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10 頁


,這家追逐流行的精品店早換上了當季的冬裝,每一件的價格都貴得令人咋舌。關少衡從來不曾在工作上用心,但對股票、期貨等金融商品的投資卻付出了不少心血。不肯向家裡拿錢的他,總得另闢財源來支付生活上的開銷。 遲敏沉吟的打量每
作者:程淺 / 頁數:(10 / 0)

「好……好啊!」遲敏覺得自己很壞,明明心裡有一大堆疑團,偏要先答應了再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你不是常說我的穿著很糟嗎?」她羞愧地低下頭。
嘿,一出手就忽略了她是個心細如髮的女子。不過,他也不是省油的燈,只愣了幾秒就爽朗地笑了起來。「所以才找你啊!我妹的品味和你差不多。」
這麼說真是侮辱了少妍,但她們兩個搞上同一個男人倒是不爭的事實。時尚書屋
遲敏得了個合理的交代,雖說是被奚落了一番,但她仍欣然地跟在關少衡身後離去。副總真是個好哥哥,儘管不欣賞妹妹的穿著,他還是會挑妹妹喜歡的衣服送,不像君頡,老愛挑她毛病。副總一定很疼他妹妹。
關少衡帶遲敏到東區的一家精品店,一進門就優閒地往沙發椅坐下,把挑衣服這件事交給她全權作主。
百貨公司還在進行換季大拍賣的當口兒,這家追逐流行的精品店早換上了當季的冬裝,每一件的價格都貴得令人咋舌。關少衡從來不曾在工作上用心,但對股票、期貨等金融商品的投資卻付出了不少心血。不肯向家裡拿錢的他,總得另闢財源來支付生活上的開銷。
遲敏沉吟的打量每一件架上的外套,不時跑到關少衡身邊問些問題。
「副總,你妹妹比我高嗎?」她穿了高跟鞋也只到副總的耳垂,他妹妹說不定也很高。
「嗯,她是標準的模特兒身材,應該有一百七吧。」
關少衡看遲敏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的蠢樣子,暗暗覺得好笑。笨女人,一步步掉入陷阱還不自知!
最後,遲敏挑了件褐色的及膝駝毛大衣,不敢肯定關少衡會不會嫌她挑的衣服太醜。
關少衡接過衣服,給了她一個讚許的微笑,之後他把遲敏試穿過小一號的同款式大衣從架上取下,吩咐售貨小姐分開包裝,她看得一頭霧水。
「遲敏,這件送你,台北的冬天有時也挺冷的。」
關少衡調閲過遲敏的資料。她自幼生長在香港,十五歲到美國唸書,今年取得碩士學位後第1次踏上台灣這塊土地。
遲敏吃驚地抬起頭,他自然流露的關心感動得無以復加。「謝謝,我很怕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很好騙!關少衡漾開一抹在遲敏眼裡看來很溫柔的笑容,寵溺地揉了揉她的發。「喂,晚上請你吃飯。」

「那怎麼好意思?」遲敏不曉得副總怎麼突然對她那麼好,他熾熱的眼神和親密的碰觸都教她難以承受,一顆心不受控制地鼓動着慌亂的旋律。「……我請你好了。」
說到底,她就是很厚臉皮地想和關少衡吃頓飯。
「我食量很大喔!」他一副恐嚇小女生的口氣,忍耐着應付遲敏欲拒還迎的伎倆。
「我有帶信用卡。」
遲敏笑得好靦腆。副總這麼和和氣氣地逗她,讓她一瞬間有談戀愛的錯覺。她知道是自己異想天開,可是心中那股淡淡的幸福感受卻硬是排遣不掉。時尚書屋
因為遲敏對台北市還很陌生,所以出關少衡作主挑了家美式餐館。這家餐館熱帶風情的明亮裝演不搭調地流晃着清新的海水味道,讓過慣簡單生活的遲敏覺得新奇有趣,一進門就頻頻東張西望。
穿著藍白條紋制服的服務生很快送上開水和菜單。遲敏一翻開手上的菜單,又被感動了一次。傳聞副總是個花錢很大手筆的人,尤其是和女伴約會時,可是這家餐館的食物很平價,副總一定是很樂意讓她請頓飯又怕她破費。他的體貼溫暖了習慣獨來獨往的她,真不曉得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批評他無情無義。時尚書屋
用餐的時候,關少衡叫了瓶葡萄酒,不着痕跡地鼓吹遲敏多試幾杯。
「我以前認為酒都是苦的,所以從來不喝。沒想到葡萄酒甜甜的,比葡萄汁還好喝。」
加了冰塊的葡萄酒比美食還誘人,甜甜酸酸的味道讓遲敏一點也沒有喝酒的感覺。
是甜甜的沒錯,可是酒精濃度至少在百分之十五以上,這種酒才是最容易醉人的。關少衡對遲敏的無知不予置評,淡笑地飲着高腳杯裡的暗紅色液體。
吃完飯,關少衡向遲敏問了地址,很禮貌地要開車送她。一路上,遲敏好心情地搖下車窗,讓夜風撲過她被酒氣燻熱的臉頰。她決定將關少衡今晚待她的好收藏在心底,不管他是有心或無意,都在她心上烙下印子了。
遲敏不認得路,關少衡很確定這一點。
「遲敏,有個朋友剛回國,送了包咖啡豆給我,你要不要嘗嘗看?」他胸有成竹地把車開往自己的屋子,迂迴地拐騙毫無戒心的遲敏。
「呃,好啊!」遲敏回眸一笑,難得的開朗燃燒了她原本蒼白的容顏。
關少衡有點意外,她還滿清醒的痳!說不定她酒量過人,還故意騙說不會喝酒。遲敏在他心中已無誠信可言。
不過,沒醉更好,他要讓她輸得沒有台階可下。
車子轉過一個紅綠燈,關少衡很自然地指向前頭的一棟高樓。「我就住那裡,要不要上去坐坐?」
遲敏不放心地看了手錶一眼,「會不會太晚了?」
「你有門禁啊?」關少衡放慢了車速,話裡一絲強人所難的成分都沒有,像是對多年好友的平常邀約。
「沒有,我怕打擾到你。」

「怎麼會?你知道嗎?咖啡豆愈新鮮,煮出來的咖啡愈好喝。而且那是我最喜歡的牌子。」

關少衡大方地想和她分享好東西的語氣,消弭了她對時間的顧慮。「那……我坐一會兒就好。」

計謀得逞的關少衡順利帶遲敏進到他位於大廈頂樓的屋子。這個地方他已買了很久,直到少妍決定出國後,他才搬了進來。少了少妍,他名義上的「家」已經沒有讓他留戀的東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