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15 頁


! 第2天,關少衡直睡到九點寸起床。昨天夜裡他一直睡不好,幾次醒來都瞧見遲敏冷得瑟縮成一團,卻依然睡在原來的位置上。該死的,她連潛意識都很倔強! 梳洗過後,他習慣性地往飯廳走,看到餐桌上的清粥小菜和一份摺疊得整整
作者:程淺 / 頁數:(15 / 0)

遲敏照例又是靜靜地背過身去睡,讓冷眼旁觀的關少衡看了很不爽,她干痳受了委屈都悶不吭聲?這樣的個性,走到哪兒都會被欺負。跟他在一起那麼久了,還是沒半點長進,絲毫沒感染到他的霸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兩個人共蓋的那條被子一聳一聳的,他才發現遲敏一直在顫抖。她的手緊抓着被子的邊緣,半張臉都埋在被窩裡,看來是真的被嚇壞了。
這個女人看似柔弱,骨子裡可倔得很。他八成把她弄痛了,可是她硬是不吭一聲,連滴眼淚也不肯掉。他悶悶地望着她散在被面上的發,搞不懂自己究竟在期待什麼,一口氣就是嚥不下去。
今晚有一道鋒面過境,氣溫至少會下降十度……他想起晚報頭版的另一則新聞,賭氣地背過身,連帶把被子扯了過去。
他要遲敏主動靠進他懷裡!
第2天,關少衡直睡到九點寸起床。昨天夜裡他一直睡不好,幾次醒來都瞧見遲敏冷得瑟縮成一團,卻依然睡在原來的位置上。該死的,她連潛意識都很倔強!
梳洗過後,他習慣性地往飯廳走,看到餐桌上的清粥小菜和一份摺疊得整整齊齊的報紙時,心上驟然泛起一股異樣的感受,這才想起他和遲敏昨晚吵了好大的一架。說吵架並不恰當,那根本是他在刁難她。
默然了好一會兒,他還是坐下來吃了。遲敏捨不得他挨餓,更不可能下毒害他──他就是有這個把握。
邊吃邊翻閲報紙時,他才發現裡頭夾了一張信箋──少衡:
心情好一點了嗎?將心比心,我想少妍一定不願見你為她擔心。
阿敏密密席麻的鉛字在他眼前全成了模糊一片。突然,他只想看看遲敏……
真趕到了公司,遠遠瞥見遲敏好好地在工作,他反而巴不得她從眼前消失,心裡更為自己剛起床時神智不清而興起的蠢念頭感到生氣。
過沒多久,遲敏捧了一堆公文到他的辦公室。他懶懶地翻着,連頭也不抬。
「少……少衡,我能不能搬出去住幾天?」她快生生地開口。今天喚他的名字,感覺變得很奇怪。那是他規定她在沒有外人的場合一定得這樣叫的,而所謂的「外人」,指的是兆頤以外的人。可是他昨晚對她說的每一句話都百般挑剔,她很怕又會莫名其妙地挨罵。時尚書屋
關少衡合上卷宗,緩緩地抬起頭瞪她,滿臉肅殺之氣。媽的,她實在很像一個受苦受難的小媳婦!
「怎麼?你怕了?」他弔兒郎當地挑舋着。
「不是。我……感冒了,好象還滿嚴重的,我怕傳染給你。」
昨晚少衡一翻身就把被子拉了過去,見他正在氣頭上,她也不敢要他分一半被子給她蓋。偏偏她又累得不想動,冷了一夜,今早起床就有些頭暈。時尚書屋
「不准!」注意到她沙啞的聲音,再記起她昨晚的任性,他愈發不高興,連想都沒想就否決了她的要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喔。」
遲敏順從地應了一聲,垂下一張沮喪的小臉。
「過來!」短暫的沉默中,他毫無預警地低喝了一聲,嚇得她愣在原地。
關少衡見了她的反應,冷冷地板起臉,伸長手臂拉她過來,便將她按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別……別這樣。」
在辦公室裡不可以這麼親昵,要是被人撞見了怎麼辦?遲敏晃着雙腿,着急地想站好,徒然惹得他心浮氣躁。
「你想在這裡做嗎?」他咬緊牙根,警告她最好適可而止,別再動個不停。
「不……不想。」
她屏住氣息,慌亂地搖了搖頭。
「那你還動!」他氣憤地大吼。該死,她小巧渾圓的臀部不停在他最敏感的部位上下搓揉着,昨晚的教訓還不夠嗎?
「我……我快掉下去了。」
遲敏難為情地解釋着。
原來她穿了件亮面的絲質洋裝!
關少衡沒好氣地將她往上抱,讓她緊靠他的胸膛,左手臂則圈住了她纖細的腰肢。他的處境根本比剛纔好不到哪裡去。
他不太順手地將她衣服的拉鏈拉下,只見她白皙的背上有許多青紫色的吻痕和指印,最怵目驚心的是她肩膀上一道凹凸不平的傷口──那是他咬的,他從來不知道自己那麼野蠻。
他拉開抽屜,翻出一盒消炎藥膏,細心地幫她塗抹。
「不痛啊?」隨着手上的動作,他漫不經心地問着,口氣十分凶惡。
「還好。」
她很清楚少衡不可能向她道歉,這已經是他很友善的表現了。
還好?等她說「有點」的話,大概就得送醫急救了。
「昨晚為什麼一聲不吭的?」
「你叫我不要開口。」
她的聲音細細柔柔的,沒有一點點的埋怨,純粹在陳述事實。
「那你不會掉幾滴眼淚充數嗎?」他對她的「老實」感到氣結。反正,說來說去都是他的錯。
「又不是很嚴重,我才不要當個愛哭鬼。」
她的口吻很像一個硬要逞強的小孩,讓關少衡剛毅的臉孔浮現一抹笑意。當然,遲敏是看不到的。
「我教你,以後你的男人欺負你的話,你多掉些眼淚,他鐵定心軟。」

「你不要我了?」遲敏失神地回過頭問他。少衡說這些話的口氣跟君頡好象,她隱隱覺得不對勁。
他遲疑了幾秒,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為她日後和其它男人的感情生活設想。
「不要你的時候,我會很明確地告訴你。」
他煩躁地回答。他的話否認了遲敏的猜測,卻影射着分手是遲早的事。單純的遲敏自然聽不出這層意思。時尚書屋
花了好一會工夫,他才將每個紅腫的地方都塗上一層藥膏。好人做到底,他將遲敏攔腰抱起,在空中轉了個方向,面對面地跨坐在他腿上。自知這種誘惑太強,他不等遲敏抗議,就將她改放在辦公桌上。
「不用了,這樣我會全身都是藥味。」
她涎着一張笑臉,和他打着商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