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26 頁


出的條件,我都可以比照辦理。」關少衡不帶感情的聲音掀起另一波高潮。 遲敏知道他一直誤會她和君頡的關係,他的話曖昧得很;再想到適纔和他在此處的纏綿,她好怕自己的心虛會泄漏所有秘密。而項君頡昨晚才參加過關少衡的訂婚宴,
作者:程淺 / 頁數:(26 / 0)

「你在這裡做得不開心嗎?」他很自私地把遲敏留在少衡身邊,但只要她開口,想調到別的單位也不是難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有。」
唉,沒有不開心,只是很傷心罷了。
「你的工作合約上,有特別註明跳槽瑞開要賠償一年的薪資。」

「……我知道。」
遲敏曉得董事長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心裡已動了氣。辜負了向來照顧她的董事長,她覺得很過意不去。
項君頡暗自慶幸自己來了這一趟,否則關景禾這只老狐狸動之以情、威之以勢,難保遲敏不會乖乖就範。他從襯衫口袋裏掏出一本支票簿,當場開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給關景禾,不甘示弱地對遲敏眨了眨眼,「傾家蕩產,我也會為你贖身。」

「除了娶你,他開出的條件,我都可以比照辦理。」
關少衡不帶感情的聲音掀起另一波高潮。
遲敏知道他一直誤會她和君頡的關係,他的話曖昧得很;再想到適纔和他在此處的纏綿,她好怕自己的心虛會泄漏所有秘密。而項君頡昨晚才參加過關少衡的訂婚宴,只當這是他無聊的幽默感,並沒有多作聯想。
最受震撼的是關景禾,他恍然大悟,遲敏是為愛投奔瑞開,難怪項君頡會大費周章、不惜血本。遲敏剛進安頌時,他也想過要她進關家的大門,想不到項澤明也打同樣的算盤。他們爭吵了數十年,竟只為了英雄所見略同啊。
「從明天起,她和你平起平坐。」
項君頡萬分得意地響應關少衡的挑舋,牽起遲敏的手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關少衡沒去細想他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面色凝重地跟到辦公室門口。項君頡說笑着幫遲敏打包所有東西,捧着個大紙箱,還空出一隻手摟她。他的女人,從此以後是別人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瑞開最新一波的人事更動,成了銀行界最受矚目的話題。
項澤明公開斥責獨子項君頡工作散漫、毫無建樹,即日起予以撤職處分。沒有人敢相信他苦撐了那麼多年,會在一夕之間棄守,項君頡工作散漫、毫無建樹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項君頡對老爸不具實質意義的報復行為一點也不在意,恨不得他能再加上一句「永不錄用」的重話。
更令人訝異的是項君頡的接任人選,項澤明竟然看中安頌一個年輕又沒有背景的女助理。關家父子直到看了報紙,才懂得項君頡那一句「從明天起,她和你平起平坐。」
是什麼意思。瑞開內部對這樣的安排自然也是揣測不斷,一時之間,項澤明培植未來兒媳接班的風聲不脛而走,那是大家想得出來最合理的解釋。時尚書屋
遲敏進了瑞開,還是一直低調的作風。她在項澤明護航下,逐漸熟悉分內業務,並主導詭譎多變的外匯操作,做出了一番成績,在瑞開站穩一席之地。
「遲敏生錯了人家,是我女兒多好。」
關景禾看著瑞開撿了個大便宜,不免在兒子面前吃味地抱怨着。遲敏的出色表現使得同行常明嘲暗諷他沒有用人之明,天知道當初是他以第1名錄取遲敏,帶她進了這一行,也給了她一個不小的職位,他只差在不若項澤明有理由把全部賭注下在她身上罷了。
遲敏很小心地和過去的一切告別,努力提醒自己別沉陷在一段沒有希望的感情中。就在她對開少衡的欺騙漸漸釋懷時,童兆頤居然打了通電話約她吃飯。
「幫我一個忙。」
他開門見山地提出請求。
遲敏示意他說下去。
「少衡近來很消沉,在公司裡風評很差,董事會已傳出想換掉他的消息。再加上安頌前一陣子遭人大量收購股票,董事長的持股不見得保得住他。」
安頌的董事會有這樣的念頭,一部分也是受到瑞開換掉項君頡後,業績大幅成長的刺激。而少衡和書翎雖然已是未婚夫妻,但感情卻沒有穩定到讓關景禾如法炮製瑞開的人事佈局。時尚書屋
董事會換人的聲浪一天高過一天,讓開景禾非常為難,一下子老了不少。
「你要我怎麼幫忙?」遲敏聽到關少衡的不如意,一顆心隱隱地痛了起來。
「安頌已取得電信業的南區執照,而瑞開則有一張北區執照。你們最近不是正在評估策略聯盟的合作對象嗎?這是少衡唯一的機會,他要是談不成這一筆合作計畫,董事會的換角在所難免,董事長也絶對拉不下臉幫他說話,你忍心看他被踢出安頌嗎?」董事會有一群老頭看少衡不爽很久了,他們明知安頌在電信事業上的投資與建設遠遠比不上別的公司,也很清楚安頌和瑞開積怨很深,偏還強力運作讓他負責這個案子,擺明了是要藉機除掉他。最慘的是少衡也看那批老傢伙很不順眼,硬是不肯低頭,還放話要他們安分一點,搞得雙方勢如水火,連向來長袖善舞的關景禾都擺不平局面。
「兆頤,如果董事會要換人,你是最可能的接任人選。」
遲敏仍當他是知心好友,溫言地提醒他。
童兆頤笑了,「我是個天生的賭徒,只把注碼押在最有希望贏的人身上。」

「結果,你賭到傾家蕩產還跑來向我借錢繼續賭?」遲敏很明白他和少衡情如兄弟,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動。
遲敏的聰慧讓他不捨。他一心要幫少衡,差點忘了遲敏沒有立場插手;賭盤再怎麼轉,遲敏都不會是玩家。
「你知道瑞開不是我當家作主,一切決策權都操在項先生手上。」
她很婉轉地推辭了他的請託。
「聽說你很受寵。」
項澤明在各式公開場合,都將遲敏帶進帶出,疼愛之情溢於言表。
「我不能恃寵而驕。」
在項先生身邊工作,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他不僅將自己的經驗傾囊相授,還不時對她噓寒問暖。當她沒有拒絶他的關懷時,他總是顯得既興奮又靦腆,讓她心中充滿了暖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