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36 頁


一下。「……我知道你受過傷,你跟你姊姊笑著玩扮鬼臉遊戲的時候,其實心裡在哭吧?你只是一直拚命告訴自己要堅強,不可以讓姊姊擔心。」她倏地凜息,驚駭地瞪著他。為何他會知道?為何他猜得出來?她以為……自己掩飾得很
作者:季可薔 / 頁數:(36 / 0)

他還是不放,伸出一隻手,輕輕地撫上她發燙的臉頰。「其實,是很痛的,對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愣了愣。「什麼很痛?」
「你說過,小時候你在學校被同學欺負了,或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就會跟你姊姊玩扮鬼臉的遊戲。」
他悠悠地說。時尚書屋
「那又怎樣?」
「我問你回想起那樣的過去,難道不會難過嗎?你說不會,因為你覺得自己很幸福。」
「我是啊。」
她疑惑地顰眉,不解他為何忽然提起這些。時尚書屋
「其實,還是會痛的吧?」他低聲呢喃,拇指溫柔地撫過她驚跳的眼皮。「就算你有一個好姊姊會照顧你、關心你,當你聽到親戚的閒言閒語,被同學欺負的時候,心裡還是會痛吧?你只是告訴自己別去想而已。」
但不是不去想,痛就不存在,就算刻意不去感覺,那傷口依然會靜靜地留下一道疤,偶爾看到的時候,心還是會抽動一下。時尚書屋
「……我知道你受過傷,你跟你姊姊笑著玩扮鬼臉遊戲的時候,其實心裡在哭吧?你只是一直拚命告訴自己要堅強,不可以讓姊姊擔心。」
她倏地凜息,驚駭地瞪著他。時尚書屋
為何他會知道?為何他猜得出來?她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啊!
「你總是傻傻地為別人的喜怒哀樂而開心或痛苦,對自己的,卻有些粗線條,因為你害怕對嗎?怕自己太鑽牛角尖,會走不出來。」
她用力咬唇,強忍著胸口一波又一波湧上的奇異酸楚。時尚書屋
「不用怕,有我陪著你。」
他低下唇,憐愛地吻她額頭。「不論快樂或難過,我都陪著你。」
「魏元朗……」
「不是魏元朗,是元朗。」
他柔聲糾正她。「從今以後,你不用再做我的同學了,你是我決定要共度一輩子的人,是我最愛的人。我的過去你或許來不及參與,但我未來的每一天,都會跟你在一起。」
這就是他的回應,是他對她的表示,她懂了,終於明白了。時尚書屋
「元朗!」她激動地喚,臉蛋埋進他衣際裡。時尚書屋
「傻瓜小晚,你怎麼哭了?」他嘆息,她的淚水,滾燙了他的心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人覺得幸福的時候,反而會想哭呢?元朗,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幸福,愛上你好幸福,跟你在一起好幸福,我覺得……」
她哽咽地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不用說,我明白的。」
他啞聲低語,眼眶也淡淡泛紅。「我也一樣,覺得自己很幸福。」
因為太幸福,所以流淚,他懂得這樣極致的甜蜜。時尚書屋
魏元朗微笑,捧起至愛的人的臉,慢慢吻去那一顆顆教他心疼的淚珠——

番外篇——偷偷愛著你

孤獨是她的寫照,寂寞是這房子的記號。時尚書屋
她是葉亞菲,外商管理顧問公司台灣分部的總經理,業界的女強人,她擁有名聲、地位、財富,還有這間位於台北精華地段的頂級豪宅。時尚書屋
她的家,裝潢得很漂亮,佈置得很舒適,她待在屋裡的時間卻很少,工作總是太忙,出差永遠頻繁,她在飛機上度過的時間,或許都比在這個家多。時尚書屋
而且,她也不喜歡回家,因為這屋子太大,太空曠,只會令她更深深體認自己是孤單一個人。時尚書屋
她怕回家,怕回到家裡面對一室的幽暗與靜寂,怕看見魚缸裡一尾尾美麗的熱帶魚,在不見她這個主人的情況下,依然悠閒自在地游著。時尚書屋
它們,好快樂。時尚書屋
葉亞菲坐在魚缸前,輕輕地敲玻璃缸,魚兒一一遊過來與她手指接吻,然後又翩然游開。時尚書屋
她怔望著,直到一陣劇烈的頭痛撕裂了她難得的平靜。時尚書屋
她伸手揉揉太陽穴,從抽屜裡取出一顆藥,和水嚥下去。從下午開始,她便一直隱隱感到頭疼,身子逐漸滾燙。時尚書屋
她想,自己大概是發燒了。時尚書屋
單身女子最怕生病,就算病到神智不清也不能理所當然地Call誰來照顧自己。前兩年她還可以找自己妹妹,但自從盼晴遠嫁去英國後,她便真正只能獨自面對了。時尚書屋
她躺落沙發,閉上眼,不知為何,眼眶微微發熱。時尚書屋
手機鈴聲驀地響破沉靜的空氣,她意興闌珊地接起,瞥見螢幕上閃爍的人名,眉眼一彎。時尚書屋
「紀總裁有何指教?」
「葉亞菲小姐,你就非要用這麼諷刺的口氣跟我說話嗎?」另一端的紀禮哲沒好氣地冷嗤。時尚書屋
習慣了。她偷偷微笑。她自己也覺得奇怪,每次對上這男人,不跟他唇槍舌劍幾句,好像就全身不舒服。時尚書屋
「你打來幹麼?又想找人喝酒?你的寶貝兒子不是已經回台灣了嗎?」
「小哲到同學家過夜了,說是要辦睡衣派對。」
「睡衣派對?」她驚訝。「你兒子才幾歲?你這老爸就放縱他到外面亂玩?」
「你想到哪裡去了?是純男生的聚會,他們是去打網路遊戲的。」
紀禮哲懊惱地反駁。「你這女人,到底把我想成什麼樣的人?我會笨到不知道該怎麼教養自己的兒子嗎?」
「那可難說。」
她堅決唱反調。「你身為堂堂『翔鷹集團』的大總裁,還不是常常不知道拿公司裡一班老臣如何是好。」
「意思是我連自己公司的主管都管教不好就是了。」
「呵,我可沒那麼說。」
「你的意思我很明白。」
「我只是……咳、咳……」
「你怎麼了?感冒了嗎?」紀禮哲的語氣聽得出一絲焦急。時尚書屋
她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口喝乾,努力清喉嚨。「沒什麼。」
「還說沒什麼?咳得那麼厲害!」他低聲責備,沉默兩秒。「我去看你吧。」
「什麼?」她愣住。「不用了,又不是什麼大病,只是感冒,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他不說話,她只聽見他深沉的呼吸聲。時尚書屋
「禮哲?」她試探地喚。時尚書屋
「你很堅強,也很驕傲。」
他慢條斯理地評論。「但一個女人太堅強、太驕傲,是很不討人喜歡的。」
這什麼意思?又想跟她抬杠嗎?葉亞菲凝眉,正欲發話,他卻不由分說地掛電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