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20 頁


「我知道,要不然你一定會回來的。」她邊笑邊幫他盛了盤通心麵。 「昨天晚上……你一個人在家做什麼?」他的口氣稍稍和緩了些。 「昨天是情人節,好多電視台都在播愛情片。我看了一部『北非諜影』,以前就很想看了,我在好多
作者:程淺 / 頁數:(20 / 0)

「啊!我忘了把菜冰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遲敏猛地坐起來,手忙腳亂地要下床。
關少衡按住她的身體,「我收進冰箱了,明天我們拿來當早餐吃。」
雖然不願承認,但他的確有點補償她的心態。
遲敏鬆了口氣,才躺下沒多久又跳起來,這回,她有些難為情。「我……我還沒跟你說『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早過了!遲敏老是搞不清楚狀況,她怎麼沒問他為何失約?
「我曉得了,快睡!」關少衡拉她躺下,親了下她的額頭。
遲敏終於放心地睡了。
隔天一早,關少衡剛起床,遲敏已把昨晚的菜熱好。她招呼他來用餐,遺憾地說:「菜熱過可能比較不好吃。」

「我昨晚有事。」
他冷冷地拉開椅子坐下。怎麼?她也懂得指桑罵槐了?
「我知道,要不然你一定會回來的。」
她邊笑邊幫他盛了盤通心麵。
「昨天晚上……你一個人在家做什麼?」他的口氣稍稍和緩了些。
「昨天是情人節,好多電視台都在播愛情片。我看了一部『北非諜影』,以前就很想看了,我在好多家錄像帶店找過,都找不到。」
她難掩興奮之情。
「好看嗎?」
「好看。」
遲敏很開心地點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心中一陣悸動,放下刀叉緊緊地抱住她。只有她,什麼都不跟他計較。
「今天別上班了,我們補過情人節。」
他眷戀地吻着她如拂曉般清新的唇瓣,沉聲低語着。
「那怎麼行?」她到安頌上班以來,從沒缺席過呢。
「天氣太冷,關少衡和他可愛的小助理都感冒了。」
他很快地找好藉口,剛毅的薄唇不斷地在她吹彈即破的臉頰上磨蹭着。
「可是,那會有很多工作堆積……」
她的敬業精神在他親昵的舉動下,一點一滴地流失。
「你看,今天難得沒下雨,我們先回床上補眠,然後上陽明山賞花、洗溫泉,晚上還可以露天吃土鷄,再到擎天崗看星星。」

「好奢侈!」她驚訝得倒抽一口氣,雙眸閃閃發亮。她哪抗拒得了那麼多的誘惑?
關少衡笑了。他熟練地擁着她進臥室,很溫柔地要了她。冬天微弱的陽光伴着微涼的風,讓人舒服得不想下床。

※※※

「阿敏,將來我很可能被逐出關家,一無所有,你要是有更好的對象,就趁早離開我!」他真的搞不懂遲敏在執着什麼。從前和書翎在一起時,她總是好說歹說,一心激勵他奮發向上。他明白書翎是一番好意,她並不貪圖關家的財富,只是希望身邊陪着的是一個成功上進、配得上她的男人。她看好他的潛力。時尚書屋
遲敏呢?她是個有問必答的女人,但她單純的臉龐後卻似藏着重重的謎。他有的,項君頡哪一點沒有?甚至項君頡的脾氣應該比他好,在音樂上的才華也勝過他一無是處。而遲敏不同於書翎,她從沒對他說過要他好好工作之類的話,也和他交往過的任何女友不同,她不用他的錢,不索討他的感情。那麼,她究竟看上他哪一點?
遲敏愣了一會兒,出乎他意料地甜甜一笑。「反正你會洗碗,我們可以開個小餐館。」

關少衡說不出心中的感受,難道她要捨命陪君子?
「開餐館也要錢。」
他拍了下她的頭。遲敏的天真常陷他于愛恨糾纏的矛盾中。
「我有一點點積蓄。」
遲敏說得很含蓄,怕少衡會不高興用她的錢。看他種情落寞,該不會又和董事長吵架了吧?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來安慰他。從小她就和母親相依為命,兩個人卻一直不親。時尚書屋
至于項先生,他對她很好,好到過于客套,她到現在連一句「爸爸」都叫不出口。而君頡雖然很疼她,但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音樂上,常沉迷到六親不認的地步,他們兩個倒比較像交情淡如水的朋友。在處理親情的能力上,她比少衡好不到哪裡去。
「不要開餐館!我看到你做菜給兆頤吃,就已經百般不爽了。」
童兆頤那個傢伙,老是主動把喜歡吃的菜告訴遲敏。有時三更半夜打電話來,他還以為有什麼要緊事,結果他居然說:「睡不着,你叫阿敏來陪我聊天。」
氣得他想掛電話。時尚書屋
遲敏笑了起來,「那做些什麼好呢?」
「天涯海角,我們流浪去。」
他深情款款地看著她。
遲敏不合作地笑倒在床上。「那是我們前幾天看八點檔時,男主角對女主角說的話。」

關少衡也笑了。遲敏這個老實的丫頭!她怎麼不學女主角堅定地回一句,「好!天涯海角,我跟你流浪去。」

「你這個偏心的女人!那天明明看得眼眶都紅了,什麼換成我說,你就笑成這樣?」他拉下臉,翻身壓住她。她泛着玫瑰色澤的臉蛋襯着一頭蓬鬆凌亂的發,嬌嫩的軀體上隱隱有着他愛過的痕跡,他這才發現遲敏也有慵懶性感的一面。
「那是戲,和現實生活不同嘛!」她理所當然地說著。
一句話敲進關少衡的心坎,將他打落無底深淵。是的,他只是在作戲,該死的他愈來愈不照劇本演了。他陰鷙吻住她盈滿笑意的唇,只想狂亂地與她歡愛一場,讓自己累到什麼也無法去想。
結果,難得放晴的冬日,他們就在床上耳鬢廝磨了一天,哪兒也沒去成。

※※※

「關少衡,你日子過得很愜意嘛?」下午四點多,童兆頤和關少衡從美國出差回來,直接來到關少衡的住處,等着遲敏做晚餐為他們洗塵。環顧老友一塵不染的居家環境,童兆頤不禁心生不平。
「還可以。」
關少衡漫不經心地聳聳肩,一副欠扁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