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13 頁


衡似乎為了印證自己的話,迅速按住她忙碌的小手,一轉身就脫下她的睡衣。 出乎意料地,他不覺得和遲敏親熱的感覺比和他那些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友差。遲敏有一種難以形容的飄忽氣質,蠱惑他一次又一次地與她歡愛。她雖然不太懂得迎合,
作者:程淺 / 頁數:(13 / 0)

拗不過項君頡的苦苦哀求,她只有勉為其難地答應。短短一個月,她就狠狠賺了一筆,讓他得償夙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後來,項澤明發現了項君頡的「造反」,連帶也把遲敏訓了一頓。他才說了她幾句,瞧見她無助地垂下頭,也跟着手足無措起來,項君頡才僥倖逃過一劫。
「在想什麼?」關少衡洗完澡出來,扔了條毛巾到遲敏身上,隨性地往床沿一坐。
「沒什麼。」
遲敏拋開腦中的思緒,跪在床上幫他擦濕髮。「少衡,你都不穿衣服,不冷嗎?」
關少衡在家時,通常都只穿件短褲,從不穿拖鞋。天氣漸漸涼了,他還是這麼穿,大概是他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吧!不可否認的,他的線條的確堪稱完美,古銅色的肌膚永遠泛着一層光澤。
他低聲笑了起來。「穿了不是一樣要脫嗎?」
遲敏尷尬得不知如何接話。關少衡似乎為了印證自己的話,迅速按住她忙碌的小手,一轉身就脫下她的睡衣。
出乎意料地,他不覺得和遲敏親熱的感覺比和他那些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友差。遲敏有一種難以形容的飄忽氣質,蠱惑他一次又一次地與她歡愛。她雖然不太懂得迎合,但至少很專心,不會在他慾火高張時問些愛不愛之類的問題,做完後也很安靜,乖乖地翻過身去睡,完全不需人哄。
如果她長得漂亮些、身材再好些,絶對是塊當情婦的上佳料子。
關少衡睡不着,索性拉起同樣汗水淋漓的遲敏,讓她靠坐在懷裡。
「阿敏,你有什麼夢想嗎?」他只是隨口問問,可沒閒情逸致當她的阿拉丁神燈。
「我?小時候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學鋼琴……」
遲敏將十指攤在膝上,輕柔的嗓音透着無限的遺憾。
關少衡抓起她的手指搓揉着,這才發現她有雙纖細修長的手。
「那為什麼不學?」突然,他想到項君頡很會彈鋼琴,不自覺地加重手上的力道。聽說他已經很久沒和他的紅粉知己們約會了,該不會是為了遲敏吧?
「我媽不讓我學。」

「家裡窮?」遲敏一向很樸素,可是她怎麼看都不像出身貧寒。再說,她在父母雙亡後,到美國念的都是學費驚人的貴族名校,不太可能學不起鋼琴。不過,他和她聊天一向懶得花心思,隨便搭幾句話也就算了。
「也不是啦,其實我媽就是鋼琴老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希望你專心唸書?」
要跟他說嗎?遲敏猶豫了一會兒,決定輕描淡寫地說個大概。
「她因為彈得一手好琴才吸引了我爸……」
遲敏想到媽媽坎坷的一生,不禁難過起來。
「結果婚姻不幸福?」
遲敏搖了搖頭。「都是我害的。我媽一生下我,我名義上的爸爸馬上知道我不是他親生女兒。他以為我媽想騙他的錢,立刻就提出離婚,這也正好稱了我媽的意。時尚書屋
當初我媽之所以懷着我嫁人,無非是想給我一個正正當當的身分,而那個男人在香港挺有名望的,離婚後也不敢不認我,所以我就跟着他姓遲。我媽一直忘不了我爸,有時候很疼我,有時候又會罵我比較像爸爸。我常在想,如果沒有我的話,或許我媽能有機會認識別的男人,會過得很幸福……」

「她怎麼不叫你爸爸負責?」遲敏的故事倒還挺有趣的,就不知可信度有幾分。
「我爸有家室了。」

「那又怎樣?叫他離婚啊。」
難怪!上樑不正下樑歪,有那樣的母親才會教出遲敏這樣的女兒。
遲敏轉頭對他投以感激的微笑。少衡的偏袒讓她覺得好窩心,她原本還怕他會非議媽媽的作為呢!
「我……我爸爸的太太是我媽的親姊姊。」
這樣的故事聽起來荒謬,她說著卻感到很心痛。阿姨早就發覺媽媽和爸爸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愫,姊妹間只維繫着表面上的和平。媽媽了心中對姊姊的一份愧疚,遠嫁香港後,一輩子沒回過台灣,兩姊妹更是到生死兩隔時都沒聯絡過。時尚書屋
老天,連姊姊的老公也搶,怪不得遲敏會以搶別人的男友為樂!
「那現在呢?有其它的夢想嗎?」
遲敏但笑不語。做人不能太貪心,現在的她幸福得像在夢境中。
「喂,你不會是想嫁給我吧?」關少衡將臉湊近她,驚呼地問着。
遲敏被說中了心思,着急地開口辯解,「每個人都可以有夢想的,不是嗎?我們現在這樣,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你不用為了成全我的夢想而娶我。」

廢話!誰會想娶你?關少衡看著她一臉認真,壓抑不住拐騙她的壞心眼。「男人都不喜歡太早結婚。等我三十歲,一定娶你。」

「你今年幾歲?」她稚氣地問。
「二十七。」
哼,他關少衡即使到了四十歲也不會想結婚。遊戲人間不是樂得輕鬆自在?
「那還要好久。」
她一算,直覺地脫口而出。
「你還不滿意啊,小姐?」關少衡誇張地嚷嚷,玩笑地掐住她的脖子搖晃。
遲敏嬌聲笑了起來。「才沒有呢!我……我只是很期待。」
她愈說愈小聲,覺得自己真是愈來愈不要臉了。
「那我們算是約定好了,到時候你可不准變心。」

「我不會的。」
她很鄭重地允諾,十分確定這輩子最愛的男人就是他。
我也不會,因味我從來沒有愛過你,將來也不可能愛上你。關少衡訕笑着在心裡回答,扳過遲敏的肩膀,索討着她該為他那一長串甜言蜜語付出的代價。
關少妍在美國念表演學校,簡直到了樂不思蜀的地步。她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終於在異鄉體驗到了「奮鬥」的滋味。每天早上準六點起床,跑步、念英文,下課後時常唸書唸到三更半夜,還不時對著鏡子訓練自己的肢體語言,搞到筋疲力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