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22 頁


放她一個人孤孤單單地走上黃泉路。 突然,一聲慘叫後,一顆黑黝黝的頭顱探出了桌面。遲敏吃痛地揉着撞上桌角的額頭,心慌意亂地看著眼前偉岸的男子。 「……副總早!」她強自鎮定地點頭問好,順勢低下了頭。 「你躲在桌子
作者:程淺 / 頁數:(22 / 0)

「遲小姐可……可能在會議室,九點半有個會要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關少衡美艷的專屬秘書適時為眾人解了圍,她朝着關少衡疾步離去的背影吐了吐舌頭。她只是隨便猜猜而已,副總找不到人可別尋她出氣。
關少衡走到會議室門口,右手已握住門把,卻遲遲不敢推門而人,緊扣着的掌心都滲出了汗。此情此景和少妍自殺的那一段往事竟有幾分相似,她滿臉的淚水和泉湧而出的血柱,再度勾起他靈魂深處的恨意,種種對於遲敏難以理清的情緒強烈得几乎要把他的心崩裂。
遲敏,你要敢尋死覓活的話,我生生世世都不會放過你!他咬牙推開了櫸木大門,會議室裡空蕩蕩的一片,連個人影都沒有。
「遲敏!」他失控地放聲大吼,不想放她一個人孤孤單單地走上黃泉路。
突然,一聲慘叫後,一顆黑黝黝的頭顱探出了桌面。遲敏吃痛地揉着撞上桌角的額頭,心慌意亂地看著眼前偉岸的男子。
「……副總早!」她強自鎮定地點頭問好,順勢低下了頭。
「你躲在桌子底下幹嘛?」哼,她倒很自動地改了稱謂啊!副總?聽了就很不爽!
「我……我不小心打翻了迴紋針。」
她聲如蚊蚋地解釋着。昨晚她在街頭遊蕩了好久,才找了家飯店投宿。一整個晚上她的淚水沒有停過,害得她今天做什麼事都恍恍惚惚的。時尚書屋
關少衡惡狠狠地瞪着她,很想叫她把頭抬起來。
「副總,你找我有事嗎?」遲敏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有禮卻生疏地問着。
「你什麼時候把你的東西搬走?」關少衡很恨自己的不爭氣。對遲敏,他有什麼好心軟的?
遲敏愣了一會兒。「今天晚上可以嗎?」他迫不及待要將她徹底甩開的態度深深刺傷了她。可是,她真的沒辦法勉強自己對他惡聲惡氣。
關少衡一言不發地轉頭就走。遲敏平靜得出乎他意料,她甚至連一滴淚都沒掉……至少沒在他眼前掉。
遲敏嘆了口氣,手忙腳亂地將一份份報告用迴紋針夾好。
少衡沒說「不行」就代表「可以」了──她很墮落地放任自己在心底這麼叫他。

※※※

關少衡和遲敏攤牌後,一夜未成眠的可不只他一人。
關少衡冷血地執行他的復仇計畫,童兆頤自認是最大的幫凶。不同的是,少衡有恨遲敏的理由,可是他沒有。遲敏和少衡一般,當他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好朋友,他卻辜負了這段友誼。
因此,九點半的會議上,當他看到遲敏依舊陪同關少衡出席,他的心情只能用驚喜交加來形容。冗長的會議結束後,他當着關少衡的面,不由分說地拉著遲敏去用餐,故意忽略他鐵青的臉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昨天我擔心了一整晚,你跑哪兒去了?」在辦公大樓中庭的餐廳裡,童兆頤很親切地問着遲敏。
「我暫時住飯店,慢慢再找房子。」

他深深地看著她,神情充滿了歉意,「阿敏,對不起,我很早就知道少衡在打什麼主意,卻沒告訴你。」

她苦澀地揚起唇角,「沒關係,你一定也很生我的氣。」
人有親疏遠近,兆頤和少妍應該也認識好多年了,他和少衡同聲出氣是正常的。
「沒這回事。只是你為什麼要騙少衡沒交過男朋友呢?」他們的關係弄到沒有轉圜的餘地,很大的一部分是她在這一點上選擇了隱瞞。
遲敏低着頭不說話,心裡好難過。為什麼沒人肯相信她呢?她很確定君頡不是一個始亂終棄的人,再說項先生常催他早點結婚,他則千方百計地力保單身的身分,怎麼會和少妍閙得那麼嚴重呢?
「我沒怪你的意思。其實你不想承認和項君頡交往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是少衡太固執了。」
童兆頤嘆了口氣,「我一直把你當作自己的妹妹看待,沒告訴你真相是因為我賭少衡會假戲真作。每次他跟我說到阿敏怎樣又怎樣的時候,我都覺得你們在一起會很幸福。時尚書屋
他和你同居後,生活正常很多,在我心裡,你就像上天派來拯救他的天使……」

「可惜沒能達成任務,是嗎?」她無意識地攪着瓷碗裡的濃湯,一點胃口都沒有。
童兆頤對她笑了笑,「你和少衡閙翻後,不會也一併和我絶交吧?」
「不會。」
兆頤的友善溫暖了她的心,她很願意好好珍惜這一份友情。
他摸了摸她的頭,有感而發,「你太寵他了。從來沒有女人能跟他那麼久,更何況你們是朝夕相處。」

「他……他也對我很好。」

他詫異地望着她溫柔的神態。關少衡那傢伙絶對會後悔的!
「別愁眉苦臉了。心情不好時,儘管打電話找我訴苦,別把心事悶着。」
他搖了搖頭,「你和少衡都是超級愛自虐的人。」

「我還好。我一直不敢相信少衡會喜歡我這麼平凡的女人,所以我都告訴自己,那只是一場夢,夢醒後,我就得回頭再過灰姑娘的日子。我想,我每天都這麼說一遍,等到真正失去時,就不會太難過了。」
她笑着說:「沒想到還真的派上用場了。」

「你別太逞強。不想在少衡面前落淚的話,就在我面前哭個夠吧!」他心疼地將她摟進懷裡,輕輕撫着她的背。
這一幕恰巧落在關少衡眼裡,他微瞇着眼,嘲弄的眼神盤旋在遲敏身上,對她的恨意又加深了幾分。
「有話跟你說。」
他拍了拍童兆頤的肩膀,率先走出餐廳大門。
遲敏隔着大片的落地窗,聽不見他們的對話,只看到他們都懶懶地將雙臂交疊在胸前,橫眉豎眼地對視。
「天下女人那麼多,你用不着撿我玩過的。」
無法解釋自己是什麼樣的心態,他就是見不得他們兩個卿卿我我,心裡該死的不好受。遲敏的動作未免太快了些!
童兆頤存心氣他,「我樂得坐享其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