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39 頁


我到底嗎?」他眼角抽搐,窘迫到極點,索性豁出去,仰頭對著空中咆哮:「我說,紀禮哲愛上葉亞菲了——」她震撼地聽著,如雕像凝立原地,無法移動分毫。許久,許久,仿彿熬過了孤寂的百年,她才揚起痠痛的眼眸,直視他。「你再說
作者:季可薔 / 頁數:(39 / 0)

「有時候我看著你,就覺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覺得怎樣?」
「覺得自己真是可笑,真不曉得自己人生的目標究竟是什麼。」
所以才偏愛跟他鬥嘴吧?葉亞菲陰鬱地沉思,掏出煙盒,取出一根,點燃。時尚書屋
紀禮哲在繚繞的煙霧裡,看見她說不出口的寂寞,胸房一擰,忽地衝口而出。「亞菲,你聽我說。」
「嗯?」
「我……如果你真的可以放下元朗,我想告訴你,我……」
他瞠瞪她,言語在喉頭糾結。「我想我愛上你了。」
香煙自她指間,無聲地墜落。「你說什麼?」
「我說我……愛你。」
她驚駭地瞪他。「你再說一遍。」
還要他說幾遍?紀禮哲又窘又惱。「你明明聽見了!」
「我沒聽見。」
「你有。」
他堅持。時尚書屋
「沒有。」
她也很堅持。時尚書屋
「葉亞菲,你就是非要整我到底嗎?」他眼角抽搐,窘迫到極點,索性豁出去,仰頭對著空中咆哮:「我說,紀禮哲愛上葉亞菲了——」
她震撼地聽著,如雕像凝立原地,無法移動分毫。時尚書屋
許久,許久,仿彿熬過了孤寂的百年,她才揚起痠痛的眼眸,直視他。「你再說一次。」
還要整他?他氣到快抓狂。「葉亞菲,你——」
「再說一次。」
她低語,伸出兩根手指,拈住他衣袖小小的一角。時尚書屋
「你在幹麼?」他瞪她詭異的動作。時尚書屋
「我……」
她別開水蒙蒙的眼,頰葉染紅了一片。「我在撒嬌,你看不出來嗎?」
「你這叫撒嬌?」紀禮哲愕然睜大眼。這命令似的口氣,用兩根手指抓他衣角、彆扭到極點的舉動,叫撒嬌?「哈哈哈~~」他爆笑。時尚書屋
「你笑什麼?」她瞪他,氣呼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笑你……真可愛!」他笑著攬過她,將她發燒的臉蛋收進自己胸膛。「葉亞菲小姐,沒想到你也有這麼可愛的時候。」
她可愛?時尚書屋
葉亞菲悄悄牽唇,從未想過這樣的形容詞也能用在自己身上。她掩落眼睫,放縱自己去貪戀倚偎在一個男人懷裡的美好滋味。時尚書屋
「你愛我多久了?」她呢喃地問。時尚書屋
「大概很久了吧。」
「到底有多久?」
「我也不曉得。」
他的氣息,在她耳畔曖昧地吹拂。「等我醒悟過來時,已經愛著你了。」
「你一直偷偷愛著我嗎?」
「好了,別再問了!」他低吼。「你到底要讓一個男人沒面子到什麼地步才甘心?」
「喔。」
她閉嘴,心怦怦跳,唇畔的笑痕不停地、不停地盪開。時尚書屋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一、二、三、四……」
紀家的溫暖大廳裡,兩個大人跟一個小孩正激烈地玩著撲克牌遊戲,三人輪流丟牌,一面緊盯著牌面數宇。時尚書屋
「……九、十、十一——啊!」
尖叫聲響起,三隻手爭先恐後地疊在那張突如其來現身的紅心J上。時尚書屋
「哈哈,又是你最慢!」父子倆樂呵呵,看著葉亞菲心不甘情不願地將桌面上一疊牌收回自己手上。時尚書屋
「這不公平,我是第1次玩『心臟病』,當然反應會比較慢。」
她抱怨。時尚書屋
「管你第幾次玩,反正最輸的人要負責去切水果,對吧,老爸?」紀允哲古靈精怪地睨向父親。時尚書屋
「沒錯、沒錯!」紀禮哲再同意也不過了。他可是很期待能吃到這女強人親手切的水果呢。時尚書屋
「再來,我不相信我這次還是最慢。」
葉亞菲下戰書,超不習慣吃癟。時尚書屋
「來就來!」
於是下一輪開始。時尚書屋
「一、二——啊!」三隻手又是慌忙疊上去。時尚書屋
葉亞菲仍是慢了一步。她不敢置信地瞪著桌面上匆匆跳出來的梅花二——是怎樣?趕著投胎嗎?也不給她一點心理準備的時間!
她不情願地再收牌。時尚書屋
接下來繼續玩,她的反應總是慢半拍,最後,終於完整收到整副牌,而紀氏父子幸災樂禍地在她面前搖晃空空的雙手。時尚書屋
「亞菲姨,切水果,切水果,切、切、切!」紀允哲一陣亂七八糟地喊。時尚書屋
切~~切就切!葉亞菲眯起眼,瞪了這人小鬼大的小子一眼,這才起身來到廚房,站在流理台前,對著一籃水果發獃。時尚書屋
紀禮哲跟上來,調侃她。「不要告訴我,你連幾顆水果也對付不了。」
她白他一眼,冷哼。「這有什麼?別瞧不起我。」
捲起衣袖,首先挑出三顆蘋果,拿到水槽裡沖洗。時尚書屋
接著,右手在刀架前猶豫好幾秒,才挑出一把水果刀。時尚書屋
「你不先削皮?」他在她身後冷不防地問。時尚書屋
葉亞菲一震,這才驚覺自己應該先拿削皮刀。「我會啊!」她嘴硬。「我拿水果刀削。」
「你不會吧?」紀禮哲蹙眉,仿彿很懷疑她正打算做某種不明智之舉。時尚書屋
「你等著瞧吧!」她握住一顆蘋果,穩住重心,然後拿水果刀,技巧地划過。時尚書屋
她認為自己很有技巧,但不知為何,削出來的水果一點也看不出技巧,果肉坑坑洞洞的,几乎去了半顆。時尚書屋
紀禮哲在地身後狂笑。時尚書屋
是怎樣啦?她惱了,豁地丟開水果刀,凶狠地轉過身。「對啦,我就是削得很難看!你有意見嗎?」
他繼續笑。時尚書屋
她想砍人。「紀、禮、哲!」
他看她不服氣地用力咬唇,几乎將那水潤的櫻桃唇咬出一道破口,心弦一扯,不禁傾下臉,輕輕啄吻一口。時尚書屋
「好了,人總有在行跟不在行的事,你也不用氣成這樣,我不是說過了嗎?女人不要太逞強比較好。」
她不吭聲,粉頰溫熱著,良久,才低低開口:「禮哲,你會不會覺得我太要強了?會不會覺得我讓你沒面子?」她很在意這點,男人總是不能忍受她比他們強,他也一樣嗎?時尚書屋
「怎麼?你不是一直嫌我神經大條嗎?也會怕我受傷啊?」他揶揄。時尚書屋
「人家跟你說真的!」她嬌嗔。時尚書屋
「我也是說真的。」
他正色。「你放心,我完全不介意我的女朋友某方面比我強。人總有長處跟短處,如果都要計較,人生就不會快樂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