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叛逆靚妹 第 5 頁


聯絡。 「不是啦……是那個……」小海咧着尷尬的嘴,吞吞吐吐地,「不方便啦,我現在有……有個女人。」 「真的?沒出息!才來台北多久,就迷上都是市狐狸精,意志不堅的傢伙!」 「騙你的啦,哈哈哈,吃醋了?」
作者:香菱 / 頁數:(5 / 37)

「呃……謝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回過神的她見他轉入地下道,遂順手將那張名片丟進一旁的垃圾桶。
小海很講義氣,不到幾分鐘,已經開着他那輛冷氣壞掉的HONDA「烤箱」來接慄約農。
「剛到?」小海嚼了過多的檳榔,嘴唇和牙齒呈現吸血鬼一樣的慘紅,吐出來的氣渾濁得叫人險些要窒息,可惜了他那張開麥拉費斯。「台北很熱閙哦?明天我帶你到處去開開眼界,今晚你就先到我姑媽家住。」

「你那裡沒得住?」小海長她四歲,是她的老鄰居也是江湖前輩,從國一開始舉凡蹺家、逃學、哈煙管都是跟他學的,他們之間可說是「亦師亦友」,有極深的情誼,雖然一年多不見,但電話倒常聯絡。
「不是啦……是那個……」
小海咧着尷尬的嘴,吞吞吐吐地,「不方便啦,我現在有……有個女人。」

「真的?沒出息!才來台北多久,就迷上都是市狐狸精,意志不堅的傢伙!」
「騙你的啦,哈哈哈,吃醋了?」
「吃你個頭,神經病!」慄約農氣呼呼的把頭轉向窗外,一部深褐色的積架慢速而過,燦亮的霓虹燈照上后座的人。
「楚濂。」
她下意識地喚一聲。
「你認識坐在車子裡的那個大老闆?」小海難以置信地張大骨碌碌的眼珠子。
「他才不是大老闆,是書獃子。」
她莫名的心口一沉,楚濂看見小海邋里邋遢的模樣,一定更加倍的鄙視她。算了,她何必在乎他的想法。
當車子停在紅燈前,他平靜的臉忽爾變得異常凌厲,像是在發怒。
「可見他老子很有錢。」
小海一提到錢眼睛就發亮。「喂,他也在看你耶,不過,臉色不太對勁。」

「管他的,就算他是陳水扁的兒子也不關我的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除非他將來真的娶老妹,否則他們之間將從此畫上休止符。「你姑媽住哪兒?」
「永和,離力禾工商不遠。」

車子已經轉過兩個十字路口,慄約農仍依稀感覺身後有雙焦灼的星芒朝她直射而來,令她整個人莫名的感到坐立不安。

車子來到長排舊式公寓最邊間停下,聽到車子偌大的引擎聲,原本趴在草堆中睡覺的野狗,忽地厲聲狂吠。
「我姑媽就住在上面二樓。」

爬上陰暗的樓梯時,慄約農猶豫的開口,「會不會太麻煩人家?或者我隨便找個旅館住?」
「不會的,我姑媽很好客,只要你不嫌棄她家裡有點亂就好。」

才按下門鈴,小海的姑媽人未到聲先到。
「你就是約農啊?」姑媽的嗓門之大和慄母有得拼,「小時候我見過你一次,沒這麼漂亮,哈哈哈!」大動作地把她拉進房裡,接着回頭向門外吼道:「你可以走了!」
「約農,我明天早上九點——」小海話還沒說完,姑媽已經「砰!」一聲地把鐵門關上。
慄約農站在客廳那堆得像山一樣高,正待完成的手工製品前,努力想找一張空出來的椅子歇歇腿都沒辦法。這房子豈是一個亂字足以形容。
「不好意思,剛進貨,比較亂。」
打發走小海,姑媽又恢復爽朗的模樣。「我帶你到房裡休息。」
說完便帶她到臥房。時尚書屋
慄約農一看到臥房的擺設,差點傻眼,這美其名為臥房的房間,竟是臨時清出來的雜貨間,上頭有廢音響、舊衣物、熱水瓶和……呃……鳳飛飛的海報。
「房間不小,就是東西太多了。」
姑媽拿來一套盥洗用品放在斑駁的書桌上,接着躊躇地站在門邊問:「聽說你混成了小太妹?」
這麼直截了當的質問,讓慄約農很下不了台。
「當然,這我是管不着啦,不過,我女兒今年才升高一,請你千萬不要帶壞她。」
語畢即回客廳去工作。
慄約農坐在床上,怔愣了好久。午夜了吧,身體的疲累已遠遠超過極限,卻了無睡意,只是借住一宿,她竟有種寄人籬下的困窘,這是她嚮往已久的台北?
背回尚未打包的行李往大門口走去。此處不留娘,自有留娘處,她不相信台北之大,竟沒有她的容身之地。
「你不住了?」姑媽從手工製品當中抬頭問。
慄約農沒有回答,她怕一開口就沒好話,到時候讓小海為難反而更糟。
離開公寓,搭計程車來到公館夜市,她才感到疲累,得儘快找一家旅館睡覺才行。
終於脫離家的束縛,她應該快樂得像隻自由自在的小鳥才對,沒想到被小海那痞子害得流落街頭,真是他媽的倒了八輩子霉!
沿著這條不知名的路向前直走,在一面貼滿紅單的牆上,看到幾個醒目的大字——
誠徵室友,限女性,未婚,學生尤佳,意洽:783706……
慄約農試着撥電話號碼,意外地竟接通了,對方還熱心的說要出來接她。
鐘老師說得沒錯,天無絶人之路。
來接她的人自稱是黃麗華,要慄約農喊她黃姐。黃姐很瘦,比她矮半個頭,說話很快,像連珠炮,讓人插不上嘴。
慄約農的新住所是在一棟簇新的電梯大樓十樓。二十坪大,兩房兩廳兩套衛浴,每個月房租各攤三千元,免壓金。
由於環境不錯,她欣然租下。

翌日,慄約農睡到太陽曬屁股才懶洋洋的起床。黃姐已經去上班,桌上留有一份三明治、一杯鮮奶,和一張台北市區的地圖。黃姐把能到力禾工商的路名、該搭幾號公車,統統用紅色簽字筆圈出來。
能遇上這麼熱心的人是她的福氣。
吃完早點,換上乾淨的襯衫和牛仔褲,從十一萬當中取出一些錢放進背包,其餘的慄約農本想存入銀行,但是擔心老媽已經報警捉人,那她就變成通緝犯,假使被銀行人員識破,那她這一趟不就白來了?還是先塞到床墊下面,等過一陣子風聲沒那麼緊時,再另作打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