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熟男不結婚 第 8 頁


e手機,瞥了一眼螢幕上的人名,微微苦笑。「喂。」「元朗~~」耳畔傳來一波哀怨的聲浪。「我又失戀了!」他就知道!魏元朗無聲地嘆息。「又怎麼了?小姐。」「就我上次跟你說過那個JOhnny啊!他好過分,你知
作者:季可薔 / 頁數:(8 / 0)

他想,或許是因為他也很想去旅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年少輕狂的時候,他也曾瀟灑地背起行囊,四處去流浪,但自從出社會後,時間壓縮了,心安定了,難得閒下來只想跟朋友聚聚,或者獨自在家裡放鬆。時尚書屋
旅行,太累了,更何況是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時尚書屋
他閉上眼,回想這兩年收到的來自那位迷糊女孩的明信片,五張明信片,分別來自埃及、土耳其、尼泊爾、日本北海道、印度。時尚書屋
除了日本以外,其他都是環境條件相對落後的國家,她一個女孩獨自旅行,不怕受苦受難嗎?時尚書屋
坦白說,他有點替她擔心。時尚書屋
只是啊,他何必為一個陌生女孩擔心?他們素不相識,唯一的牽扯是幾張錯寄的明信片。時尚書屋
魏元朗搖搖頭,不許自己思緒紛紛,掛在某個陌生女孩身上,光是他自己的朋友,他就關懷不及了。時尚書屋
才想著,手機鈴聲便唱響,他抓起iPhone手機,瞥了一眼螢幕上的人名,微微苦笑。時尚書屋
「喂。」
「元朗~~」耳畔傳來一波哀怨的聲浪。「我又失戀了!」
他就知道!魏元朗無聲地嘆息。「又怎麼了?小姐。」
「就我上次跟你說過那個JOhnny啊!他好過分,你知道他怎樣嗎?他啊……」
接下來是一篇落落長的女性傷心史,雖然辛酸,卻有些千篇一律。時尚書屋
為什麼女人總是愛上同一類型的男人,然後在每一回受傷後仍學不會教訓?時尚書屋
「……元朗,你有沒有在聽啊?」女性友人懊惱地問。時尚書屋
「有,我在聽。」
他淡淡安撫,但同時也撂下話。「不過你今天只有二十分鐘。」
「我知道,總經理的鐘點是很寶貴的。」
她半嘲諷。「沒關係,只要你肯聽我說,二十分鐘就夠了。」
「你說吧。」
魏元朗在沙發上落坐,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靜心聽,偶爾給些建議,雖然明知這些建議她永遠不會真正聽進去。時尚書屋
或許在受傷的當下,女人會恨恨地武裝起自己,但只要愛情一來敲門,她們又會昏傻了,急著棄械投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所以魏元朗已經放棄拯救這些總是一錯再錯的女性友人,理性是說服不了她們的,她們需要感性的支持。時尚書屋
這麼說來,好像跟那天向晚虹說的有些相似?時尚書屋
當好姊妹來抱怨男友時,她們並不是真的想一腳踢開那男人,只是需要有人聽自己訴苦。時尚書屋
也就是說,他現在的功能等於女人的姊妹淘?魏元朗幽默地對自己微笑。時尚書屋
「……唉,元朗,你說的沒錯,我真是傻!」女性友人難得理性地自責。「我不該愛上那種男人的。」
「是啊。」
這點他絶對同意。時尚書屋
「都是你啦!誰教你當初不肯答應人家的追求?」她忽然對他發嬌嗔。「你是在ㄍ一ㄥ什麼啊?到現在也不交個女朋友,這麼怕談戀愛喔?」
如果對象是她,他的確怕。「怎樣?心情好多了嗎?」意思是,他可以掛電話了嗎?時尚書屋
「好啦!饒了你。」
一股腦兒地發泄過後,她甘願多了。「拜拜!」
他擱下手機,才剛進廚房取出烤好的披薩,門鈴又叮咚作響。時尚書屋
今晚是怎麼了?就不能讓他好好清靜片刻嗎?時尚書屋
魏元朗無奈地嘆息,前去應門,大門拉開,映入眼底的俏麗倩影令他驀地心神一震,完全不敢置信——
「向晚虹!怎麼又是你?」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站在門口的向晚虹同樣震驚不已。她是跟姊姊確認過後,才發現自己一直將明信片寄錯地方,循記憶中的地址來找,沒料到屋主竟然就是魏元朗。時尚書屋
「原來你住在這兒?好巧!」她覺得不可思議。時尚書屋
魏元朗卻以為她裝無辜,氣惱地揪攏眉葦。「你跟蹤我回來?」
「我哪有!」她喊冤。「你剛剛不是親自把我拎回家嗎?」
「那你怎會知道我住這兒?你該不是調閲公司人事資料吧?」難道她已經發現他就是「翔飛」的總經理了?他神色不定。時尚書屋
向晚虹觀察他不善的表情,約略猜到他的心思,嘲弄地聳聳肩。「我一個小小行政秘書,哪有權限『調閲』高階主管的人事資料啊?你用『偷看』這個詞會不會比較好一點?」古靈精怪的大眼睛朝他眨呀眨的。時尚書屋
他臉色一變。「你真的偷看?」
控訴般的語氣惹惱了她,忍不住反駁:「我沒那麼卑鄙好嗎?」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他質問。時尚書屋
「你說呢?」她偏不解釋,跟他杠上了。時尚書屋
他陰鬱地注視她。「向晚虹,我沒心情跟你玩,我警告你,不許再有這種行為了,否則我可以控告你騷擾。」
「你說什麼行為?我不懂。」
她裝傻。時尚書屋
他凜息,下頷緊繃,眼神陰晴不定,半晌,才深沉揚嗓。「你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什麼?!」她愣住。時尚書屋
「你喜歡我,所以才會這樣糾纏我,對吧?」這是最合理的推測,他只是一直不願點破傷害她,但她今日直接找上門來的舉動,實在太越界了。時尚書屋
「你——」向晚虹瞠目結舌,好想將他這番侮辱人的問話原封不動地擲回他傲慢的嘴裡,但她忍住了,刻意揚起下頷,比他還囂張。「如果是,又怎樣呢?」
魏元朗眯起眼。「我不可能喜歡你。」
「喔?」秀眉一挑。看得出來他正試著冷靜下來,紆尊降貴地以年長者的口氣勸告她。時尚書屋
「你聽著,我們兩個根本不合,你太年輕,太率性,而我又——」他驀地頓住,目光更黯淡。時尚書屋
「你怎樣?太老?太古板?」她理解到他想說什麼,胸口怒焰乍熄,好玩地彎唇。他不驕傲,也不高高在上,他只是……太認真了,跟她很不一樣。「魏元朗,你真有趣。」
他抿唇。「你果然知道我是誰了。」
「從你那天要我叫你小魏,我就知道了。」
她坦承。「其實,我最近會這樣閙你,有一半原因也是因為你不肯坦白跟我表明真實身分。」
另一半原因卻很複雜,連她自己也弄不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