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38 頁


大師籌備壽宴,忙得不可開交,直到宴會過後兩天,紀禮哲才有機會與她單獨見面。這天,她照例留在公司里加班,他說自己正好路過,順便外帶一碗鷄湯給她,她見到他,忽然覺得在辦公室裡坐不住,提議上大樓屋頂吹吹風。兩人來到樓頂
作者:季可薔 / 頁數:(38 / 0)

「什麼純情?你這小子胡說八道什麼?」紀禮哲低吼,臉頰更燙,衝過來一把鉗住兒子頸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哇、哇、哇!」紀允哲尖叫,誇張地揮舞雙手。「嗚~~老爸虐待我,我要打113反家暴專線——」
「家暴你個頭!」紀禮哲手臂更收緊。「好小子你好的不學,淨學些亂七八糟的,你老爸我再不好好管教你,人家就會罵我這個做爸爸的不負責任了!」
「誰?是誰敢罵我慈祥偉大的老爸?」紀允哲這時可諂媚了。「跟我說,我去替你出氣!」
「出什麼氣?」這小子要是敢對亞菲不敬,他絶對不饒過。「你啊,給我爭氣點就好了!」
「啊~~」紀允哲又慘叫。「痛、痛、痛!老爸,你輕一點啦——」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葉亞菲感冒才痊癒,便飛到香港出差,回來時又為了幫一位水墨畫大師籌備壽宴,忙得不可開交,直到宴會過後兩天,紀禮哲才有機會與她單獨見面。時尚書屋
這天,她照例留在公司里加班,他說自己正好路過,順便外帶一碗鷄湯給她,她見到他,忽然覺得在辦公室裡坐不住,提議上大樓屋頂吹吹風。時尚書屋
兩人來到樓頂的空中花園,葉亞菲找了張休閒椅坐下,紀禮哲站在水泥圍欄邊,看她喝鷄湯。時尚書屋
「你好像瘦了一點?」他不讚成地蹙眉。「明明身體還沒完全好,就忙東忙西的,怎麼都不曉得好好保重自己,多休息一陣子?」
「我哪有空休息?」她搖頭。「手上的案子都忙不完。」
「那就少接幾個案子啊!不是所有案子,都非得你這個總經理親自出馬吧?」
「可是每個客戶都希望我親自參與,我不接不行。」
他翻白眼。「你啊,再這麼下去,遲早有一天逼死自己!」
她微微一笑,雖然他話裡似是責備,她卻絲毫不覺得不舒服,胸窩反而還流淌著一股暖意。時尚書屋
「怎麼?你很希望我死嗎?」她故意逗問。時尚書屋
他驀地倒抽一口氣,憤然瞪她。「葉亞菲,別開這種玩笑!」
她一怔,沒想到一時玩笑之語竟惹他如此惱怒。「抱歉。」
「別對我說抱歉!」他煩躁地抓抓頭髮,看得出極為懊惱,卻又勉強自己鎮靜下來。時尚書屋
她看著,心弦忽地牽動。「你怎麼都沒問我?」
「問你什麼?」
「問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別過眸,要自己暫時放下女性自尊。「有沒有對元朗表白。」
他默然,片刻,沙啞地揚嗓。「你願意告訴我嗎?」
「我以為你會問。」
「我不想強迫你,你如果想告訴我,自然會說。」
「好吧。」
她深吸一口氣。「我說了。」
「……然後呢?」
「然後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她自嘲地吐息。元朗很乾脆地拒絶她了,而且現在也正和向晚虹交往。時尚書屋
「你很傷心嗎?」他輕輕地問。時尚書屋
傷心?她無言。與其說傷心,不如說她總算了卻一樁心事。時尚書屋
「怎麼?」她刻意裝出輕快的語調。「你以為我是那麼脆弱的人嗎?被男人拒絶,就要每天渾渾噩噩地度日?」
「我知道你不會。」
紀禮哲沒回應她的玩笑,若有所思地瞧著她。「我知道你很堅強,也許……太堅強了。」
葉亞菲一震,瞥一眼他緊鎖的眉宇,心跳驀地加速——這男人,是真的很擔心她。時尚書屋
她擱下鷄湯,站起身,靠在圍欄邊,靜靜地看遠處霓虹閃爍。「其實早在十年前,當我很冷靜地跟他提分手,我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回頭了。元朗也是個很驕傲的男人,他不可能留在原地等我,這些年,他已經走得好遠好遠了。」
「你很遺憾吧?」
她黯然點頭。「尤其這兩年,當我事業成就愈來愈高的時候,我就愈懷疑自己到底得到了什麼?當初我為什麼能那麼決絶地放棄跟他的感情,我是不是做錯了?」
「不是你的錯。」
他安慰她。「談遠距離戀愛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或許吧。」
她嘆息。「總之我跟元朗,就是錯過了,雖然我好幾次想試探他會不會後悔,卻總是不敢認真去聽他的答案——你說的對,我太驕傲了,我真的拉不下面子。」
「可是這次,你聽了。」
「對,我聽了。」
她轉過頭,朝他淡淡一笑。「要謝謝你。」
謝他,鼓舞她提起勇氣。時尚書屋
他明白她的意思,看著她那麼沉靜又藏著一點點惆悵的笑容,他的心臟狂跳,一波波激越的浪潮在胸口翻滾。時尚書屋
「亞菲。」
他深吸口氣,困難地喚她。「你其實……很瞧不起我吧?」
「什麼?」她一愣。時尚書屋
「你很看不慣我,覺得我做人處事太溫和、太軟弱,對嗎?」他自嘲地問。時尚書屋
「我沒那意思!」她尖聲反駁,連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會如此激動。「我不是覺得你軟弱,只是覺得……奇怪。」
「奇怪?」他訝然。時尚書屋
對,她覺得奇怪,不能明白他。時尚書屋
初次與他相遇,是為了替「翔鷹集團」擬定反併購策略,當時「翔鷹」剛經過一次裁員風波,危機四伏,而他這個集團總裁,卻看不出有啥魄力,經常遭一干老臣冷嘲熱諷,說「翔鷹」明明需要霸氣的老鷹來領導,他偏像隻和平鴿。時尚書屋
她承認,那時她是有點瞧不起他。時尚書屋
但後來,與他互動多了,漸漸瞭解他,才知道他本來想做建築師,為了不令躺在病榻的老父擔心,才勉強自己接掌家族事業。時尚書屋
他的志向,原不在經營企業,但他還是儘力穩住了搖搖欲墜的「翔鷹」。時尚書屋
他心愛的女人去世了,一個完全不愛的女人卻莫名其妙地生下了他的骨肉,但他一句怨言也沒有,毫無保留地去愛那孩子,也照顧那女人。時尚書屋
他的人生,似乎總是不由自主,可他從不怨天尤人,依然活得如魚得水。時尚書屋
為什麼?她不懂。時尚書屋
他什麼也求不得,仍是自在,而她汲汲營營地不停追求,為何總是無法滿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