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叛逆靚妹 第 4 頁


一提起她便是連聲讚好,且公認她是才貌雙全的最佳媳婦人選。 方可欣不僅城府極深,她的交際手腕更是一流,和她柔弱的外表一點也不相稱。 「你還沒走?」楚濂不着痕跡地轉身,擺脫她有意無意的依偎,走到成排的書架邊,從裡頭抽
作者:香菱 / 頁數:(4 / 37)

只是楚濂行事一向低調,任何人只要問及關於他倆的感情問題,他一律予以迴避或否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然而年屆而立的他,多年來並沒有傳出要好的女友,甚至連逢場作戲都不曾,因此大家還是把焦點轉向方可欣,而她也對這樣的傳聞樂在其中。
她是非常有計劃的接近楚濂,他們第1次見面是在楚濂甫從美國返回台灣,所舉辦的第1場創業投資說明會上,當會議圓滿結束時,假扮接待小姐的她,不小心將整杯咖啡倒在他的西裝上,在所有的人尚處在錯愕中時,她已快手快腳地幫忙他把西裝脫下來,並拿着面紙利落地為他擦拭,口中連聲的抱歉和自責,令旁人不忍再多說什麼。
三個月之後的一次家族聚會,楚夫人——白秀俐破例邀請幾位世伯及其子女出席,才是他們的第2次碰面,她將所有的關係打理得極好,人人一提起她便是連聲讚好,且公認她是才貌雙全的最佳媳婦人選。
方可欣不僅城府極深,她的交際手腕更是一流,和她柔弱的外表一點也不相稱。
「你還沒走?」楚濂不着痕跡地轉身,擺脫她有意無意的依偎,走到成排的書架邊,從裡頭抽出一本財經書刊隨意翻閲。
「伯母硬要留我吃晚飯,她說今天楚若也會回來,我們一家人正好聚聚。」
她興緻勃勃地綻開如花一般的笑顏,跟着移近書架,將懷中的波斯貓湊向他。
楚濂對於她口中的「一家人」這字眼不太能苟同,他們什麼時候變成一家人了?
「很不巧,我今晚剛好有事,得提前趕回台北。」
他偏着頭,壓根沒看到她努力擠出的討好笑容在瞬間蒙上一層冰霜。
「什麼事?我怎麼不知道?」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每一件都得經過她決定,連他喝什麼茶配什麼點心都不例外。若在古代,她的身份則是貼身丫環。
「私事。」
楚濂心不在焉地把書放回書架,仍然沒拿眼看她。
「什麼私事?」她名貴洋裝包裹下傲然挺立的胸口,忿忿突脹了下。
「你連我的私事都要過問?」他的眉宇鎖得更緊,臉色愀然地轉向窗外,順勢將一個置於桌面上的手提包挾至腋下。
「我,」猛抽口氣,方可欣將不悅勉強抑回肚子裡,「只是關心也不行嗎?」
「謝謝你的關心。」
他盪開了無笑意的唇,「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吧,是個女人,我今晚所有的心思都在那個女人身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
她臉上的表情跟被閃電擊到相差不多,「你交了女朋友?」
「值得震驚成這樣嗎?」他的唇有了些許笑意,「以我的年紀,有女朋友是再尋常不過的事。祝我好運,如果你也想喝喜酒的話。」

「不!」直到他走出房門,方可欣才傾全力喊出聲。「你不可以,你……」

第2章

沿著高速公路往北,臨近交流道終點,出現一張高懸的巨幅廣告看板——
凌駕歐洲人文,建築工藝之美;國內第1豪宅,名師鍛造,享譽全球。
看板左下方就是楚濂祖母的照片,她微露貝齒,平視着底下車燈交晃的蕓蕓眾生。每一個坐在車子裡的人,都被迫與她四目對望,那是一張努力揚起微笑,但眼中精光四射的幹練面孔。
慄約農第1次坐車行經此處,對這張放大的臉產生異樣的感覺——這人包准是個超難伺候的惡婆婆,要是她妹妹當真不幸嫁進楚家,準會像仙侶奇緣裡的灰姑娘一樣被欺負。
巴士很快的駛離那幅可怕的看板,沒讓她為慄路得哀悼下去。

台北

想象中的首善之區,原來長得不怎麼迷人,車水馬龍、吵雜不堪,她一下子變成「尹索寓言」裡的鄉下老鼠,站在馬路中央,望着川流不息的車潮和紅綠燈舉步維艱。
像她這種混得很凶卻沒見過多少世面的老土,這世上大概所剩無幾。
力禾工商位於永和,所以她現在必須轉搭公車。可到哪兒搭呢?鐘老師說路長在嘴上,先找個路人甲問問看。
「呃,請問……」
她的眼睛突然從路人甲的左側穿過重重人潮,望見甫由台北車站大廳走出來的楚濂。倒霉,怎麼走到哪兒都會碰見這「摸壁鬼」
抓着右肩上背着的簡單行囊,快步衝到公車站牌下。哇,這麼多站牌,哪一個才是往永和的?密密麻麻的站名,看得她眼花撩亂。
慄約農看看手錶,差九分十點,這倉皇又忙亂的一天快過完了,她卻連落腳的地方都還沒找到……對了,先打電話給在彈子房打工的小海,也許可以先到他那兒窩一晚。
才想著,她便馬上打電話。
「要不要我送你去永和?」
慄約農剛掛上話筒,耳邊突然傳來低沉的嗓音。
「聽你妹妹說,你預備報考力禾工商。」

她倏地回眸,只這麼短距離的一瞥,便發現他的身材是如此驚人的魁偉。
可惡的慄路得,居然把她的壯志隨便散佈。慄約農挑起一邊濃密秀眉,秋瞳幞地瞥過去。唔,這男人長得果然很「精彩」,統括一個帥字,但卻帥得很獃,完全缺乏電影中男主角那種狂霸的傲氣,又不像小說中黑社會大哥那樣有張狡黠壞壞的臉孔。
她很快地打一個不及格的分數,暗嘲慄路得眼光有夠差。
「不用了,有朋友會來載我。」
他們分屬兩個不同的世界,還是保持距離,免生瓜葛。
「這樣啊,那麼再見。」
楚濂也不多客套,語畢即往回走,但走沒幾步又踅回來,遞給她一張名片,「如果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可以打電話給我。」

慄約農看得一獃,「喔。」

楚濂牽起一邊唇角,露出成熟男子特有的內斂笑容。
不容置疑地,他笑起來的樣子真是帥獃了,難怪會有那麼多芳心傾慕於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