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26 頁


「晚虹,我說過了——」「你想說我們不適合,對嗎?」她聰慧地打斷他。「你不用一再一再地重複,因為我不相信,只要還有一點點可能,我就不放棄。」他凜息,望著她唇畔堅定的微笑。他究竟哪一點值得她如此眷戀?「魏元朗,
作者:季可薔 / 頁數:(26 / 0)

「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向晚虹不情願,卻也只能點頭,坐他的車回家。臨下車時,她終於忍不住開口央求。「魏元朗,你來看我演戲好不好?」
「什麼?」他一愣,沒料到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時尚書屋
她深深地望他,嗓音沙啞。「我在想,你不喜歡平常的我,說不定會喜歡舞台上的我,也許我的表演會讓你很心動。」
他驀地扣緊方向盤,良久,才澀澀地揚嗓。「就算我喜歡你的表演,又怎樣?我喜歡的不是你本人。」
「我的表演就是我的一部分啊!舞台上的我,也是某部分的我。所以如果你喜歡我的表演,也許有一天,你會真的喜歡上我。」
她笑笑地猜測。時尚書屋
為何她就是不肯放棄?他無奈地嘆息。「晚虹,我說過了——」
「你想說我們不適合,對嗎?」她聰慧地打斷他。「你不用一再一再地重複,因為我不相信,只要還有一點點可能,我就不放棄。」
他凜息,望著她唇畔堅定的微笑。他究竟哪一點值得她如此眷戀?時尚書屋
「魏元朗,我喜歡你,是真心的。」
她慎重地宣示。這是她最後的賭注了,除了這樣,她不知還能怎麼做。「哪,這張票給你。」
將票遞給他後,她不給他任何拒絶的機會,開門下車。時尚書屋
他惘然目送她,一股焦躁的波濤在胸間翻湧,他剋制不住,揚聲喊:「等等!」
她凝步,回眸。「什麼事?」
什麼事?他沉鬱地望她,喉頭乾澀,連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要喚住她。「呃,禮哲說你們還有很多票沒賣掉,你打算怎麼辦?」
「你在替我擔心嗎?」她甜甜一笑。「我會再去街頭試著宣傳看看,也許有人願意買。」
也就是說,她還要繼續發傳單?時尚書屋
「給我吧!」大手探出車窗,攤開掌心。時尚書屋
她愣住。時尚書屋
「剩下的票,我全買了。」
他解釋。「我會把這些票送給我朋友,邀請他們去看。」
她不是說希望這次劇團演出能成功嗎?至少,他可以替她實現這個願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真的要全買嗎?」向晚虹驚呼,俏臉綻亮,與月華相映成輝。「太好了!謝謝你、謝謝你!」她輕巧地奔向他,啄吻他臉頰。「魏元朗,你真的是一個很棒、很棒的男人,我很高興自己喜歡上你。」
滿藴柔情的蜜語,輕輕地、不著痕跡地,牽動魏元朗內心深處那根弦。時尚書屋
她很高興自己喜歡上他?即使他無法回報也無妨嗎?時尚書屋
他瞠瞪她,卻在她清澈見底的眼潭裡,看到了執著不悔的愛戀,他頓時斷了呼吸,如一座遭魔法施咒的雕像,凝坐原地。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演出當晚,竟然座無虛席,所有票都賣出去了,好多觀眾都是劇團成員想不到的熟男熟女,穿著入時,一個比一個有品味。時尚書屋
大夥兒都樂翻了,猜測他們從何而來,只有向晚虹知道,這些都是魏元朗的朋友。他果然說到做到,把他的朋友都請來看了,也得像他那樣的好人緣,才有這種號召力。時尚書屋
只是她偷翻起舞台簾幕窺探半天,卻遲遲不見她最希望看到的他。時尚書屋
怎麼他還不來呢?是不是有事耽擱了?時尚書屋
她心神不定地等著,劇團同伴們在她身旁匆匆來去,緊張萬分地準備上戲,唯有她,獃站著。時尚書屋
拜託拜託!他一定要來。她在心底默默祈求。她希望他能喜歡她的演出,她會盡全力表現,讓他看到不一樣的她。時尚書屋
驀地,一道熟悉的身影攫住她目光,她快樂地奔下舞台,朝那人招手。時尚書屋
那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緩緩走向她,落定她面前。時尚書屋
「禮哲,你來了啊!」她喜悅地揚唇,左顧右盼。「魏元朗呢?他在哪兒?」
紀禮哲若有所思地望她,好片刻,沉聲開口:「他不會來了。亞菲發燒,他去她家照顧她了。」
「什麼?」她愣住,一時無法消化這個訊息。他不會來了?不來看她演戲?時尚書屋
紀禮哲忽地重重嘆息。「晚虹,我知道你很喜歡元朗,但我勸你還是死心吧!你們真的不適合,元朗跟亞菲才是天生一對。」
她震顫地望他,臉色刷白。「你為什麼……要這麼說?」
「我是為你好。」
他蹙眉低語。「晚虹,你聽我說,元朗跟亞菲以前很相愛的,這麼多年來,元朗之所以一直不談戀愛,我想也是因為他還牽掛著亞菲,所以——」
「你、你別說了!」她驚慌地打斷他。她不要聽,不聽這些奇怪的流言蜚語,雖然,她早隱隱猜知——
「快開演了,我得去準備了!謝謝你今天來捧場,我們的演出,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語落,她匆匆鞠躬,匆匆旋身,飛奔的倩影宛如在逃避著什麼可怕的龐然大物,不許它吞噬自己。時尚書屋
紀禮哲黯然目送她,許久許久,又是一聲悠然長嘆。時尚書屋
他真厭惡自己,為何要扮演這種摧毀女孩子夢想的狠角色?時尚書屋
只是,為了另一個永遠將心事密密藏住的女人,他不得不這麼做——
第8章

「好多了嗎?」
魏元朗柔聲問,將熱熱的薑湯盛入碗裡,遞給坐在沙發上的葉亞菲。時尚書屋
她怔怔地接過,讓湯碗溫暖自己冰涼的掌心。「你怎麼知道我發燒了?」
「是禮哲告訴我的。」
他解釋。「他說你已經連續燒了兩天了,一直不退。」
「我已經好多了。」
她喃喃低語,慢慢喝了一口薑湯,腦海不由得浮現一張憤慨的臉孔,以及他沉痛的疾呼。時尚書屋
想要什麼,就勇敢說出來!你以為這樣傻傻地逞強,白馬王子就會發現你的心意嗎?時尚書屋
所以,他才將元朗叫過來嗎?他要她對元朗說出真心話?葉亞菲茫然思索。時尚書屋
「你怎麼了?」魏元朗在沙發另一側坐下,關懷地望她。「是不是頭很痛?還很不舒服嗎?」
她搖頭,又啜了口薑湯。也許,她真的該說出來……
「元朗。」
「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