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15 頁


走出大樓,她都有可能忽然從哪個角落竄出來。但這三天,他與她,竟連一次「巧遇」都沒有!他很肯定她還在這裡上班,今早開會時他還裝作不經意地跟財務副總探問過,對方盛讚她工作態度良好,比一般短期派遣員工認真許多。「如
作者:季可薔 / 頁數:(15 / 0)

她們是熟女,而她,卻更像男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能從容應付聰慧的熟女,與她們進行有條有理的對話,但在她面前,他好似總會不經意也閙起彆扭來。時尚書屋
難道正如禮哲所說的,跟個孩子在一起,自己也會變得像個孩子了嗎?時尚書屋
但禮哲跟他那個忽然冒出來的私生子,至少已經相處好幾年了,而他才認識那女孩不過幾個禮拜!
短短幾星期,他的生活,他的心,似乎就有些亂了、偏了——好比現在,他竟然把著手機,為了該不該發一則簡訊大傷腦筋。時尚書屋
一念及此,魏元朗懊惱地握拳敲了一記桌面。時尚書屋
已經三天了,整整三天,他竟沒能再見到她一面。時尚書屋
那鬼靈精像是忽然消失了,照理說,他應該不時會撞見她才是,茶水間也好,員工餐廳也罷,甚至下班後走出大樓,她都有可能忽然從哪個角落竄出來。時尚書屋
但這三天,他與她,竟連一次「巧遇」都沒有!
他很肯定她還在這裡上班,今早開會時他還裝作不經意地跟財務副總探問過,對方盛讚她工作態度良好,比一般短期派遣員工認真許多。時尚書屋
「如果她願意,以後公司有正式缺額,我一定第1個補她進來!」財務副總笑道,然後又遺憾地搖搖頭。「可惜她好像沒什麼興趣。」
那當然,因為她追求的是多采多姿的人生,怎麼可能甘願把自己困在某家無趣的科技公司?時尚書屋
魏元朗嘲諷地想,手指有節奏地敲辦公桌。時尚書屋
既然她還乖乖在「翔飛」上班,卻不肯再精心設計與他「巧遇」,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生氣了,因為那夜他在酒館外對她的指責太嚴厲,她覺得受傷了,所以不想再見到他。時尚書屋
好吧,她不想見他,這很好啊,他不是求之不得嗎?時尚書屋
從此以後他耳根清靜,生活重回正軌,再好也不過!
那他到底在煩什麼?時尚書屋
魏元朗咬咬牙,瞪向手機螢幕,螢幕上,幾個他輸了半天卻還不成一句話的文字,譏誚地沉默著。時尚書屋
也許他該向她道歉。時尚書屋
畢竟他又不是她什麼人,憑什麼把她當自家孩子一樣教訓,任誰受了那種氣,都會有所反彈。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他又不想小題大作,特地發簡訊向她道歉,仿彿顯得他有多在乎她似的,她會不會因此更得意了,從此更無法無天地糾纏他?時尚書屋
道歉?不道歉?這簡訊該不該發?他堂堂一個總經理,竟為了這等小事遲疑不決,浪費寶貴時間。時尚書屋
連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濃濃的自我嫌惡霎時佔領胸臆,擒住他呼吸,教他透不過氣,直到內線電話響起,驚醒他恍惚的心神。時尚書屋
「總經理,日本客戶到了。」
秘書提醒他。時尚書屋
「我馬上過去。」
他站起身,將放鬆的領帶重新束緊,決定以工作麻痹自己紊亂的情緒。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招待日本來的貴客吃過一頓色香味俱全的台菜料理後,接下來的重頭戲自然是帶他們領略不一樣的夜風情。時尚書屋
商場上的應酬,免不了得上酒店,魏元朗也只能從善如流,畢竟他現在是肩挑公司業績重任的總經理,不是個只管做好研發工作的工程師。時尚書屋
他派了公司車,將幾位貴客送到「Club lilith」。這間俱樂部的女主人趙鈴鈴,明艷動人,長袖善舞,裙下拜倒一干政商名流,男人們為她痴狂,奉她為台北夜世界的女王。時尚書屋
她花名遠播,就連來自日本的客戶都有所耳聞,指名來此見識。時尚書屋
這並不是魏元朗第1次來這間俱樂部,他跟趙鈴鈴本人亦有私交,見他來訪,她親自出來迎接。時尚書屋
今夜她是一朵火玫瑰,艷紅的真絲禮服包裹著玲瓏浮凸的身段,若隱若現,勾去無數男子脆弱的神魂。時尚書屋
「請跟我來。」
她將眾人引進靠近角落的沙發座,拍手叫來幾位妙齡女郎,個個美麗嫵媚,嬌嗓一開,男人筋骨盡酥。時尚書屋
看在與魏元朗交情的分上,趙鈴鈴勉強陪坐一陣,溫柔勸酒,等到幾位客人面色薄醺,興緻大為高昂之後,才盈盈離去。時尚書屋
魏元朗端著杯蘇格蘭威士忌,嗅著杯緣透出的強烈麥芽香,一面笑望日本客戶與陪酒的公關小姐打情罵俏,一面卻是偷窺腕錶,計算著自己大概何時離去才不會顯得太失禮。時尚書屋
他啜著威士忌,一個女郎主動偎過來,攀住他臂膀溫言軟語,他沒有推開,卻也不迎合,只是淡淡笑著。時尚書屋
幾分鐘後,一個女服務生端著酒盤走過來,半跪在桌前。「打擾了,這是客人點的Macallan紫鑽威士忌。」
清亮的嗓音震響了魏元朗胸口。他愕然轉頭,不可思議地瞪向桌邊忽然飄來的嬌小倩影——
是向晚虹?怎麼可能!
她也看見他了,愣了下,眼神變化多端,然後,她似乎決定當作兩人不認識,斂眉低眸,將酒瓶及冰桶端上桌,又靜靜地收拾桌面,一連串的動作靈巧流暢,無一絲遲滯,彷彿做慣了類似工作。時尚書屋
她在搞什麼?時尚書屋
魏元朗瞠視她,只覺喉頭強烈發乾。她微側著臉蛋的模樣很清純,薄短的發綹藏不住瑩白的耳殻,裸露在迷離的光線下,宛如冰玉,晶瑩剔透。時尚書屋
一個日本客人注意到了,不禁探出祿山之爪,捏了捏她可愛的耳垂。時尚書屋
「小姑娘,你的耳朵很漂亮啊!」他用日語讚道。時尚書屋
魏元朗見他舉動無禮,胸口怒焰乍起,差點想起身。時尚書屋
她卻一點也不生氣,揚起臉,朝那色狼送去甜甜一笑。「謝謝!」
她的日語腔調柔軟,十分動聽。時尚書屋
魏元朗一愣,那個日本客人也很驚訝,開懷大笑。「小姑娘,你會說日語?」
「是啊。」
她大方地應道。時尚書屋
「我喜歡你!上來陪我喝酒。」
日本客人粗魯地伸手拉她。時尚書屋
向晚虹一怔,還不及反應,魏元朗搶先發話。「恩田桑,這位只是公主,是負責桌邊服務的,照規矩不能陪客人喝酒。」
「可我喜歡她!我想她陪我喝!」恩田約莫是喝多了,趁著醉意耍起賴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