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14 頁


有了屬於自己的演藝空間,JessicaGuan成了美國影視界東方美女的代名詞。 ※※※ 「少衡,你看,少妍擊敗兩岸三地其它專程到好萊塢試鏡的女星,要在福斯的年度大片中擔綱演出口也!」遲敏興奮地拿着晚報的頭版給關少
作者:程淺 / 頁數:(14 / 0)

以前在台灣整日無所事事,她又不愛和那些家世相當的名媛淑女打交道,日子說有多無聊就有多無聊。現在衣服要自己洗,屋子要自己整理,天天都賺時間不夠用。當她累到幾近崩潰時,總會小心翼翼地卸下左手的手錶,獃望着那一道結痂的疤痕。不曉得當初怎麼會有勇氣划下那一刀,血淋淋的那一幕不時提醒着她:無論如何,絶不能空手而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朝一日,她非要驕傲地在項君頡面前展示自己的成績!
念了一年書後,她開始積極參加試鏡。從電視廣告中一閃而逝的東方臉孔,到電視影集中只有兩、三句對白的花瓶女,憑着出色的外型和敬業的精神,她漸漸有了屬於自己的演藝空間,JessicaGuan成了美國影視界東方美女的代名詞。

※※※

「少衡,你看,少妍擊敗兩岸三地其它專程到好萊塢試鏡的女星,要在福斯的年度大片中擔綱演出口也!」遲敏興奮地拿着晚報的頭版給關少衡看。今天台灣每一家晚報的娛樂版都刊登福斯發出的新聞稿,喧騰已久的選角風波終告塵埃落定。定裝照上的關少妍悄立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上,穿著一件褐色的駝毛大衣,肩上披了一條七彩綉綫織成的大披肩。她迴首望向冉冉沉落地平綫的夕陽,風沙吹亂了她的發、迷蒙了她的眼,可是她嘴角的盈盈笑意成了照片中最搶眼的一景。時尚書屋
關少衡怔怔地看著遲敏遞過來的報紙。
一年多了,少妍像是斷了綫的風箏,他竟然只能和數百萬與她素不相識的讀者一般,遠隔重洋地在報上瞻仰她的風釆,很難想象他們曾是一對無話不談的兄妹。少妍依舊嬌美如昔,他卻覺得她笑得蒼涼。
「她好漂亮!」遲敏誠心地讚美着。她認得少妍身上那件大衣是她挑的,她和少衡也是因那件衣服而結緣,一瞬間,她不禁對那個未曾謀面的女孩多了份親切感。
關少衡頗含深意地望了遲敏一眼,這才驚覺兩人已同居一年了。
「你知道她為什麼會出國發展嗎?」
遲敏搖了搖頭,很訝異少衡看起來並不開心。
「她被論及婚嫁的男友拋棄,傷心得割腕自殺。後來沒死成,她乾脆將自己放逐到異鄉。」
儘管已過了好一段時日,他還是忘不了她當初字字血淚的控訴。
「她好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遲敏想不到她風光的外表下,居然有一段這麼心酸的往事,不免有點恍惚。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女人想不開呢?在她看來,愛上一個人的那一刻,就已經是永恆了。珍惜着那一刻的感覺,即使有再多的苦難折磨,回憶中畢竟還剩片刻的甜美,不是嗎?
「你沒嘗過那種椎心刺骨的傷痛,當然可以說得輕輕鬆松。」
關少衡冷酷地嘲諷着。
遲敏獃住了。她絶對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我是說少妍的條件那麼好,何必執着于一個負心的男人?」她吃力地解釋着。
「那麼你是因為條件差,才一直跟在我身邊囉?!」此刻的他根本聽不進她的話。
「不是的。我……我覺得少妍那麼漂亮又有氣質,她會找到更好的男人。」
遲敏不曉得自己的恭維聽在關少衡耳裡分外刺耳。
「她條件好,就活該受這些罪嗎?」他將手上的報紙摔到地上,憤恨難平地吼着。
遲敏從沒被他這樣凶過,力不從心地想澄清自己的立場。「那……下次她交男朋友時,我們多幫她看看……」

聽到這兒,關少衡再也按捺不住滿腔的怒火。他一言不發地揪住她的頭髮,陰鷙地堵住她欲辯解的小嘴。
哼,誰跟她是「我們」了?說得真好聽啊!多幫少妍看看?她看了覺得好,是不是又要搶了?貓哭耗子假慈悲!她虛偽得令人寒心。
「少衡……」
遲敏驚慌地喚他,不懂他在生什麼氣。
「你最好不要開口說話!」霸道的唇不給她申訴的機會,粗暴地輾過她的唇舌,沒有一絲柔情蜜意,只帶著毀滅性的火藥味。他動手撕開她的睡衣,一整排扣子迸裂開來,彈跳在大理石地板上。清脆的聲響很快地歸於沉寂,取而代之的是床板嘎然作響的撞擊聲。
他受夠了!
一年來,遲敏待他的好慢慢地煎熬着他的身心。他恨她那一張聖女般的臉孔,恨她四季不變的溫柔,最最恨的是她自以為幸福的笑容!她以為她是誰?賣弄着聖潔的靈魂,就想收服他這墮入地獄的惡魔嗎?
他不只一次告訴自己,那是她該付的代價,他沒什麼好過意不去的。所以他從不將她放在心上,輕賤她為他做的一切,甚至背着她尋歡作樂。他對她若即若離、時好時壞,徹夜不歸也不會交代理由,但遲敏卻總是一副溫婉賢淑的模樣,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關少衡的唇在遲敏嬌嫩的肌膚上烙下一個又一個的吻痕,瘋狂得像隻失去控制的野獸,也只有如此,他才能拋去她溫順可人的影子。
火燙的灼熱在遲敏的四肢百骸延燒着,她很努力地想配合少衡,卻怎麼樣都跟不上他的速度。她緊咬着唇,不想發出痛楚的呻吟;到後來,她索性蒙上蒼白的臉蛋,免得讓少衡看見她苦苦掙扎的表情,那一定很醜!從小,她就訓練自己要堅強,絶不在人前掉一滴淚。媽媽一世的苦悶造成她沉重的壓力,她不希望自己也帶給別人同樣的折磨。
什麼不反抗?明知道他不會因她的靜默而心軟……細微的抽氣聲一下又一下地鞭笞着他的心,刺激他更加猛烈的佔有。翻湧的情潮一波一波地堆高,不願讓激情的呼喊泄漏了他的滿足,他托起她的身子,將狂野的吼叫封在她雪白的肩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