓了足足一分鐘。時尚書屋
他發起狠,催動足下速度。時尚書屋
「溜得不錯喔!」她揚聲稱讚。時尚書屋
他有些赧然。她能不能不要那麼誇張?一下稱證他強,一下又說他溜得好,他都覺得自己在她面前,變成一個時時需要老師認同的小學生了!
他更加催速。時尚書屋
「小心!你溜太快了!」她驚呼,在他身子往前傾倒前追上來,抱住他的腰,不料他前進的衝力太大,她抵擋不了,人沒護住,反而與他一起摔成一團。時尚書屋
魏元朗見情況不妙,趕在落地前巧妙地旋身,自願當她的肉墊。時尚書屋
她趴在他身上,嬌軟的身子教他密密地圈在懷裡,毫髮無傷。時尚書屋
「你還好吧?是不是摔得很痛?」她揚起蒼白的臉蛋,焦急地問。時尚書屋
「還好,不會很痛。」
只是骨頭快散了。他默默在心底補充。時尚書屋
「不好意思,本來想救你的,沒想到反而害你摔得更慘。」
她歉疚不已,柔膩的小手下意識地掇拾他額前碎裂的汗滴。時尚書屋
他胸膛一震——她不覺得這樣的舉動太過親密了嗎?時尚書屋
她感受到他強悍的心跳,也愣住,這才驚覺兩人糾纏不清的肢體很曖昧,而他頻頻呼向她鼻尖的男性氣息太性感。時尚書屋
兩瓣粉嫩的頰葉,羞窘地染紅。時尚書屋
他看著,眼神驀地深沉,遭他視線囚住,她目光更迷離。時尚書屋
相對兩無言。時尚書屋
時光,在魅惑的氛圍裡黏膩地凝住,不願往前,也無法後退,躑躅著,遲疑著,與兩枚急促跳動的心臟相互呼應。時尚書屋
終於,他沙啞地揚嗓——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起來?」
第4章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起來?時尚書屋
討厭!他那句問話是什麼意思?時尚書屋
向晚虹煩悶地想,俏臉一陣紅一陣白,變化萬千。時尚書屋
她真的悶壞了,這幾日老困在他那句話裡,仿彿餘音繞樑,不絶于耳,教她不停地、不停地回想,然後殺死一大片腦細胞去思量話中涵義。時尚書屋
他以為她是故意賴在他懷裡不起來嗎?在他心中,她那麼厚顏無恥?時尚書屋
他還在問話里加了「到底」兩字,就好像……好像懷疑她會賴上一輩子似的……
他以為他是誰啊?萬人迷嗎?他以為一票女人喜歡他、愛慕他,她就非得是其中一位?時尚書屋
他真以為她喜歡他嗎?時尚書屋
問題是,她似乎……真的有點喜歡他,要不為何與他四目交接時,心跳會怦怦、怦怦、怦怦,一聲聲從她胸口震到耳畔?時尚書屋

難道……

「向小晚!你發什麼獃啊?!」一道不耐煩的聲嗓將她從粉紅戀夢裡拖回現實。時尚書屋
她眨眨眼,無辜地望著一手抓劇本,另一手執導演筒,濃眉大眼揪成一團,表情顯得很抓狂的高個兒男人。「哈,小白。」
心虛地喚了一聲。「什麼事啊?」
「還問我什麼事?」小白小名很寵物,厲聲咆哮的氣勢卻一點也不寵物。「要排演了排演了!你還作什麼白日夢?快給我回魂!」
「是!」向晚虹清朗地應聲,急忙從角落起身,跳上舞台。時尚書屋
難得的周末,其他人是去逛街吃飯看電影,從事各種娛樂活動,她卻是窩在劇團練習室裡,跟一群熱愛戲劇的夥伴一起綵排即將公演的新戲。時尚書屋
練習室是租來的,空間狹窄,空氣又差,排練一整天下來,大夥兒都有些心浮氣躁,何況最近劇團財務頗為困窘,若是這次新戲公演票房不好,說不定劇團就得被迫解散,大家各自勞燕分飛。時尚書屋
這是誰也不樂見的情況,劇團裡每個人,不論是正職或業餘的演員,都愛極了演戲,有人甚至懷抱著在美國百老匯發光發熱的夢想。時尚書屋
環境不佳,排練辛苦,票房壓力大,怪不得室內一片低氣壓,人人都掛著一張臭臉了。時尚書屋
向晚虹悄然嘆息。她不喜歡這樣的氛圍,演戲該是快快樂樂的,是能讓人乘著夢想的羽翼在空中翱翔,而不是精神衰弱地坐困愁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