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37 頁


一跳,茫然抬頭,許久,才拖著疲憊的步履前去應門。「哪一位?」「你最討厭的人。」門外,傳來一道陰鬱的聲嗓。她怔忡兩秒,驚覺自己正微笑著,連忙冷斂面容,打開門。「你來幹麼?」紀禮哲沒答腔,拿起耳溫槍就往她耳內打
作者:季可薔 / 頁數:(37 / 0)

她愕然握著手機,聽斷線的嘟嘟聲——這可惡的紀禮哲!怎麼那麼沒禮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葉亞菲很生氣,非常氣,她不記得誰敢這樣掛她電話,以她在業界的名氣,就連那些自以為是的大老闆見到她也要禮讓三分。時尚書屋
可這個紀禮哲,不但愛跟她鬥嘴,還嗆她不討人喜歡!
是,她是不討人喜歡,又怎樣了?她知道自己成就太高,工作能力太出色,以至于那些大男人都樂於跟她談生意,卻沒一個願意跟她談戀愛,畢竟誰想要身邊站著一個鋒頭隨時可能壓過自己的女人?時尚書屋
男人,是要面子的,而她這樣的女人,只會讓男人沒面子。時尚書屋
他以為,她不明白這一點嗎?時尚書屋
葉亞菲蜷坐在沙發上,臉蛋埋入膝間,她身子發熱,腦子發暈,而眸子,不爭氣地刺痛著。時尚書屋
門鈴響起,她駭一跳,茫然抬頭,許久,才拖著疲憊的步履前去應門。「哪一位?」
「你最討厭的人。」
門外,傳來一道陰鬱的聲嗓。時尚書屋
她怔忡兩秒,驚覺自己正微笑著,連忙冷斂面容,打開門。「你來幹麼?」
紀禮哲沒答腔,拿起耳溫槍就往她耳內打上一記。「三十八度半!還說你沒事?」他強硬地指責,扶著她的臂膀將她帶回沙發上坐好。「吃過藥了嗎?肚子餓不餓?怎麼穿這麼少?有沒有毯子蓋?還是我扶你回床上?」
她驚愕地望他,半晌,忍不住彎唇。「紀禮哲,你好囉唆。」
一個大男人,有沒有這麼會碎碎念的啊?時尚書屋
「誰叫你這女人就是欠人念?」他狠狠地瞪她。「我帶來了滑蛋粥,吃一點吧。」
「我不餓。」
她搖頭。時尚書屋
「你吃過晚飯了嗎?」
「我?」她偏頭想想。「忘了。」
只記得從下午到晚上,開會開不完。時尚書屋
「連自己有沒有吃飯都不記得?我真服了你了!」他無奈地搖頭。「你不想吃東西就算了,我打一杯蘋果泥給你吧。廚房借我用一下。」
語落,他也不等她回應,直接進廚房,她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俐落地洗蘋果、削蘋果,拿出果汁機將蘋果打成泥,然後盛進碗裡端給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愣愣地接過。「你常進廚房嗎?」
「只是打一杯蘋果泥而已,你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表情吧?」紀禮哲好笑。「我怎麼可能常進廚房?只是小哲每次感冒都吵著要吃蘋果泥,我做過幾次。」
「可是你家有傭人可以做給他吃吧?」
「自己老爸做的,跟傭人做的,怎麼一樣?」他溫聲低語。「病人需要的是關心,不是義務。」
她無言,舀起一匙蘋果泥,放進嘴裡,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她心房翻攪——這麼說,他也是來表示對她的關心嘍?時尚書屋
她震顫地揚眸,他卻沒注意到她忽然溫柔的眼神。他的視線,落在陽台落地窗邊一雙直排輪鞋。時尚書屋
「你跟元朗去溜過直排輪了?」他問,嗓音有某種奇特的壓抑。時尚書屋
「嗄?是啊。」
「有趣嗎?」
有趣?葉亞菲怔然。「還可以吧。」
不是有趣,也不是不有趣,只是在和前男友快樂地溜著直排輪的時候,她同時也感到一股難言的哀傷。時尚書屋
那一刻,她強烈地意識到原來他們曾經擁有過一段多麼深刻的愛戀,卻也驚悟,往事已成雲煙。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還愛著元朗?」紀禮哲幽幽地問。時尚書屋
她聞言,手一顫,差點握不住碗。時尚書屋
「你其實還愛著他,對吧?」他在她身旁坐下,深邃的眼潭反照出她蒼白驚慌的容顏。「你很想跟他重新開始,是不是?」
「我……沒有!」她倔強地否認。時尚書屋
「你有。」
他直視她,眸中燃燒著她從不曾見過的火焰。「你只是驕傲得不肯說出來而已,你不想示弱,不敢承認自己還依戀著他。」
「你、你胡說什麼?」她顫聲駁斥。「我不是你說的那樣!」
「你再ㄍ一ㄥ吧!再不坦白,就來不及了,難道你真的想把元朗拱手讓給向晚虹?」
凌厲的言語如刀,精準地刺穿她胸房,她憤恨地瞠視眼前毫不留情的劊子手。時尚書屋
「這些年來,我看過太多女人在元朗身邊來來去去,他從來不為所動,沒有誰能令他動搖,可是那個女孩不一樣,我從沒見過元朗對誰那樣發脾氣……亞菲,你聽我說!」他忽地緊緊握住她的肩,痛聲疾呼。「想要什麼,就勇敢說出來吧!你以為這樣傻傻地逞強,白馬王子就會發現你的心意嗎?」
她震撼地僵在原地,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這也許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
他放柔語氣,用那雙藏不住憐愛的眸,在她心湖投下一圈圈漣漪。「女人,不要太驕傲,偶爾也要懂得撒嬌,知道嗎?」
「什麼……意思?」
「意思是,如果你想要元朗回心轉意,就勇敢對他表白吧!」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老爸,你是笨蛋!」紀允哲坐在餐桌邊,看著父親在廚房裡忙碌地煮薑湯,小小的嘴嘆了大大一口氣。時尚書屋
「你這個老是對你老爸沒大沒小的好小子,這回又有什麼指教了?」對兒子沒禮貌的嗆聲,紀禮哲倒是很有風度,笑笑地面對。時尚書屋
「你這鍋薑湯,是要煮給那個葉阿姨喝的吧?」
「是又怎樣?」
「可是你卻Call元朗叔叔來帶過去,為什麼你自己不拿過去呢?」
「……」
「因為你想撮合元朗叔叔跟葉阿姨,對吧?」
紀禮哲聞言,苦笑。他這兒子年紀輕輕,心思卻是比大人還靈敏。時尚書屋
「對,我是想撮合他們。」
他坦然承認。「這兩人這幾年一直在原地繞來繞去,他們自己不煩,我在一邊可是看得煩死了。」
「你不是煩,是心疼吧?」紀允哲雙手托腮,瞧著父親的眼睛閃呀閃的,像星星般發亮。時尚書屋
紀禮哲倏地凜息,臉頰可疑地發熱。時尚書屋
「唷!臉紅了啊?」紀允哲拍手大笑。「老爸,你都三十幾歲的大男人了,拜託你不要這麼純情好不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