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2 頁


的秘書小姐,要了兩杯咖啡。果然,好心有好報,不枉他塞了一個多小時的車送賣花女上學。 童兆頤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書翎沒拿第1。」 關少衡怔了一會兒,對這個消息感到很意外。 「這一回有黑馬竄出,可惜少了大少爺
作者:程淺 / 頁數:(2 / 0)

汪書翎是個標準的美人胚子,更難得的是她在T大連拿了八個學期的書卷獎。她和關少衡相識于一家政商名流聚會的私人俱樂部,兩個人迅速打得火熱。關少衡一直難以想象在她那麼顯赫的成績下,也會有着如火的熱情,所以他總愛戲稱她PerfectGirl。剛好他的上一任特別助理又被革職,汪書翎在他的慫恿下,辭了原本在外商公司的工作前來安頌應徵,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是不需要!童兆頤笑了笑。「恭喜你啦,我幫你抽中第1順位的選秀權。」

這是關景禾自以為開明而變出的新把戲,有防止童兆頤暗渡陳倉的意味,是以關少衡今日會起個大早來上班。
「謝啦,晚上請你吃飯。」
關少衡優雅地招來美艷的秘書小姐,要了兩杯咖啡。果然,好心有好報,不枉他塞了一個多小時的車送賣花女上學。
童兆頤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書翎沒拿第1。」

關少衡怔了一會兒,對這個消息感到很意外。
「這一回有黑馬竄出,可惜少了大少爺的評分來動手腳。」
童兆頤存心嘔他,「嘖,你知道嗎?今年的選秀狀元是哈佛的MBA,她從大一開始,在哈佛連拿五年外匯仿真交易的冠軍。你可別以為她少拿了一屆冠軍,那是因為她只花五年的時間就拿到大學和研究所的學位。更讓老太爺滿意的是,她還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

「媽的,會說廣東話也加分?」關少衡冷哼了兩聲,這種傳奇人物讓他一聽就頭痛,好象專為突顯他關少衡有多不長進而存在。
「老太爺一心想進軍香港市場嘛!」關景禾同那位在香港長大的遲小姐足足閒話家常了十分鐘,充分冷落其它的面試者。
「笑話!會說廣東話就可以在香港開銀行啊?」關少衡十分不能苟同父親的見解。好在握有第1選秀權的人是他,他高興把狀元郎拱手讓人不違法吧!
「反正只要書翎歸我即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喔,忘了告訴你,老太爺把狀元欽點給你了。」
童兆頤漫不經心地說出重點,期待看好友吃蹩的表情。
關少衡如了他所願。「Shit!你為什麼不反抗?」
「開玩笑,全安頌除了你,誰敢攖老太爺的鋒?」所謂「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就是用來形容關少衡這種人。平常幫他是順水人情,但他可沒有捨身護友的偉大情操。
「男的還是女的?」退而求其次,關少衡悶悶地問。
「不幸中的大幸,是個女的!」童兆頤誇張地振臂大呼,亢奮得不象話。
「長得怎樣?」關少衡口氣很沖,恨他那一副幸災樂禍的小人嘴臉。
童兆頤抿着薄唇,壓下滿腔的笑意,遺憾地搖了搖頭。「上帝是公平的。」
他同情地拍了拍好友更趨僵硬的肩膀。
終於,第1位不是美女的雌性生物要踏進關副總的辦公室了,這可是前無古人,後或許也無來者,怎不教人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關少衡恨恨地捶了桌面一拳,眉眼之間殺氣騰騰。「書翎呢?」
「在下小生我幫你保管啦!信得過我的人格吧?」對於「朋友妻,不可戲」這點基本的做人原則,他還是有的。況且依他看來,書翎待在他身邊反而安全,不至于讓老太爺賦予太多關愛的眼神。
「信不過。」
關少衡沉下臉,不客氣地將純粹來調侃他的童兆頤趕出辦公室。他想把汪書翎就儘管去,浪蕩慣了的他根本不在乎任何女人的去留。
沒辦法,誰教老天爺就是愛捉弄人,如果當年存活的不是他這個敗家子的話,老頭子今天一定過得很愜意吧!
連他都情願躺在冰冷棺木中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大哥啊!現在的他,在旁人眼裡,和行尸走肉有什麼差別?老頭子再怎麼費心,也無法把他打造成另一個關少威,偏傭他不肯面對事實!

※※※

第2天,恢復「正常」上班時間的關少衡一進辦公室,就瞧見那位哈佛的高材生正坐在沙發上,苦苦等候他大駕光臨。她八成很緊張,一發現有人開門,馬上反射性地站起身,動作敏捷得可笑。
關少衡不太感興趣地瞥了她一眼,沒他想的糟嘛!蒼白的小臉、不算礙眼的五官,全身上下沒幾兩肉,像是長年營養不良。老頭子倒很懂得他啊,單眼皮、帶眼鏡又沒身材的女人,就算他餓到極點都不會想要染指!
「副總早。」
昨天關景禾直接宣佈錄取名單,並將她指派到關少衡手下時,她真說不上來心中的感受。周遭妒恨的眼神讓她不知所措,她也隱隱約約地意識到關少衡絶對不會歡迎她,所以她會儘量少出現在他眼前。
關少衡皺了皺眉,這位遲小姐聲音柔柔怯怯的,聽得出有廣東腔。香港女孩不是都很開朗、時髦嗎?難不成她是從大陸偷渡到東方之珠的苦命女?一點自信都沒有,愈看愈不順眼!
「上班要化妝。」
她那沒有血色的臉蛋,很難看。她已經長得不起眼了,還不懂得裝扮自己,地想荼毒別人的眼睛啊?
「我有化……」
不敢大聲辯駁,她只能小小聲地申冤。她真的有化妝啊!
關少衡不悅地白了她一眼,「不合格!還有,裙襬別過膝。」
他指了指她灰色的裙子,意外發現她的腿還挺誘人的。
遲敏不敢置信地睜大深邃的眼眸。那她豈不是得把所有的裙于拿去改?
「聽說董事長很欣賞你?」關少衡不理會她的為難,大剌剌地斜坐在旋轉皮椅上。兆頤說昨天中午看到老頭子請她吃飯,兩個人相談甚歡,他訕笑着要他好自為之。哼,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遲敏大概會是他歷任特別助理、秘書中,第1個被老頭子收編的,因為他實在沒那麼好的胃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