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16 頁


然咳個不停。「你明明不會喝酒,為什麼非要逞強不可?」嚴厲的質問劈過她耳畔。他又要罵她了嗎?她心一沉,旋過身,撐起笑靨,面對神色不善的男人。「怎麼這麼巧?又碰見你了。」「是啊,還真巧。」魏元朗冷哼,千算
作者:季可薔 / 頁數:(16 / 0)

魏元朗蹙眉,眼色倏地陰沈,向晚虹見情況不妙,連忙揚嗓。「這樣吧,恩田桑,我陪你喝一杯,就當是答謝你對我的賞識,好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才像話!」恩田有台階下,樂呵呵地拍手。時尚書屋
「向晚虹!」魏元朗厲聲喚她,朝她砍來一記「你敢喝就試試看」的眼神。時尚書屋
可她不喝行嗎?時尚書屋
她悄悄抿唇,假裝沒看到,在寬口杯裡擱了一塊鑿成岩石狀的冰塊,斟了少許的酒,舉杯朝恩田一敬,然後一飲而盡。時尚書屋
哇!好嗆!
辛辣的滋味竄入喉,她一時防備不及,低頭猛咳,眼淚都嗆出來了,恩田哈哈大笑,其他公開小姐更賣力哄他開心。時尚書屋
向晚虹伸手掩唇,匆匆離去,一路奔到化妝室外,依然咳個不停。時尚書屋
「你明明不會喝酒,為什麼非要逞強不可?」嚴厲的質問劈過她耳畔。時尚書屋
他又要罵她了嗎?時尚書屋
她心一沉,旋過身,撐起笑靨,面對神色不善的男人。「怎麼這麼巧?又碰見你了。」
「是啊,還真巧。」
魏元朗冷哼,千算萬算,都算不到會在酒店遇上這個鬼靈精。「你瘋了嗎?怎麼會到這種地方打工?!」
唉,她就知道他一定會罵她。時尚書屋
向晚虹無奈地嘆息。「我需要一些體驗……」
「體驗什麼?體驗被男人吃豆腐的滋味嗎?還是被人硬逼著灌酒的滋味?」熊熊怒焰,在他胸口放肆地焚燒。「這些很好玩嗎?一個女孩子在這種地方工作,你知道有多危險嗎?」
「我知道啊!」所以她才會拜託姊夫,透過姊夫的弟弟楊品深介紹自己到這間俱樂部來,因為這裡的女主人趙鈴鈴,是他的朋友,會特別關照她。「你放心,我不會在這裡待很久的,只要得到我需要的經驗……」
「什麼經驗?你到底想要什麼經驗?」他低吼,脾氣已瀕臨失控邊緣。「走!跟我回去!」不由分說地拽住她臂膀。時尚書屋
她駭一跳,連忙掙扎。「不行啊!還不到下班時間……」
「還上什麼班?我要你馬上辭職!」他霸道地下令。時尚書屋
她倒抽口氣。「你憑什麼要我辭職?」
「憑——」魏元朗一窒。是啊,他憑什麼?「憑我是你總經理!」
「就算你是總經理,也只能管我在公司上班的時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聲明。「下班後我要到哪裡兼差,不關你的事。」
「誰說不關?」他瞪她。「你晚上在這種地方兼差,會影響白天工作的精神,萬一出了什麼差錯,不是平白造成公司損失嗎?」
「我一個小小派遣員工,能造成什麼天大的損失?」她反唇相稽。時尚書屋
「就算只是一顆小螺絲釘,也是公司重要的一份子,我不能容許有人以散漫的態度面對工作!」
她散漫?她什麼時候散漫了?為何他總是誤解她?時尚書屋
「那你Fire我啊!」她拉高聲調,惱了。時尚書屋
他比她更惱。「你跟公司簽的合約還沒到期!」
「我願意隨時解約。」
「但我不願意!」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小學生似地互嗆,誰也說服不了誰,目光灼灼地對峙。時尚書屋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好半晌,他硬生生從齒縫擠落嗓音。時尚書屋
她倔強地甩甩頭。「我說了我不能。」
「很好!」他憤然握拳,一寸寸逼近她,怒火映紅他的眼,迸射野獸般的精光,極具威脅性。時尚書屋
她驚駭地屏住呼吸,想躲,卻不知能逃到哪兒去,只好一步步往後退,全身汗毛戒備地豎立。時尚書屋
一道清淡的聲嗓驀地在兩人身後揚起,及時解除她的危機——
「元朗,你對我們新來的公主,有什麼意見嗎?」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幸虧鈴鈴姊救了她。時尚書屋
數日後,當向晚虹憶起那夜兩人的爭論,仍是心下忐忑。時尚書屋
若不是趙鈴鈴及時介入,恐怕她會一時控制不住情緒,與他吵得天翻地覆,驚動店內酒客就罷了,萬一壞了魏元朗在客戶面前的良好形象,他一定會恨她的。時尚書屋
他已經夠討厭她了,她不希望再多添一樁惱恨。時尚書屋
為了不惹他發火,她千方百計躲著他,在公司時避而不見,但他偏偏不肯配合,自從那夜後,每晚都上店裡報到。時尚書屋
當然,他並不是單獨來,而是帶著客戶來應酬,只是連續幾天下來,她不免有些狐疑。時尚書屋
科技公司的總經理真如此辛苦嗎?竟然每天都得上酒店應酬?時尚書屋
「鈴鈴姊,」她忍不住向趙鈴鈴探問。「魏總是不是常來這兒?」
「偶爾吧。」
偶爾?她顰眉。「可我看他這幾天每天都來……」
「你看不出來嗎?」趙鈴鈴好笑地睇她一眼。「元朗是為你來的。」
「為我?」她驚愕。時尚書屋
「他不是那種喜歡花天酒地的男人,上酒店應酬是非不得已。」
趙鈴鈴悠悠解釋,點燃一根菸,優雅地吞雲吐霧。「以前他只是偶爾來,最近之所以每天報到,恐怕是為了別的理由吧。」
「你的意思是——他擔心我?」
「看來是這樣。」
向晚虹心跳乍停。可能嗎?魏元朗為她擔憂?那個日日行程滿檔,腦袋裏塞爆各種知識策略的總經理,竟也能空出一個小小角落來掛念她?時尚書屋
「這麼說,他真的當我是朋友?」心韻,慢慢地加速,奔騰跳躍,撞擊著她柔軟的胸房。時尚書屋
「當他朋友很值得開心嗎?」趙鈴鈴看出她飛揚的情緒,朱唇幽默地淺牽。「元朗的女性朋友恐怕可以排滿整棟101大樓了。」
「那不一樣。」
她傻傻地微笑。「之前他只當我是個小麻煩,每次見到我都會被我氣到……」
「他現在也還是被你氣到啊!」趙鈴鈴輕巧地介面,唇畔勾勒的笑痕頗有深意。「你沒見他這幾天在這兒的表情,多陰沈啊!」
向晚虹聞言,一窒。時尚書屋
是啊,她未免高興得太早了,就算他把她當朋友,關懷著她,也仍是氣惱她的,因為他認為她是個不知自愛的女孩。時尚書屋
她心一沉。「我想他討厭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