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叛逆靚妹 第 1 頁


天打扮得水水的招蜂引蝶,只知吃喝玩樂的娘,和老媽真是如出一轍,若非作者的年齡和她差了一大截,她几乎要以為那位作者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姐。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是很正常的,不曉得為何每次提到遺傳,老媽都要撇清關係,疾言厲色的責
作者:香菱 / 頁數:(1 / 37)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第1章

今天慄約農特地起個大早,並非因為學校舉行畢業典禮,想提前趕到學校,而是想給自己較充分的時間,想想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她從來就不是個好學生,從小六開始就一直是校方頭疼的人物,功課差不打緊,打架閙事、犯校規更是她拿手的絶活。
曾經有過一個月被記一次大過、兩次小過的紀錄,搞得全家跟着她鷄飛狗跳,老師見到她就橫眉豎目,老爸長吁短嘆,老媽則下了最後通牒,警告她再不收斂就不准她把柏原崇的海報貼在房間裡。
想到這裡,她便忍不住要皺眉,簡直莫名其妙,她成績不好是她的問題,把人家世紀末美男子扯進來幹麼?
其實她倒是覺得,她的壞全來自老媽的遺傳。
有一回她在報上看到一則小說,叫「多桑與紅玫瑰」,裡頭描述的那個不負責任、不關愛女兒與老公,成天打扮得水水的招蜂引蝶,只知吃喝玩樂的娘,和老媽真是如出一轍,若非作者的年齡和她差了一大截,她几乎要以為那位作者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姐。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是很正常的,不曉得為何每次提到遺傳,老媽都要撇清關係,疾言厲色的責備她。
算了,不想這件事,再想她心情就鬱卒得快炸掉。
像她成績這麼「輝煌」的人,名落孫山是意料中的事,所以她也不打算再繼續升學,可是一個十七歲的國中生可以做什麼?慄約農打開她剛剛拿進房裡的報紙,打開密密麻麻的就業分類廣告欄。
女工、秘書、出納、會計、打字小姐、洗碗歐巴桑、酒廊公主、小妹……看來她還挺搶手的,若離家出走,她應該也不至于會餓死,但以上琳瑯滿目的工作全不合她的志趣,她最最想做的是畫家。
「奇怪?怎麼沒有人在征畫畫的,例如畫海報、看板,或者是……哈,有了,美工!美乃美術,工為工作,美術工作者?這玩意應該和當畫家相去不遠。」

才慶幸自己找到工作的慄約農,一看下列的文字即皺起眉頭,高中職畢業,兩年以上經驗,能獨立作業?
「哼!什麼東西,每家公司都不要初學者,誰有機會得到那要命的兩年經驗?」好個悲哀的慘綠少年……
不、不,先別灰心失意,?桐是個小地方,難免有心胸狹窄、見識不足的老闆,等一到台北,相信必定能遇到懂得欣賞她的伯樂,就好像鐘老師一樣。
鐘老師是她九年國民教育中碰到唯一疼她、愛她、視她為天才的老師,雖然他不像魯冰花裡的男主角那麼帥,但在她眼裡依然十分英俊瀟灑。
她從來不羡慕白髮紅顏的愛情,但她卻忍不住暗戀這位比她年長近二十歲的男老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可惜很快的,她就得揮劍暫情絲,告別鐘老師到台北闖天下。若闖不出個名堂,她是決計不會回來,她可以想象老媽會用一張多麼鄙視的嘴臉,迎接她的衣褸辱鄉,那種臉她丟不起。
「約農,都七點十分還不起床,睡死啦?」慄母總是有辦法在她不留神時衝到她的房門口,吐出一把舌劍,再旋風式的消失在後門。
等慄約農穿好制服走進客廳時,餐桌上只剩慄父正慢條斯理的吃着早點,她那個乖巧柔順、品學兼優的妹妹慄路得已經出門。
「爸,回來啦?」
慄約農的爸爸是牧師,每天大清早必須先趕往教會,幫助早禱的教徒去憂解惑。
「唔。」
慄父埋頭在報紙裡,正專心盯着一條政論新聞看,「聯考準備得怎麼樣了?」
「還好。」
她最受不了老爸這種不入情況的關心。「爸,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什麼事放學回來再說吧。」

「我想到台北念美工。」
現在不說,等老媽在時,她就沒機會說了。
沉默了約有五秒鐘,慄父才緩緩把頭抬起來睇向她。憂心忡忡地問:「不想先跟媽媽商量一下?」
她們母女水火不容,在這個家已經不是秘密。有回慄約農和隔壁班的同學在戲院門口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被警察捉進派出所做筆錄,並要她通知家長來保她出去,慄約農死也不肯,因為那幾天慄父剛巧帶著教徒到國外朝聖,得三天以後才能回來。
「她不會答應的。」
慄約農咬一下嘴唇,「學校和學費我都打聽過了,爸,你有沒有十萬塊?」這筆錢還包括三個月的生活費。
「要十萬塊這麼多呀?」慄父的臉突然黯淡無光,「呃,這個我……」

「沒關係,我再問問看有沒有更便宜的學校。」
事實上她已經背着大夥偷偷報名了。她老爸是個大好人,這種表情代表他真的有困難。

燠熱的天候裡,在擁擠的禮堂枯坐兩三個小時,聽那些所謂成就不凡的人士屁話連篇,真不是普通的難受。
「慄約農。」
張秀雅神秘兮兮的塞一封信到坐在她旁邊的慄約農手裡。「狗子他們說要給你的,希望你『睹物思人』。」
話一說完,馬上抿着嘴,笑得一臉曖昧。時尚書屋
有毛病。慄約農白她一眼,伸手接過,信裡硬硬的,莫非狗子他們也玩起互送大頭照的遊戲,並在相片後頭寫些肉麻兮兮的話?
慄約農是後段班同學眼中的女神,原因不止是她集眾人之大成的壞,更重要的一點是她灑脫不造作的帥勁。
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的她,和一般人的美女標準比較起來,皮膚雖稍嫌黝黑,但反而顯得英氣逼人、神采飛揚。
原就不算多的頭髮削得又短又薄,兩顆骨碌碌的眼珠子亮澄澄的,配上弧度優美的唇瓣,經常讓新生誤以為她是長得過度俊美的學長。
想追她的男同學當然不少,但真正敢付出行動的人就如鳳毛麟角,因像她這樣一個惡名昭彰的女子,誰跟她扯上關係,誰就會被冠上壞學生的標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