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叛逆靚妹 第 11 頁


笑容,向甫進門的楚濂伸出右手。 楚濂特地換上一套帥氣直足的牛仔衣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許多。 慄約農見狀便愣住,他是如何得知她在這兒的?難道台北人個個都是消息靈通人士? 楚濂先遞給她一瓶可樂,才和警察辦
作者:香菱 / 頁數:(11 / 37)

「不是告訴過你們了,我父母住在鄉下半山腰,離這裡很遠,根本沒電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她寧可在這兒餓死,也絶不會回去求救。
「現在通訊業非常發達,就算你家住蘭嶼也沒問題。你老實說,是不是蹺家,怕被逮回去?」
「才不是!」小海說得沒錯,一謊天下無難事,說實話只會害人害己,她真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我肚子餓了,給我便當吃,否則我就告你們虐待小孩。」

「好,別叫了,我去買個排骨飯給你吃,不許再胡說八道。」

「那還不快去。」
她大小姐兩手作枕,歪在沙發上閉目養神,靜候佳音。
瞧她這德行,胖警察忍不住頻頻搖頭。
在慄約農輝煌的十七年生命中,有一大半是生活在旁人既鄙夷又偽善的同情眼光下,反正真心待她好的人沒幾個,她也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有人來保你了。」
胖警察堆出難得的笑容,向甫進門的楚濂伸出右手。
楚濂特地換上一套帥氣直足的牛仔衣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許多。
慄約農見狀便愣住,他是如何得知她在這兒的?難道台北人個個都是消息靈通人士?
楚濂先遞給她一瓶可樂,才和警察辦理交保手續。
胖警察雖訝異於前來保釋這不良少女的人竟長得儀表不凡,既像大老闆,又像大明星,於是沒多做刁難就讓他們離去。
「呵!」自由的空氣果然新鮮多了。慄約農站在馬路口,做了一個誇張的深呼吸。
楚濂定定地望着她,臉上毫無譴責的意味,反倒一徑掛着縱容的笑顏。
「上車吧。」
他指着一旁黑色的重型機車。「我帶你去吃飯。」

「又要去大飯店?」她興趣缺所的撇撇嘴,「謝啦,我是俗人一個,過不來那種上流社會的生活,我自個兒去吃魯肉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說著逕自走往右手邊的麵攤,老闆表示魯肉飯賣完了,於是她要了一碗炸醬麵加滷蛋,故意要氣走楚濂似的,蹲在馬路邊就呼嚕呼嚕吃起來。
他抿嘴露出一抹淺笑,然後很泰然地叫了一碗乾面,跟着她蹲下來。
「你犯不着這樣委屈自己的。」
類似此等超沒氣質的行為,她可是干多了,並非蓄意擺出來嚇人。
「能和你一起吃麵是挺幸福的事,怎會是委屈呢?」楚濂見她還有半碗麵沒吃完,遂接過手兩三口吃得碗底朝天。
「謝謝你紆尊降貴。」
慄約農其實滿感動的,但嘴上死也不肯說,希望他們到此為止,再這樣下去只會徒增煩惱。「咱們橋歸橋,路歸路吧。」

「我救你脫困,你不准備好好謝我?」楚濂勾住她的手肘,將她拉回咫尺處。
「叫一個赤貧的人拿什麼去感謝天皇呢?」匆忙被捉到警局做筆錄,口袋裏只有一百元,付給麵攤老闆之後剩下的二十塊,就是她今天全部的財產。
「在你眼裡我是天皇?」他被她不當的比喻逗得咧嘴大笑。「很好,現在天皇正缺少一個妃子,你準備以身相許吧。」
他露出潔白的牙齒,俯視她的神態是氣人的睥睨。
她搖頭兼嘆氣,不知該用多決裂的話才能把他嚇跑。
「你的最佳女主角呢?是她告訴你我被條子捉到這裡的吧?」慄約農故意扯開話題,如果她猜得沒錯,連小海的事也十成十是那貓女告的密。
楚濂一愕,像是不明白她指的是誰。
「先上車再談。」
他突地笑臉急斂,發動機車,擄她跨坐上來。「聯考只剩十幾天,你該收收心了。」

總是少根筋的慄約農,並未留意到他神色遽然陰鷙的改變,被動地拉住他兩側的衣擺。
「所以我才急着回去唸書呀……」
話都還沒說完,車子已如子彈般筆直射出,令她差點尖叫出聲。
「抱緊我,否則你會嘗到當飛人的滋味。」
楚濂騎車宛若電擎,急轉急煞,一點也不像他斯文倜儻的外表。
就在他們轉過前面的十字路口時,慄約農注意到小海和他那部臓車竟大搖大擺的出現在警察局附近,他想自投羅網嗎?
「停車,先停一下車好嗎?」
楚濂根本不理會她的要求,反而更加速駛離。
這傢伙想必早她一步就瞟見小海到來,才會變得這麼陰陽怪氣。
抱著他的腰才發覺這位大企業家竟有着非常強壯且結實的腹肌,整個背部寬闊如海,趴在上頭想必很舒服……慄約農突地回神,她不得不暗暗警告自己,千萬別被他的「美色」給迷惑。
機車沿著淡金公路,轉進一處僻靜幽致的住宅區。在寬敞巷徑上,濃郁的白樺樹陰夾道上,都市的塵囂一下子被洗滌得乾乾淨淨,予人艷夏中難得的寫意清涼感。
「你要帶我去哪裡?」台北的道路她雖然陌生,卻也認出這兒離她租來的地方愈來愈遠。
「到一個適合你專心K書的地方。」
楚濂本來不打算這麼快就把她囚到他的地盤來,但從警察局出來以後,他就改變初衷。
「可是我還沒跟黃姐說一聲。」
就這樣走了,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放心,她會體諒的。」
就在兩人爭執不下時,蜿蜒綿長的路已將車子引到一棟溪流環抱、枝椏覆天的香楓圍拱的歐式別墅庭院前。
慄約農瞪圓了眼,張大嘴巴跨下機車,一方面驚嘆他的超級身價,一方面告戒自己萬萬不可利慾薰心,馬馬虎虎看在錢的份上就把終身的幸福斷送掉。
「別淨在那兒發獃,山上蚊子多。」
楚濂停好機車,拉著她催促道。
「我不要住這裡,我要回家。」
她很瞭解自己是個多麼意志不堅,又受不了誘惑的人,光是他這副尊容已經足夠讓她在不久的將來為之肝腦塗地,何況還有每個女孩所夢寐以求的榮華富貴。
「我要你住下,你就得住下。」
楚濂的口氣變得相當強硬,是一種老闆當太久,慣用的霸道語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