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24 頁


分的獨生子? 遲敏撇過頭輕笑。她才被某個人害慘了呢!這一轉頭,她瞧見關少衡冷冽的目光直直地定在她身上,馬上又心虛地回過頭。 這時,平台上換了一支小型樂隊演奏華爾滋,項君頡免不了又覺得那些音樂不堪入耳,但還是邀了遲
作者:程淺 / 頁數:(24 / 0)

「老闆結婚,你還得當招待啊?」他指了指她胸前的名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遲敏點了點頭,問他:「看過新娘子了嗎?她又漂亮人又好,本來還找我當伴娘的。」

項君頡翻了個白眼,「你以為老爸叫我來幹嘛?他還不是要我好好跟進,娶個更出色的老婆回家。」

遲敏調皮地吐了吐舌頭,也只有在君頡面前,她才能這樣放鬆自己,儘管他們久未聯絡。
「彈得怎麼樣?」遲敏注意到項君頡一直在打拍子,好奇地問他。
項君頡聳了聳肩,「很想把她趕下來,彈這樣不如放錄音帶。」

遲敏朝着他笑,瞭解他有許多的身不由己。
「你好命口也!一個人在外逍遙自在,根本不管我死活。」
項君頡的口氣很酸。老爸實在有夠偏心!談到做生意,他就算有心奮鬥也不可能比得上遲敏,老爸怎麼不押她回家繼承家業,偏要虐待他這個沒有天分的獨生子?
遲敏撇過頭輕笑。她才被某個人害慘了呢!這一轉頭,她瞧見關少衡冷冽的目光直直地定在她身上,馬上又心虛地回過頭。
這時,平台上換了一支小型樂隊演奏華爾滋,項君頡免不了又覺得那些音樂不堪入耳,但還是邀了遲敏共舞。
「君頡,如果我回瑞開,項先生會放你一馬嗎?」既然她已經那麼悲慘,乾脆犧牲到底,成全君頡的音樂夢。
「阿敏,你終於良心發現了!」項君頡欣喜若狂地抱著她轉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入侯門深似海……我們公司背地裡有人叫我『老處女』口也!」
「亂講!你一點都不老,不是才二十五嗎?」項君頡義憤填膺地為她抱不平,現在要他說遲敏是天仙美女都沒問題。
遲敏一臉沮喪。君頡的話擺明了認定她還是個處女。他要是知道她和少衡同居了兩年多,不氣瘋才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一進瑞開就沒機會談戀愛了。」
她扁了扁小嘴,試圖博取同情。
「這還不簡單?瑞開的青年才俊一大堆,老爸一定會幫你物色一個上上之選。我的一票朋友中,你要是有中意的,我也顧不得兄弟之情了。」

「什麼嘛!」遲敏捶了他一拳,眼角餘光瞄到兆頤走到少衡身邊,向他們這邊看來。一不做、二不休,她可憐兮兮地對項君頡哀求,「你……可不可以讓我體驗一下接吻的滋味?然後我就死心塌地回瑞開當你的替死鬼。」

項君頡渾身一震,懷疑遲敏神智有點不太清楚。「小姐,我可以找個男人讓你試……我不行啦!」
「不認識的人我會怕……算了,當我沒說過好了,說不定我年底就升職了。」
她假裝要掉頭離去,項君頡心一橫,摟住她的纖腰,低下頭結結實實地吻住她。
關少衡萬萬想不到會被遲敏反將一軍,臉色晦暗地看著項君頡的唇膠着在她的肩瓣上,直到一曲終了。她和項君頡在他的訂婚宴上熱情擁吻,示威的意味不言而喻。
童兆頤無奈地攙住他的肩膀。「別看了。說實話,你和書翎比和遲敏適合多了。你既然不想要她,就沒資格阻止她吃回頭草。」
說起來,項君頡才教人敬佩。重重綠雲罩頂,他竟能一無所覺?
此時,汪書翎甩開了她的一班姊妹淘,走過來勾住關少衡的手,比着遠處的一對麗人,「他們兩個細看之下,還有幾分夫妻臉呢!」
關少衡恨恨地咬住下唇不作聲。
童兆頤不平地嚷嚷,「關太太,你前不久才說我和她都有張娃娃臉的!」
汪書翎當他在吃味,咯咯地笑了起來。「有的女人像水,擺在什麼容器裡都合適,遲敏就是這樣的女人。她站在少衡身邊也很搭呀!」
童兆頤不表贊同地輕咳了聲,深怕少衡的怒氣會一發不可收抬。唉,新娘子最好別再發表高見了。
「誰教你不積極些?」成了關少衡的未婚妻後,汪書翎連帶對童兆頤沒大沒小起來。
童兆頤乾笑了幾聲,識相地閃人,不敢去看好友殺氣騰騰的臉。
關少衡遠遠地看著項君頡開開心心地摟着遲敏提早退席,緊握著的拳頭青筋爆起。遲敏,你欺人太甚了!

※※※

遲敏答應項君頡跳槽後,一直不知道要如何對關少衡開口。選在他訂婚後立刻辭職似乎有些曖昧,但她無論如何也不願放任自己去單戀一個有未婚妻的男人。
她煞有介事地在白紙上打好草稿,又在心中演練了數十遍後,才鼓起勇氣走進他的辦公室。誰知話還來不及出口,關少衡就從辦公桌後站了起來,冷笑地走向她。
「你昨晚在項君頡那裡過夜了?」他故意貼近她的身軀,沉厚的嗓音緩緩拂過她細緻的頸後。
昨天她求君頡吻她,就是希望兆頤認定她和少衡各自另結新歡,沒有誰對不起誰,這樣他就不會為了她和少衡鬥氣。所以她現在若出言辯解,豈不是前功盡棄?
「不說話就是預設了?」關少衡伸出食指,撩起她鬢邊的一綹髮絲把玩着,淡然的口吻隱隱透着危險氣息。
「以前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找他解決你的需要對不對?」關少衡氣她的啞口無言,咄咄逼人地羞辱着她。
遲敏詫異地抬頭看他,旋即又低下了頭,心痛得彷若萬箭穿心。少衡一定很憎恨她,才會說出這些話,他明知道她下了班都乖乖待在家裡的。
關少衡得寸進尺的將手伸進她的上衣,手貼在她光滑的背脊上。電光石火間,他的雙唇纏綿地往她唇上吻去,一次又一次的輾轉烙印,只為洗去其它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
「項君頡也這樣吻你嗎?」他的舌從她的唇齒間撤退,依依不捨地勾勒着她的唇形。
「……我們已經分手了。」
遲敏困難地吐氣,為他話中的輕蔑黯然神傷。
他殘酷地笑出聲,「我不記得我有這樣說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