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19 頁


被男人給騙了!」沒錯,他愈想愈覺得可能,這女孩看來就是會痴心追愛的那一型,她能為愛捨棄一切,為愛走天涯。她會痛死,她會愣愣地由著愛在自己身上划下一道又一道傷口,卻不懂得閃避,當那鮮紅的血痕是英雄的勛章。她說不
作者:季可薔 / 頁數:(19 / 0)

「才不是呢!我看起來像嗎?」她搖頭,苦笑。「我是平凡人家的小孩,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我是跟我姊姊相依為命長大的,她現在結婚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難道你想讓你姊姊跟姊夫照顧你未來的生活?」
「我才不會那麼沒志氣呢!」她抗議地輕嚷。時尚書屋
「這就對了。」
他嚴肅地頷首。「你不想老了拖累別人,現在就該多想想未來,難道你以為你一定可以找到一個好男人,寵你一輩子?」
「魏元朗!」她不可思議地瞧著他。「你這是在對我說教嗎?」
「你以為我喜歡這樣嗎?」他懊惱地低嚷。她以為他喜歡自己像個老頭對她碎碎念嗎?問題是——他倏地蹙攏眉葦,焦躁地狠灌一大口酒。「你獃獃的,想法太天真,像你這種女孩,最容易一頭栽進浪漫陷阱,被男人給騙了!」
沒錯,他愈想愈覺得可能,這女孩看來就是會痴心追愛的那一型,她能為愛捨棄一切,為愛走天涯。時尚書屋
她會痛死,她會愣愣地由著愛在自己身上划下一道又一道傷口,卻不懂得閃避,當那鮮紅的血痕是英雄的勛章。時尚書屋

她說不定還以那勛章為傲……

「我拜託你,你認真想想!」冒著火苗的眼灼視她。「人生不是一場遊戲!」
向晚虹震撼。時尚書屋
她怔望著眼前為她著急的男人,他是真的關懷她,他眸中熾烈的火,溫暖她心房,卻也燙出一個深深的凹洞。時尚書屋
她曾以為他討厭自己,但一個人若是討厭另一個人,會如此為她焦心嗎?時尚書屋
「魏元朗,你不討厭我,對吧?」她怔怔地問,嗓音很沙啞,很柔軟,仿彿輕輕一折,就會破碎。時尚書屋
「我怎麼會討厭你?」他覺得這問題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她淺淺彎唇。「那我算是你的朋友嗎?」
「你不是從認識我第1天開始,就纏著要跟我做朋友嗎?」他略帶無奈地反問。時尚書屋
是啊,她的確是。時尚書屋
向晚虹自嘲地微笑。從那天在電梯裡他猜到她背包裡裝的是套裝與高跟鞋,她便好想、好想交這個朋友了。時尚書屋
她驀地起身,輕盈地落定他面前,俯下螓首,瑩亮的水眸直瞅著他。「魏元朗,你是那種懷唸過去的男人嗎?」
「什麼意思?」他不解。時尚書屋
意思是,他是否還牽掛著前女友?是否還愛著那個不論外貌、學識,成就、生活方式……各方面都與他十分相似且匹配的女人?時尚書屋
她很想直率地問,但她畢竟是個女生,有點矜持也懂得羞怯的女生,於是她選擇稍稍拐彎抹角。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禮哲很懷念他的青春年少,你呢?你也會嗎?」
「禮哲?」他眉峰一凜。「你叫他禮哲?」什麼時候他們兩個人的交情好到可以直呼其名了?時尚書屋
「這不是重點!」她嘆息,沒察覺到他正默默地吃味。「你快回答我的問題——你比較思唸過去,還是寧願展望未來?」
「你問這個幹什麼?」他疑惑。時尚書屋
好傷腦筋啊!為伺他就是不肯痛快地給她一個答案呢?時尚書屋
向晚虹又是一聲嘆息,腰身彎得更低了,俏麗的臉蛋離他更近了,清澈的眸光戀慕地雕著他俊朗的五官。「因為我發現有一件事,很不妙。」
「什麼事不妙?」他戒備地僵著身子。這女孩怎麼愈靠愈近?時尚書屋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她幽幽地表白。時尚書屋
「你什麼?!」他嗆得氣息凌亂,方唇震驚地顫著。時尚書屋
「我喜歡你,魏元朗。」
她輕聲低語。時尚書屋
他几乎沒聽見她說話的聲音,只看到她粉嫩的唇瓣如花,開著,舞動著,勾引他神魂。時尚書屋
然後,也不知是誰先主動移了一個呼吸的距離,他與她的唇,鬥上了,像兩尾剛學會吵架的接吻魚,在蕩漾著綿綿甜意的水裡,糾纏著彼此,追逐著彼此,一次又一次地啄吻,訴說著道不出的千言萬語。時尚書屋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足夠讓一尾魚走上陸地的悠長歲月,他們終於不再鬥了,鬆開彼此,雙眸相互凝照,仿彿意慾望進對方靈魂的最深處。時尚書屋
他籲然長嘆,為這場纏綿的鬥吻下了結論——
「你不能喜歡我。」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為什麼不能?」她問。時尚書屋
「我們不適合。」
他答。時尚書屋
「這是你習慣用來拒絶女生的託詞,還是你真的這麼想?」她顯然不太能接受。時尚書屋
「我是認真的!」他強調。時尚書屋
她太年輕,他卻老了,她崇尚冒險,他的生活已定型,她甘心為愛痴狂,他卻寧願遠離這不受掌控的玩意兒。時尚書屋
她會攪亂他平靜的人生!
魏元朗閉眸,深深地、深深地呼吸,無須靜心思索,他已能想像兩人若是膩在一起,會有什麼後果。時尚書屋
「你會受傷的。」
他沙啞地勸告她,心房似有利刀在磨,隱隱痛著。「不要笨到飛蛾撲火。」
「我不怕受傷。」
她近乎天真地保證,粉色的唇,甚至綻開一朵燦爛的笑。「你不用擔心我,我沒你想像的那麼笨。」
這傻呼呼的笨蛋!還說她不笨?不笨的話,方纔怎會主動送上自己的唇由他輕薄?時尚書屋
魏元朗氣到磨牙,怒火在胸口灼燒。「總之我不許你喜歡我!向晚虹,收回你的感情,聽到了嗎?」
笑花頓時枯萎。「我喜歡你,是我自己的心情,你無權命令我!」她似乎也惱了,與他對嗆。時尚書屋
「你!」他驀地握拳,重捶沙發。時尚書屋
向晚虹駭一跳,知他真的怒了,暗暗咬唇,片刻,靈機一動,婉轉地為自己爭取轉圜的餘地。時尚書屋
「先別果斷地拒絶我,魏元朗。」
她軟聲央求。「至少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來證明我們並不是那麼不適合,好嗎?」
「我不認為你做得到。」
他冷淡地撂話。時尚書屋
但她當他是應許了,至少他沒直截了當否決她的提議,不是嗎?時尚書屋
是夜,向晚虹回到自己一房一廳的小公寓,她坐在客廳懶人墊上,點著香精蠟燭,思索著。時尚書屋
她該如何讓魏元朗喜歡上自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