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29 頁


。他面色一變。「就說你們這種大男人,最愛口是心非了。」她端一杯香檳,遞給他。「哪,喝一杯,慶祝你終於找到幸福。」他接過香檳,不悅地瞪她。她氣息一凜,別過眸,不敢看他,端起另一杯香檳,遞給葉亞菲,但或許
作者:季可薔 / 頁數:(29 / 0)

「魏元朗,好巧,又遇上你了耶!」她翩然來到他面前,說著曾經說過好幾次的台詞,卻從沒有一次,像現在如此令她心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怎麼會在這裡?」他的台詞,也還是熟悉的那一句。時尚書屋

一切都似曾相識——

「我朋友臨時有事,我來替他打工。」
她甜甜地笑,努力揚起輕顫的眼睫,望向站在他身邊的美麗熟女。「這位是葉小姐,對吧?你們很相配喔!」
「向晚虹,你……」
又來了,他又對她皺眉了,他總是對她皺眉……
向晚虹笑笑地抬高下頷,笑笑地直視他陰暗的眼眸,她希望自己這樣的笑夠燦爛,夠可愛,夠不在乎。時尚書屋
「結果你們還是舊情復燃了嘛!那你這幾年是在ㄍ一ㄥ什麼啊?」她調皮地嘲弄他。時尚書屋
他面色一變。時尚書屋
「就說你們這種大男人,最愛口是心非了。」
她端一杯香檳,遞給他。「哪,喝一杯,慶祝你終於找到幸福。」
他接過香檳,不悅地瞪她。時尚書屋
她氣息一凜,別過眸,不敢看他,端起另一杯香檳,遞給葉亞菲,但或許是掌心太滑了,又或者是手發顫,香檳杯竟翻倒了,在葉亞菲美麗的禮服上染透一片粉紅。時尚書屋
淡淡的粉紅,卻似最淒艷的鮮血,放肆地染進她眼底。時尚書屋
她無語地瞪著自己造成的災難,好想、好想就此消失不見。時尚書屋
她又搞砸了,精心設計的演出失敗了,為什麼最近她老是演不好自己該演的角色?時尚書屋
現在,她該說什麼?怎麼辦?她好像又忘詞了……
「向晚虹!你在搞什麼?你做事不能小心一點嗎?」
嚴厲的聲嗓如刃,在她心口撕裂一道深深的傷,她顧不得痛,只是低著頭,不停道歉。時尚書屋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這錯,若是其他任何人犯的,他絶不會如此疾言厲色,為何偏偏對她,他非得苛責不可?時尚書屋
他就這麼討厭她嗎?她知道自己不夠好,不夠成熟,不夠優雅,就算她拚了命地想裝瀟灑,還是在關鍵時刻出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不適合他,不夠格當他的理想伴侶,他以為她沒有這樣的自知之明嗎?時尚書屋
她也……不想再見到他了啊!與其每次見面,都惹得他不開心,她寧願與他永不相見。時尚書屋
姊姊救我!姊姊……
在這一刻,她又變回那個剛失去父母的小女孩了,原本溫暖幸福的家庭,一夕之間成了荒涼的廢墟,她再也見不到爸爸媽媽,只有和她一樣害怕的姊姊。時尚書屋
姊姊會疼她的,會告訴她一切沒問題的,她一定能夠堅強地面對所有的難關。時尚書屋

姊姊救我……

「魏元朗,你是笨蛋!」向初靜果然過來了,她傾倒香檳杯,使勁潑向魏元朗,不管周遭有多少人在看,她只想為妹妹爭一口氣。「你以為我妹妹是你眼中那種只會惹禍的麻煩精嗎?枉你還是公司的大老闆,一點識人之明都沒有!你從來沒看清過我妹妹,你根本不配得到她的愛!」
痛快淋漓地發飆過後,她牽住妹妹的手。「晚虹,我們走!」
向晚虹默默跟隨姊姊。她就知道姊姊一定會保護她,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討厭她,就算魏元朗無論如何都不會愛上她,她還有這個姊姊。時尚書屋
她最親的姊姊,最寵她疼她的姊姊——
她微笑了,淚水同時灼燙著頰。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魏元朗目送姊妹倆相偕離去的背影,心口隱隱抽痛著。時尚書屋
她看起來好纖細、好柔弱,她總是那麼活潑開朗,像朵堅毅的小雛菊,為何在這一刻,卻好似一朵即將凋謝的鈴蘭?時尚書屋
他是否,傷她很重?時尚書屋
他也不知自己怎麼了,為何方纔要那麼嚴厲地責備她?若是任何其他人犯錯,他只會一笑置之,偏偏對她,他無法淡然以對。時尚書屋
他傷了她了,他知道,他早料到,那傻女孩愈靠近自己,只是讓她受傷癒深。時尚書屋

他真的傷了她了……

「你還杵在這兒幹麼?」葉亞菲溫柔的聲嗓喚回他迷惘的心神。「還不快追?」
他能追嗎?他該追嗎?如果他追過去,是否只是同時傷害兩個女人?時尚書屋
葉亞菲仿彿看透他的思緒,淺淺彎唇。「不用在意我,元朗,我能照顧自己的,我是葉亞菲啊!」
他無語,複雜地望她。時尚書屋
他的前女友,鼓勵他勇敢去追另一個女人,她以為他的遲疑是因為顧忌她的感受,她不明白他的自私,不明白他不想為愛失去自己。時尚書屋
「元朗!」葉亞菲催促。時尚書屋
他點點頭,終於還是追上去了。他告訴自己,他只是想跟那傻女孩說清楚,讓她主動了斷對他的執念。時尚書屋
他不值得,他其實不是她以為的那種好男人,他很壞,很冷很硬,他會傷害她。時尚書屋
他想著,卻愈跑愈快,几乎破了大學時跑百米的速度,當時他可是劍道社第1把交椅,是運動奇才。時尚書屋
他以為經過長久的歲月,他已經老了,跑不快了,不料真的飆起速來,竟也能與風相爭。時尚書屋
他飛過庭園,在大門外攔住向晚虹,她正倚著圍牆靜靜垂淚,一見到他,震撼不已,急忙撇過頭,拭乾頰畔淚痕。時尚書屋
他怔望著她倉皇的舉動,胸口絞擰。時尚書屋
半晌,她才轉過秀顏,瞠圓一雙染紅的眸。「我警告你,我姊姊馬上就來了,她只是跟我姊夫說幾句話而已,很快就出來。」
「我知道。」
他黯然。「我也只是想跟你說幾句話而已。」
「你、你想說什麼?」她戒備地瞪他,身子下意識地往後退。時尚書屋
這麼怕他嗎?時尚書屋
魏元朗掐握掌心,全身無奈地緊繃——別說她了,就連他,也厭惡自己。時尚書屋
「晚虹。」
他輕輕喚她,嗓音是連自己也不敢置信的沙啞。「我想跟你說,對不起。」
她一愣。時尚書屋
「我跟你道歉。」
他苦澀地低語。「我剛纔不該那樣責備你。」
她愕然顰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