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21 頁


煩氣躁,話也愈說愈難聽。「她是我認識的女人當中最快跟我上床的。」 「我早說過她不懂人心險惡。況且少妍是自己要想不開的,你把所有的錯都算到遲敏頭上並不公平。」童兆頤的火氣也愈來愈大。長久以來,他都避免和少衡談到遲敏
作者:程淺 / 頁數:(21 / 0)

「遲敏是認真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童兆頤的口吻帶著心急與不忍。兩年多來,他看著遲敏由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女生蛻變為少衡專屬的女人。少衡根本沒放多少心思在她身上,但她一張時時漾着紅暈的臉龐卻明明白白地點出她的深陷。時尚書屋
關少衡冷冷地勾起唇角,「我比你清楚。」

「難道你沒有一點感覺嗎?」
他失笑出聲。「我該有什麼感覺?她會有今天的下場是她咎由自取。」

「你們同居兩年多,你明知道她沒有再和項君頡來往了。」

「那只證明了她的水性楊花。」

「她很單純,你為什麼要把她想得那麼不堪?」他不相信這是少衡的真心話。面對遲敏的柔情蜜意,他怎麼可能無動于衷?
「單純?」童兆頤的節節進逼惹得他心煩氣躁,話也愈說愈難聽。「她是我認識的女人當中最快跟我上床的。」

「我早說過她不懂人心險惡。況且少妍是自己要想不開的,你把所有的錯都算到遲敏頭上並不公平。」
童兆頤的火氣也愈來愈大。長久以來,他都避免和少衡談到遲敏,怕的就是兩個人必然會發生的衝突。時尚書屋
沒想到壓抑愈久,他們的立場差距愈大,遲敏和少衡還沒攤牌,他們兩個可能已經先翻臉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還記得吧?以前遲敏在我們面前口口聲聲沒人追,直到我和少妍親眼看到她和項君頡在大庭廣眾之下卿卿我我,連鑽戒都套入手指後,她依然有辦法裝出清純的樣子。這種無恥的女人,不值得你為她說話!」
「那你騙她上床就算了,何必拐她同居?」
「她犯賤啊!再說,誰吃虧還很難說呢。像她那樣要臉蛋沒臉蛋、要身材沒身材的女人,如果不是為了替少妍出氣,就算脫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我也懶得看她一眼。」

童兆頤咬牙切齒地忍住怒氣,問了個最實際的問題,「那你們兩個的事,你打算怎麼解決?」
「有人免費幫我做家事、免費替我溫床……」
話說到一半,他心中一動,猛地回頭,愕然發現遲敏靜靜地站在房門口。她都聽到了?
短暫的靜默讓童兆頤馬上覺得不對勁,他順着關少衡的視線望去,只見遲敏臉色蒼白地扶着門框。老天,她這時候不是應該還在公司嗎?
遲敏今天有點不舒服,再加上和關少衡分隔一個多禮拜,所以她難得地放縱自己請了半天假,想要先睡一覺,讓氣色好一點,再做頓豐盛的晚餐迎接關少衡和童兆頤。她萬萬沒料到會聽到這麼殘忍的對話!
關少衡倨傲地瞪着她,不想多作解釋。這樣的結局省得他麻煩,他們再拖下去,連他都會無法抽身。
僵凝的氣氛中,遲敏鎮定地走向他們,右手緩緩由外套口袋裏舉起。這時她若甩關少衡一巴掌,兩個男人也不會驚訝。
結果,她只是一言不發地攤開手掌,將關少衡打給她的一串鑰匙擱在桌上。很快地,她背過身去,吃力地嚥下喉頭的熱氣。如果再看少衡一眼,她的淚水肯定會奪眶而出。
原來這一切不過是場騙局!過去的點點滴滴像是快轉的錄像帶在她腦海裡播映,每一個鏡頭似乎都在嘲弄着她的痴傻。她終於知道為何少衡會氣她提起少妍,為何他會斬釘截鐵地說她將來一定會恨他……
「關少衡,你還不去追她芋」目送遲敏憔悴的身影消失在門外,獃愣半晌的童兆頤才記起該催促始作俑者。
關少衡抓起桌上的一串鑰匙,將手指套在鑰匙圈裡轉着,金屬的碰撞聲在此刻聽來格外刺耳。連到了分手,遲敏還是這麼安安靜靜的,他寧願她有些激烈的反應。
「遲敏不是個半調子的人,她想尋死的話,你絶對不會有機會迭她到醫院!」見關少衡一臉的漠然,他再也忍不住地咆哮起來。
「她的命怎麼比得上少妍的?」
「你說的是什麼鬼話?少妍現在可意氣風發呢!」童兆頤實在為遲敏不值。「你不想去找她的話,把她會去的地方告訴我!」她這麼一個溫文柔弱的女孩子,受得了這種打擊嗎?「她哪有地方可去?」遲敏早把這裡當家了,她能去哪裡?
她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恨他的,但她做得到嗎?會這麼說,不過是因為她那顆笨腦袋根本無法想象世界上會有他這麼冷血殘酷的人吧!
他從來不在乎世上有多少人詛咒他,只除了遲敏!

※※※

八點五十分,離安頌的上班時間還有十分鐘。公司裡疏疏落落的人群邊整理東西邊聊天,閙烘烘的氣氛驟然止於踏入辦公室的沉重腳步。
關少衡?
不少人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證明自己的視覺沒出錯後,不約而同地比對腕上的手錶和牆上的時鐘。這……從未準時上班的關副總居然早到了十分鐘?
「遲敏呢?」關少衡未如往常般和大家打招呼,口氣很沖地劈頭就問。該死的,他被兆頤的警告搞得一夜無法成眠,腦子裡儘是纏繞着一張哀淒的小臉和一大堆可怕的死法。
「遲……遲小姐?我沒見到地!」站在關少衡面前的女職員首當其衝地成了犧牲品,她象徵性地回話後,趕忙把燙手山芋扔給一旁的林秘書,「你有看到她嗎?」
林秘書搖了搖頭,怕自己的答案太過簡略,忙不迭地加了一句,「奇怪,遲小姐一向都很早來上班的。」

誰知她的話反而讓關少衡的臉色益發難看,她見風轉舵地轉口問道:「副總,你要交代遲小姐的事,我可以先幫你做。」

「給我找出遲敏來!」他火爆的怒吼嚇壞了一班弱女子,大夥都不曉得副總到底吃錯了什麼藥,以至于今天事事反常。還有,遲敏那個乖乖牌,不會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