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18 頁


一心只想著她能活下去就好,隨便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事過境遷,他們早忘了那時擔心受怕的心情,一直懷疑自己是吃錯了什麼藥才會答應她走那條路,悔恨不已。關少妍也忘了對父母淒淒切切的承諾,敬業精神她的確是有,談個小戀愛更是她
作者:程淺 / 頁數:(18 / 0)

再來就是塑造她的個人魅力,暗示某位留學英國的沙漠王子對她情有獨鍾,猛獻慇勤……而她和來自台灣的年輕導演傅衍平更發展出一段若有似無的情愫。當記者問她是否會情定撒哈拉,她微笑着回了一句,「你說呢?」留給萬千讀者無限的想象空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於女兒驟然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關家夫婦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像他們這種豪門世家,並不將這種事看作是光耀門楣。女兒吃了那麼多苦不說,又和男人們牽扯不清,他們的心裡怎麼會好受?唐念汾一看到又是王子、又是導演,嚇得冷汗直冒。少妍不會留在沙漠當王妃,或嫁給一個沒固定工作的男人吧?
人是很奇怪的。關家夫婦當初會讓關少妍出國,完全迫於無奈,一心只想著她能活下去就好,隨便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事過境遷,他們早忘了那時擔心受怕的心情,一直懷疑自己是吃錯了什麼藥才會答應她走那條路,悔恨不已。關少妍也忘了對父母淒淒切切的承諾,敬業精神她的確是有,談個小戀愛更是她擅長又很愛做的事。時尚書屋
如魚得水的關少妍,怎樣也想不到家裡會為她又開了一場風暴──關景禾偶爾會在上班時間打電話要兒子回家吃個飯。他並不常提出這樣的要求,所以關少衡也很少拒絶。他知道老頭子說得輕描淡寫,其實很心酸。
那一天,他難得回家吃一次飯,就為了少妍的事,和唐念汾大起衝突。
「早知道就不讓她出去了,天天上報,人家還以為她多不檢點。」
唐念汾向來和兒子不合,但餐桌上多了個人,她忍不住多抱怨幾句。
「那不過是種宣傳手法。」
關少衡淡淡地說。很可悲地,他突然發現自己寧可和那個他恨之人骨的女人吃飯。
「跟你說了也是白說,你哪會在乎你妹妹的死活?」唐念汾冷冷地嘲諷着。
「少妍能幸福最重要。當王妃、當導演夫人也沒什麼不好。」
遠在北非的少妍,日子雖苦,至少心靈是自由的。他不認為他們這樣的家庭能給她什麼美好的未來。時尚書屋
「哼,不能和你分財產最好!」
「我不介意你們把家產都給她。」

「你是咒我們早死?」唐念汾的個性很情緒化,硬是曲解兒子的意思。
「那你可以早點和大哥團聚。」
關少衡也不耐煩了,反正他動輒得咎,說什麼都錯。
唐念汾霍然站起,發了狂似的捶打他,關景禾無奈地拉開妻子,對這樣的情況深感乏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關少衡無動于衷地坐著,任她一聲聲的怒罵喚醒他不堪的回憶。是的,大哥會死是他的錯,少妍會自殺也是他的錯,他這個人根本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
「你給我滾!這個家永遠不歡迎你!」唐念汾見他無動于衷,聲淚俱下地趕他,激動得差點站不穩腳步。
「那很好。」
他抓起西裝外套,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關家。
回到自己的住處時,遲敏正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她還來不及和他打招呼,就看到他臉色陰沉地開了酒櫃,拿出一瓶洋酒猛灌。遲敏連忙關上電視,他已喝掉大半瓶酒,蠻橫地用袖子抹去溢出嘴角的酒液,恨恨地將酒瓶往牆上砸去。
遲敏奔了過去,很怕他弄傷自己。關少衡理都不理她,衝進房間,用力將房門甩上。
遲敏嘆了口氣,將玻璃碎片一一撿起,仔細地包在報紙裡,然後再用抹布擦去地板上的酒漬。
屋子裡沉寂了好久!關少衡無聲無息地開了門,遲敏正背對著他跪在地上,張開手掌,一小塊地板、一小塊地板地摸着。
他曉得她是怕他受傷,因為他總是不穿拖鞋。
而遲敏習慣穿一雙毛茸茸的小熊維尼拖鞋,他還因此取笑過她。她笑着說:「我沒有童年嘛!」彷彿覺得能穿一雙那麼可愛的鞋子就心滿意足了。
他朝她走過去,蹲了下來。
「你幹嘛?」除了這樣問,他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我檢查一下地上還有沒有玻璃碎片。」

「這樣很容易受傷。」
他悶悶地說著,抓起她略微紅腫的手心,用另一隻手緊緊覆上。
「不會啦。」
她輕笑着掙開手,想要繼續未完的工作。「我很小心的。」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怯怯地問他,「你怎麼了?」
「沒事。」
他輕哼了聲,瞬間察覺到遲敏和他遠比較像一家人。
「沒事就好。」
她如釋重負地呼了口氣,微仰起小臉對著他笑。
他曉得遲敏是在縱容他,明知道他不可能沒事,她卻陪着他粉飾太平。
「將來有一天你一定會恨我,巴不得世界上從來沒有我這個人存在!」他實在很難想象和她攤牌時,會是怎樣的局面。
「怎麼會呢?」她詫異地抬起頭。少衡到底受了什麼刺激?
「不會、不會,你現在和我在一起,當然說不會!」想到遲敏也會有像媽媽一樣憎惡他的一天,他倏地將她拉倒在懷裡,狂野地吻上她欲語的唇瓣。
他沒有辦法忍受遲敏恨他,絶對沒有辦法!他抱起遲敏進房間,雙雙倒陷在柔軟的床上,絶望地佔有她每一寸的嬌軀和她傻傻奉獻的真心。他們的命運早已注定了,不是嗎?
一聲悶哼後,他渾身是汗地頽倒在遲敏身上,將頭深埋在她的頭側,不想離開。
遲敏輕輕地扳起他的頭,溫柔地與他對視。「少衡,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恨你的。」

關少衡愣了一會兒,閉上眼靠回她細嫩的頸項。只有遲敏老把他說的話惦記在心上……此刻,他竟不敢迎視她澄澈的眼神。
遲敏抬起手,緩緩地順着他的發,「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人像你一樣對我那麼好。真的,我永遠不會恨你!即使你以後喜歡上別的女孩子也沒有關係,我……我只會很羡慕她而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