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19 頁


懷疑他的真心,說來童兆頤是關鍵所在。他對關少衡說:「你的事,我不予置評!」事實上,他想管也管不了,關少衡是鐵了心要報復遲敏的。他常回想起關少衡在醫院曾放話要讓某個人倒霉的那一幕,那時他怎麼也想不到那個人會是遲敏。 情
作者:程淺 / 頁數:(19 / 0)

她的話是真是假都無所謂了,世上多得是連裝出一副好臉色給他看都不肯的人,包括他至親的父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傻瓜,我一輩子都不會拋棄你的。」
他累了、醉了,微瞇的眼看出去,是一張讓他信任、放心的臉孔。沒有很在乎自己說了什麼,他睏倦地賴在遲敏身上睡着了。
淚悄悄地滑落遲敏臉頰。她生性拘謹,一直沒對少衡表示過愛意,而他卻給了她這麼深的一份承諾。儘管他壓得她有點痛,她還是開開心心地摟住他,決定慷慨地讓他多靠一會兒。遲敏和關少衡在一起的第1個情人節,關少衡到日本考察;第2個情人節,他們商量好要在家裡吃頓浪漫的燭光晚餐。時尚書屋
在這個專屬於情人們的日子,上餐廳吃飯太過招搖,遇到熟人的機率也很大。
他們的關係一直隱藏得很好,遲敏也不曾懷疑他的真心,說來童兆頤是關鍵所在。他對關少衡說:「你的事,我不予置評!」事實上,他想管也管不了,關少衡是鐵了心要報復遲敏的。他常回想起關少衡在醫院曾放話要讓某個人倒霉的那一幕,那時他怎麼也想不到那個人會是遲敏。
情人節那天不是假日,仍得照常上班。午休時,關少衡有事想找童兆頤,人沒找着,倒在他的辦公室裡撞見了汪書翎。
兩個人乍然相見,都有幾分尷尬。他、遲敏、汪書翎都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汪書翎是個熱情奔放的人,不像遲敏能將秘密藏在心底。以前連遲敏那種鮮少和別人打交道的人都知道汪書翎是他女友,他不和她斷也沒辦法。
「怎麼?關少衡,見了我會怕?」汪書翎一回過神,立刻先聲奪人,誰教關少衡把她弄得一肚子火!女人千萬不能為了男人改變生涯規畫,像她,放棄外商公司大好的工作,進安頌憑的也是實力,沒想到居然沒多久就莫名其妙地被甩了。這輩子她還是第1次嘗到被人拋棄的滋味,難受得很!
他笑了。「是啊,我怕自己仍無法拒絶你的誘惑。」
汪書翎生起氣來,依舊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她的率直反而將她妝點得艷光逼人。
「為什麼要拒絶?」她不解地問。關少衡和她分手後,並沒有再交女朋友。他和項君頡同時收山,讓不少明星、名模為之扼腕,社交圈的氣氛也因此死寂不少。
「修身養性啊。」
他隨口敷衍她,走到窗前眺望晚冬的台北市區。
「你騙人!」汪書翎蓮步輕移到他身後,伸手摟住他精瘦的腰身,凹凸有致的身體不留一絲空隙地貼了上去。她陶醉地將臉頰靠在他結實的背上,汲取記憶中熟悉的味道。
汪書翎的舉動讓他不由得想起遲敏。
前些天,他看到她在廚房做菜,拿着一把菜刀俐落地將胡蘿蔔切成細絲。不知怎的,他腦中突然閃過她將刀子往手上劃的畫面,沒來得及深思就走進廚房摟住了她──和汪書翎現在的姿勢一模一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快弄好了,你先去坐一會兒好不好?」遲敏對他回眸一笑。
「不好。」
他低頭吻着她的耳鬢,沉聲呢喃:「我想先吃你。」

「可……可是我煮到一半……」
她害羞得結巴起來。
「不管!」他硬把她拖離了廚房,邊解她的衣服邊吻她,很快地來到床上耳鬢廝磨。他在床笫之間是個無可挑剔的好情人,遲敏的婉約時常激得他更加霸氣,做起愛來渾然像是被撒旦附身。記不得是從何時開始,他總習慣用肉體的疲倦來逃避與她的愛恨糾葛。
事後,遲敏輕喘着向他抱怨,「你害我沒力氣走到廚房了。」

他板起臉,拍了下她光裸的臀部,「走不動就用爬的,你才害我快餓死了呢!」
一語雙關的指控逗得遲敏咬唇輕笑,乖乖穿上衣服去做菜,留下他在床上沉思。
他和遲敏是不是拖太久了?可以肯定的,遲敏投入的程度已足夠讓她在獲知真相後痛不欲生……
「在想什麼?」汪書翎打破了沉寂,嬌聲問着,雙手靈巧地挑弄着他的皮帶。
「你不可能沒男朋友。」
他拉開她的手,回頭與她對硯。
「為了你,我願意全部放棄。」
這是她的肺腑之言。
「今天呢?你有空的話,我們敘敘舊。」
他優閒地倚在玻璃窗上,唇角勾起一抹瞭然於心的冷笑。她今天晚上絶對已安排好約會的對象了。
「你不准耍賴!」汪書翎喜出望外地嚷着。這還不簡單,她隨便找個藉口就能打發掉對她唯命是從的現任男友。「晚上七點西華飯店見,我訂了位。」

「那……你有訂房間嗎?」他邪笑着在她耳邊吹氣。
「有。」
汪書翎心直口快地回答後才發覺不妥,難堪地撇過頭。
他笑了笑,不加以點破。這樣也好,誰也沒有心理負擔,最重要的是不用和遲敏一起過這個別具意義的節日。他根本不是她的情人!

※※※

凌晨一點,關少衡才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家。他和汪書翎吃過飯後又跳了幾支舞,最後是情人節的重頭戲,當他抱著軟玉溫香的汪書翎時,心裡居然想著遲敏──那個笨女人,一整個晚上不知道在幹嘛?
一進屋,燈是亮着的。他一眼就看見遲敏蓋了床棉被,蜷縮在沙發上睡覺。不遠處的餐桌上鋪了白色桌巾,桌子中央插了一大把海芋,歐式燭台上架着兩根尚未點燃的長燭。他走近餐桌,才知道遲敏今天做的是意大利菜,菜色很豐盛也很賞心悅目,只可惜連一口都沒被動到。時尚書屋
他將桌上的菜收進冰箱,再將遲敏連人帶被地抱進臥室。
睡得正沉的遲敏隱約聽到聲響,吃力地睜開惺忪的睡眼,只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少衡,是你嗎?」
關少衡悶哼了聲作為回答,將她放在床上蓋好被子,自己也脫掉衣服鑽進被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