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38 頁


臉,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她那副好笑的可憐樣讓關少衡不肯善罷甘休。「從前有個女人啊,笨手笨腳的什麼都不會,第1次和我上床時,痛得整個晚上翻來覆去,搞得我一整夜都不能睡……」其實,他睡得可甜呢。 「我……我不知
作者:程淺 / 頁數:(38 / 0)

「阿敏,我先跟你把話說清楚。我對你是真心的,年紀大了,不會只想和你玩玩,你考慮、考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天,要他說這些話實在很彆扭。以他的條件,幾時得求女人考慮了?
「即使和君頡同居過也沒有關係嗎?」她停下腳步,傻氣地問。
「委屈你了!」關少衡仰起頭,怪聲怪氣地說。不在乎不代表想聽她提起,她最好搞清楚這一點。
遲敏笑出聲來,「你怎麼這麼說呢?好多女孩子仰慕君頡喔,聖誕節時,寄給他的卡片多到郵差得一布袋、一布袋地扔進我們的院子裡。」

夠了!她真的很不識相。
關少衡沒好氣地拉開車門,將她塞進車裡,「我要那麼多女人喜歡幹嘛?只要我的阿敏別再拋棄我就行了。」

遲敏尷尬地紅了臉,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她那副好笑的可憐樣讓關少衡不肯善罷甘休。「從前有個女人啊,笨手笨腳的什麼都不會,第1次和我上床時,痛得整個晚上翻來覆去,搞得我一整夜都不能睡……」
其實,他睡得可甜呢。
「我……我不知道有吵到你。」
她抱歉又難堪地絞扭着雙手。
關少衡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臉上戲謔地寫着:我有說是你嗎?
「哼,我辛辛苦苦地教了她好久,好不容易教出點成績,她卻把我教給她的東西全拿去伺候別的男人。」
他語含怨懟地說:「那個坐享其成的混小於還真是好命!」
「我……」
遲敏慌張地舉起手又放下,不知該如何解釋。
「阿敏。」
他把她看著窗外的一張俏臉給扳正,手上滾燙的熱度讓他有點過意不去。
「嘎?」遲敏拘謹地扯出一絲笑容。
他笑着張臂抱住了她,「不跟你閙了,歡迎你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的聲音好溫柔,讓她意識到他們之間是真的有了一個新的開始。這段日子,她一直逃避去思考、去判斷,這個友善的擁抱卻讓她確信少衡是認真的。
「謝謝。」
她生澀地回抱他一下,很快地縮回手。
「不客氣。」
他神秘地笑了笑,發動引擎。
遲敏忘了問關少衡要載她到哪裡,等到車子停在他們以前住的那棟大廈前時,一股異樣的感受瞬間漫過她的心房。
關少衡牽起她的手搭電梯上樓,依着熟練的步驟進到他們曾共同生活的屋子裡。
三十多坪的空間並沒有多大的改變,乾乾淨淨的,看來少衡也很會做家事嘛!突然,遲敏眼前一亮,這才發現豪華的酒櫃整個被打掉了,原先的地方多出一袈平台鋼琴。鋼琴旁的牆壁敲開了一長排的窗,窗檯上種滿了綠色植物,篩落了灑進室內的陽光,網綴成一點一點的星芒。
「你知道我是不會彈琴的。」
關少衡走到她身旁,把鋼琴上的一個牛皮紙袋交給她,「這間房子是你的了。我現在搬回家裡住,你覺得無聊的時候,可以找我來陪你。」
他想讓遲敏明白,他對她不只是生理上的慾望。時尚書屋
遲敏錯愕地回頭,不敢接受這麼貴重的禮物……和情意。
「我除了不能教你彈琴,什麼都能給你。」
他扳過她的肩膀,柔聲道:「你不用立刻作決定。如少妍所說,一個人要多交異性朋友,才能從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

「那你呢?」他的寬宏大量讓她很不能適應。
「你問的是哪一方面?我已經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女人了……」
他口氣一頓,低頭輕咳了兩聲,「你不會想知道我的經驗有多豐富。」

他想起荒誕不經的過往,自個兒抿唇輕笑起來,一抬頭便看見她天使般的笑顏,只為了那個站在她眼前的男人綻放,淺淺的笑厴直要把人給融化。
「喂,我們先去吃飯。」
他興緻極好地拉她出門,「下午一起去陽明山玩。」

遲敏想起上回情人節去陽明山的計劃全毀在臥房裡,一張小臉霎時湧現瑰麗的紅潮。
「放心,我們已經出門了。」
他看穿了她的心思,意有所指的話讓她更加忸怩不安。
「你……今天下午不用上班嗎?」
「天氣太冷,我感冒了。」
他耍賴地說,刻意抄襲那個墮落的情人節的對話。
暖暖的空氣在兩人間流動,橫刀奪愛的劇本原來也可以很溫柔地寫。

※※※

遲敏回台灣後,先是讓項澤明等不到人,後來又堅持不肯搬到他家裡住,項澤明這才發現女兒大了,這兩年讓她一個人在國外東奔西跑的,全忘了她也是個需要人呵護、疼愛的女孩子。一轉眼,她也二十七、八了吧!君頡八成是不想結婚才拿她當擋箭牌,卻害得公司上上下下都為她貼上「少奶奶」的卷標,根本沒有人敢追她。很多老朋友見了他也愛關切幾句,他最常聽到的就是:「唉,孩子大了,總是有自己的想法嘛!我倒覺得遲小姐很不錯。」
搞得他不知該作何反應。時尚書屋
遲敏又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也不曾見她多看哪個男孩子一眼,再這樣蹉跎下去,她鐵定會孤老終生。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煩惱得要死的時候,遲敏正開開心心地沉醉愛河呢。
關少衡最多只是牽牽她的手、抱一抱她,兩人像對初墜情網的純情男女,眼神交流間卻有着難以言喻的親密,也比較常談到一些心裡的話。
他霸佔了她整整一個星期,才約了兆頤和少妍幫她洗塵。
童兆頤在飯店的包廂裡見到久違的遲敏,興奮得不得了,直誇她變漂亮了。
「阿敏啊,我們少衡可是做了兩年的和尚喲,不像你在溫哥華風流快活的。」
童兆頤極力表揚關少衡偉大、堅貞的情操,希望遲敏能儘早忘了項君頡那傢伙。
「你別聽他亂講!」關少衡不想遲敏有心理壓力,轉頭笑罵著好友:「喂,你是天天躲在我床底下呀?」
「我的意思是要遲敏好好補償你嘛!兩大情聖調教出的女人,真教人期待呀!」他曖昧地眨眨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