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13 頁


壓力。」魏元朗慎重推薦。「你們如果有機會也該試試看。」不會吧?「可是……初學者會摔得很難看吧?」紀禮哲試探地問。「超難看的。」憶起那夜的摔跤秀,魏元朗自嘲地扯唇。「我的自尊都快摔碎了。」「那你還去學?
作者:季可薔 / 頁數:(13 / 0)

「不肯說?這麼神秘,肯定有鬼!」紀禮哲不懷好意地嘻嘻笑,認定事有蹊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魏元朗不再解釋,任由好友們自行揣測,他決定與其愈描愈黑,不如聰明地轉開話題。「對了,你們溜過直排輪嗎?」
「直排輪?」紀禮哲首先上鈎。「你是說那種類似溜冰的輪鞋?」
「沒錯。」
「那不是青少年的遊戲嗎?」他疑惑地蹙眉。「別告訴我你在學那玩意兒。」
「我的確在學。」
魏元朗坦然承認。「挺好玩的。」
「好玩?」其他兩人交換一眼,不敢置信。大家都是三十幾歲的熟男熟女了,還會覺得那種年輕人的遊戲「好玩」
「真的,我發現很能紓解工作壓力。」
魏元朗慎重推薦。「你們如果有機會也該試試看。」
不會吧?「可是……初學者會摔得很難看吧?」紀禮哲試探地問。時尚書屋
「超難看的。」
憶起那夜的摔跤秀,魏元朗自嘲地扯唇。「我的自尊都快摔碎了。」
「那你還去學?」葉亞菲愕然。「不覺得痛嗎?」
魏元朗淡然一笑。「怕痛的話,人生就會失去很多樂趣了。」
痛嗎?時尚書屋
自然是痛的,為了家計被迫下海賣笑,心一定是很痛很痛的。時尚書屋
但這樣的心痛,該如何表現?非得用眼淚才能傳達嗎?迷離的淚眼才能反照出一個人迷失的神魂?時尚書屋
是這樣嗎?時尚書屋
劇團練習結束後,向晚虹獨自漫無目的地走在街頭。時尚書屋
她想著,揣摩著自己扮演的角色,她發現她不能懂,不懂得一個酒家女哀怨的心思,她甚至不曾喝醉過,又怎能體會夜夜遭酒精腐蝕靈魂的辛酸?時尚書屋
至少,她該大醉一場。時尚書屋
一念及此,她恍惚地來到一家情調浪漫的酒館前,枯坐在街燈下,猶豫著是否該走進去。時尚書屋
她從未來過這種地方,聽說這裡頭總是牽扯一段段零負擔的桃色關係,她擔心自己孤身走進去,會成為某個浪子獵艷的目標。時尚書屋
但她不是來找一夜情的,她只是想體驗在熱閙裡寂寞醉酒的滋味,她想知道一口接一口,喝下的到底是什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姐,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
路過的行人覺得她很奇怪,正常人不會這樣坐在街燈下,又不是攔路行乞的流浪漢。時尚書屋
「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
她微笑。時尚書屋
那人聳聳肩,走了,她繼續坐著,獃看著一個個穿著入時的男女在酒館的大門進進出出,進去的人表情各不相同,出來的卻往往只有一種——略帶惆悵的喜悅。時尚書屋
也許,酒館是這城市的心理治療聖地,也許酒家女在喝酒時,也是在進行一場心理療程……
一個陌生男子來到她身前,低頭俯望她,她矇矓地注視著他意味深長的眼眸,忽然輕啟櫻唇,以一種極曖昧、煙視媚行的啞嗓問:「先生,你可以請我喝一杯嗎?」
他揚眉,來不及回話,一道嚴厲的聲嗓搶先一步擲落。時尚書屋
「向晚虹!你在做什麼?」
她凍住,心神仍困在角色裡,抽不回,只能怔忡地望著魏元朗走過來,氣急敗壞地審問她。時尚書屋
「這麼晚了,你坐在這邊幹麼?」
「我……」
她語不成聲。他怎麼會在這裡?時尚書屋
「你該不會又在等我吧?不是告訴過你,別這樣一直跟著我嗎?」他又惱又急,一把將她拉起來,護在身後,以眼神逼退那個原想請她喝一杯的陌生男子。時尚書屋
魔咒解開,向晚虹頓時清醒。她看了看臉色鐵青的魏元朗,又看看他身旁兩個神情駭異的男女,羽睫無辜地眨了眨。時尚書屋
「真巧,怎麼又遇到你了?」她輕輕地笑。時尚書屋
那笑,如最凌厲的鞭子,一下抽痛了魏元朗最敏鋭的神經,他緊緊攫住她纖細的雙肩。時尚書屋
「你以為很好玩?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一個人深夜在外頭遊蕩很危險?」
「我不是遊蕩,我是……」
是什麼呢?她思索著該如何解釋,他能懂得她正試著融入角色嗎?時尚書屋
但魏元朗已沒耐性聽她解釋。他逕自下了結論,認定她是個輕率的女孩,他狠狠鎖定她的目光,像恨不得殺了她。時尚書屋
她嚇到了,他的兩個好朋友也嚇到了,紀禮哲連忙介入。時尚書屋
「這位就是那天我們在電梯碰到的女孩吧?你好,我是紀禮哲。」
他主動自我介紹。時尚書屋
她勉力揚唇。「我是向晚虹。」
「這位是葉亞菲。」
紀禮哲又向她介紹另一個女人,一個很美,很有韻味的熟女,一看即知跟魏元朗處在同一個世界,那個她還不夠格進入的世界。時尚書屋
心有點痛,笑渦卻更深。「你好。」
葉亞菲優雅地回她一笑。時尚書屋
紀禮哲瞥了眼好友依然陰沈的臉色,心念一動。「元朗,亞菲今天沒開車,你送她回去吧。至于向小姐,我也會將她平安送到家的。」
語落,他沒給好友反應的機會,輕輕握住向晚虹手臂。時尚書屋
她愣了愣,卻沒拒絶,匆匆朝魏元朗送去歉意的一瞥後,跟著紀禮哲上車。時尚書屋
「你應該感謝我。」
兩人坐進車廂,紀禮哲一面暖車,一面感嘆。「你知不知道,我從來沒見過元朗那麼火大,你再繼續留在那裡,真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
「其實他不用那麼生氣的。」
她小小聲地為自己辯解。「我真的沒有跟蹤他。」
紀禮哲瞥她一眼。「你最近常常跟著他嗎?」
「我只是……」
她窘迫。「唉,我只是想閙閙他而已,我沒惡意。」
她簡略地敘述最近自己與魏元朗的互動情形,包括教他玩直排輪。時尚書屋
「原來直排輪是你教他的。」
紀禮哲很訝異。「看來你們最近相處得不錯嘛!」
「哪有不錯啊?」她澀澀地苦笑。「我看他好像很討厭我,每次看到我都開罵。」
「那倒是。」
紀禮哲深思地蹙眉。「我認識元朗那麼久,還從沒見過他發脾氣,他涵養很好的。」
這麼說,他果真特別厭惡她?向晚虹黯然,一顆心沉入深深的太平洋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