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30 頁


項君頡長相斯文、氣質極好,只是童兆頤一直看他不順眼罷了。 關少妍的笑容一下子僵住,語含怨懟地說:「二哥,你告訴他啦?」 關少衡握住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很驚訝兆頤竟敢這樣刺激少妍。「他敢說出去半個字,我會讓他這輩子
作者:程淺 / 頁數:(30 / 0)

「沒興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傅衍平甚至連看她一眼都沒有,「別忘了明天的約,逾時不候。」

關少妍回頭對關少衡和童兆頤乾笑兩聲,比了比傅衍平遠去的背影,「很難相處的一個人。」

關少衡很清楚她是在給自己找台階下,卻也不予點破。不是每個男人都會被美女吸引,他不免對傅衍平多了份好感。
一行三人來到東區的一家高級酒吧,窩在簾幕區隔起的角落裡。
「二哥,我有聽說你們的緋聞喔!」關少妍淘氣地皺了皺鼻子。
關少衡低聲笑了。「我對他一往情深。」

童兆頤氣得臉色發自,迭聲叫道:「你和傅衍平相見恨晚吧?!他比項君頡好看多了。」
其實項君頡長相斯文、氣質極好,只是童兆頤一直看他不順眼罷了。
關少妍的笑容一下子僵住,語含怨懟地說:「二哥,你告訴他啦?」
關少衡握住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很驚訝兆頤竟敢這樣刺激少妍。「他敢說出去半個字,我會讓他這輩子再也記不起這件事。」

「哎呀,二哥,你別把話說得那麼嚴重嘛!」她嬌笑地打破尷尬的氣氛,隨即傾身向前,神色凝重地對童兆頤說:「你問的是個好問題。要是項君頡和傅衍平擺在一塊讓我選,我實在不知如何下手呢!」說著,她雙手合十襯在耳腮,眨動着微鬈的睫毛,擠出卡通中標準花痴女才會有的聲音,「哎喲,好想兩個都要口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關少衡如釋重負地笑了。少妍和遲敏有點像,愛過一個男人就沒辦法去恨,即使她曾了他自殺。
「你那部片演得很棒,導演能把你拍得那麼樸素真不簡單。」
少妍連睡眼惺忪的樣子都很嫵媚,導演一定費了一番心血才讓她呈現出和本性迥異的面貌。
「那還不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呢!」她神秘地笑了笑。
關少衡好笑地輕咳了聲,「那敢問新科影后最得意的作品是哪一部呢?」
關少妍遲疑了一會兒,爽朗地笑了起來,決定把真相和盤托出,免得二哥和兆頤還得戒備恐懼地避開那個傷口。「就是五年前我自殺的那一齣戲啊!笑話,我關少妍怎麼可能為了男人自殺?那是我拜託項君頡幫我的,那天項君頡和我們坐的位子都是我事前勘查過才訂的啊。」
關少妍愈說愈得意,覺得自己以後跨行當導演、編劇都很夠格。
關少衡的心被重擊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捏緊拳頭。是了,那天他約少妍吃飯,她興緻勃勃地說要負責訂位。他還以為她對那家餐廳情有獨鍾,也沒特別去留意,沒想到竟掉入她精心安排的陷阱。
「遲敏跟你們串通好了?」他啞着嗓子,腦中轟然作響。
關少妍沒心眼地噗哧一笑,興高采烈地比畫着,「遲敏她什麼都不曉得啦!我上個月去加拿大拍戲,她一看到我就緊張兮兮地握住我的手,拚命解釋她和項君頡不是我想的那樣。哎喲,都住在一起了還能怎樣?後來我問項君頡,才知道他沒告訴遲敏,他說他們家遲敏啊,天生不會說謊……」

關少衡不等她說完,抄起外套就往外走,臉色難看至極。
「他怎麼了?」關少妍錯愕地問童兆頤。二哥曉得她不是有心自殺後,不是應該鬆了一口氣嗎?怎麼會氣成那樣呀?
「你們關家兄妹真是為富不仁。」
童兆頤搖了搖頭,很難想象這一切的陰錯陽差。
「什麼意思?」她愈聽愈迷糊。
「你哥認定是遲敏搶了你的男朋友才害你自殺,為了幫你出氣,他故意拐遲敏同居。人家遲敏是真的很愛他,可是你哥啊,把她當女傭使喚、當妓女羞辱,最後再告訴她事實真相,狠狠地把她拋棄,甚至當着她的面向別的女人求婚。後來遲敏竟然還傻得以項家準媳婦的身分背叛了項澤明,把一份很重要的合約簽給你哥,從此被流放海外,我看她這輩子注定要客死異鄉了。」

關少妍的心緊緊地揪住,想到她在溫哥華拍那部描述香港移民的獨立小品時,遲敏對她的諸多照顧與關懷。她還教她說廣東話、分析香港人複雜的情結給她聽,就是沒提和二哥有過一段糾葛。
「項君頡對她是真心的,我沒見他那麼疼愛一個女人。」
她和項君頡也認識好些年了,他對遲敏真的跟對待別的女人有很大的差別。他們之間有着讓人欣羡的互信互賴,她壓根兒沒想過遲敏會和別的男人扯上關係,而且那個人居然還是她哥哥!
童兆頤嘆了口氣,「這才棘手!你哥動了真情了,你以為好端端地別人為什麼硬要說我們曖昧?他兩年多沒碰女人了。」
關少妍光鮮亮麗的外表背後,是多少人為她犧牲的心酸與不堪啊。
「那怎麼辦?」她真希望能做些事來彌補當初的任性。
童兆頤聳了聳肩。以前是他太過偏心,什麼事都偏向少衡多一點,忘了對遲敏會有多不公平。尤其是兩年前的那件合作案,更讓他自責不已到現在。既然項君頡對遲敏那麼好,以她的個性,說什麼都不會主動提出要分手……唉,他心裡何嘗不是和他們兄妹一般,充滿了悔恨和遺憾呢?

※※※

關少衡輕輕推開了門,迎接他的是一室的冷冷清清。他的屋子一直空着,捨不得賣掉也不願租給別人。
他進屋後,將鑰匙扔在桌上,抱頭跌坐在沙發上。五年前,就在這個位子,他吻了遲敏,然後輕而易舉地騙走了她的貞操。他起身走向臥室,抓起床單貼在臉頰上,想起了那一夜的銷魂。人的成見是多麼可怕的一樣東西,他因為先目睹了遲敏和項君頡打情罵俏的畫面,所以即使認識她以來她都是那麼清純,他也寧可相信她是裝出來的。時尚書屋
諷刺的是項君頡對少妍說的話:我們家阿敏天生不會說謊……該死的,他為什麼要逼自己認定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