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20 頁


她精心設計每一次巧遇,纏著他,逗他說笑,她相信,只要與他多接觸,她一定能找到他內心最神秘的那根弦。「要不要再去溜直排輪?」某日下班,她又神出鬼沒地現身在魏元朗的愛車前,他已不再吃驚,只覺懊惱,狠狠白她一眼。「
作者:季可薔 / 頁數:(20 / 0)

那男人活得太自得其樂了,他不缺什麼,也不必誰來照顧,他不像某些男人,沒了女人在身旁打理,生活便一團亂,身陷豬窩裡,他不需要女人做便當,因為他自己就能烹調一桌好料理,他不寂寞,不怕找不到人陪,因為他有一大票好朋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魏元朗,他並不需要愛情來拯救,愛情若能征服他,只會是因為觸動了他內心最深處的那根弦。時尚書屋
她,能找到那根弦嗎?時尚書屋
坦白說,她不太有把握,他太成熟,太複雜,他生活在與她不同的世界,她很難打進去。時尚書屋
但無論如何,她都必須試試看!
她不是第1次喜歡人,卻是第1次想將自己的全部獻給他,她的唇,她的心,她的笑與淚,任何時候他想要,她都願意給。時尚書屋
為了能讓他喜歡自己,她願意做任何嘗試。時尚書屋
於是隔天,她又變回那個搗蛋女孩了,她精心設計每一次巧遇,纏著他,逗他說笑,她相信,只要與他多接觸,她一定能找到他內心最神秘的那根弦。時尚書屋
「要不要再去溜直排輪?」
某日下班,她又神出鬼沒地現身在魏元朗的愛車前,他已不再吃驚,只覺懊惱,狠狠白她一眼。時尚書屋
「怎麼又是你?」
「想找你玩嘛!」她歪著臉蛋,無辜地笑著。「溜直排輪,要常常練習才會進步喔!」
「我說了,不要再來找我!」他不理她,逕自打開車門。時尚書屋
她卻一溜煙輕巧地鑽進車廂裡,坐上副駕駛席。時尚書屋
他瞠目結舌,一時愣在原地。時尚書屋
她巧笑倩兮。「你不是說我們是朋友嗎?朋友可以一起玩吧?只是溜溜直排輪而已,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他瞪她。「向晚虹,你下車!」
「我已經坐上來了。」
意思是,誰也別想強迫她下車。時尚書屋
他不吭聲,火焰般的眸光毫不容情地灼燙她,她凜住心韻,几乎要軟弱地承認自己快融化。時尚書屋
她深呼吸,凝聚全身所有的勇氣,繼續耍賴。「魏元朗,你不要再苦著一張臉了——對了,如果我能在一分鐘之內令你笑的話,你就答應我,再跟我去溜一次直排輪好不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會笑的。」
他不屑她的提議。時尚書屋
「是嗎?」她不服氣,靜默兩秒,忽地開始擠眉弄眼,皺鼻歪唇,扮起一張張醜怪的鬼臉。時尚書屋
他眼神霎時空白,無語地瞪她。時尚書屋
她費盡心思逗他,眼球如剔透的彈珠,滴溜溜地滾動著,他雙目圓瞠,不能相信有人的眼珠能活動到那種地步——她是小精靈嗎?時尚書屋
「怎麼還不笑啊?」她扮得累了,停下來,稍稍歇口氣。「難道是本姑娘功力退步了嗎?」
見她猛敲自己的頭,又是不信,又是苦惱,他不禁哧聲一笑。這傻女孩!她究竟還想怎樣耍寶?時尚書屋
「呵呵,我就知道,你笑了!」他爽朗的笑聲宛如最熱情的星火,瞬間點亮了她的臉。「告訴你,這是我跟我姊之間的秘密遊戲,以前我們覺得不開心的時候,就會這樣比賽扮鬼臉,看誰能先逗對方笑,誰就贏了。」
唉,他認輸了。時尚書屋
魏元朗不再掙扎,認命地坐上車,發動引擎,迴轉方向盤,將愛車開出停車格。時尚書屋
向晚虹微笑欣賞他的臂膀因轉動方向盤而拉出的有力線條,他開車的姿態,好瀟灑又好帥氣。時尚書屋
「你們姊妹倆常常不開心嗎?」他沉聲問。時尚書屋
她愣了下,半晌,嫣然一笑。「爸媽過世以後,我們寄住在親戚家,有時候難免會聽到一些閒言閒語,學校的同學也會欺負我們。」
他瞥她一眼,眉葦揪攏。「為什麼你回想起這樣的過去時,眼睛還能笑?你不覺得難過嗎?」
「已經過去的事了,為什麼要難過?而且我很幸福啊!我有個很棒的好姊姊,她很疼我的,不論誰想欺負我,她都會擋在我身前。」
提起最疼愛她的姊姊,她神情變得好溫柔,唇畔似噙著蜂蜜,流淌著濃濃的甜。時尚書屋
他看著,心跳一陣失速。「你姊姊很保護你。」
「沒錯!」她用力點頭,再同意也不過了。「所以我有什麼好哭的呢?比起許許多多孤單的人,我已經很幸福了。」
他怔忡,半晌,方唇一扯,藴著某種難以形容的況味。「你很樂觀,怪不得你的生活會是這樣的。」
「怎樣?你又要嘮叨我不好好規劃自己的人生了嗎?」她裝生氣,嘟起粉唇。時尚書屋
他沒心情陪她耍幽默,悠悠嘆息。「我說得很清楚了,晚虹,別再靠近我,我會傷害你。」
「我也說得很清楚了,你別這麼快下定論,至少給我努力的機會。」
她反駁。時尚書屋
他橫她一眼,她閃亮晶燦的眸卻瞬間奪去他的呼吸,好片刻,才找回說話的聲音。「你怎麼都說不聽呢?」
「說不聽的人是你吧?」她手抆腰,擺出一副小辣椒的架式,卻是笑吟吟的。「頑、固、老、頭!」
魏元朗一嗆。時尚書屋
說他頑固老頭?他不是滋味地磨牙。「向、晚、虹!」
「怎樣?」她眉眼彎彎。時尚書屋
他閉了閉眸,不去看她討好的表情。「我送你回家。」
她一愣。「你不跟我去溜直排輪嗎?你剛纔明明笑了耶!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
「我沒答應過你任何事,也不會跟你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他語氣冰冷,話說得絶情。「你給我乖乖回去!」
她氣息一凝,默然。時尚書屋
他不知自己是否傷了她了,但她遲早得學會認清,傷口並非受難的勛章,只是磨人的痛楚。時尚書屋
他狠下心不理她,漠然開車,將她送到她家樓下,一扇油漆斑駁的大門前,她沒反抗,靜靜下車。時尚書屋
他深沉地目送她離去,他以為她會放棄了,或至少失落幾天,但她卻忽然旋過身,很驕傲、很開朗地朝他揚起下頷。時尚書屋
「魏元朗,今天我聽你的話,乖乖回家,可是我不會放棄,我一定會努力讓你喜歡上我的,拜!」她笑著對他道別,笑著離開他的視線領域。時尚書屋
那不可思議的笑,在好久好久以後,仍宛如一縷輕煙,淡淡地繚繞在他心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