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39 頁


「他很難過,也很消沉口也,我看得出他是真的很愛你。」關少妍按住遲敏的手,對她動之以情。 童兆頤握拳在唇邊咳了兩聲,警告某個女人安分一點。 關少妍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不准你跟二哥告狀!還有,我跟阿敏有話要說
作者:程淺 / 頁數:(39 / 0)

遲敏還是在旁邊笑着,她很喜歡聽他們抬杠,即使他們常拿她當作消遣的對象。而關少妍一直沒有開口說話,臉色不太好看。果然,她幫了哥哥就得罪了朋友。前不久項君頡打了通電話給她,口氣非常不好,她已經極盡所能地避重就輕,可是他一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冷冷地說了句「我們的交情到此為止」就掛斷電話,讓她直到現在都還悵然若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兩個男人嬉笑怒罵間,關少衡的行動電話響了起來,他要他們先點菜,自己則到包廂外的走廊講電話。
「阿敏,」關少妍趁哥哥不在,誠摯地問她:「你和君頡就這樣分手了嗎?」
「我……我們……」
她實在不知從何說起。
「他很難過,也很消沉口也,我看得出他是真的很愛你。」
關少妍按住遲敏的手,對她動之以情。
童兆頤握拳在唇邊咳了兩聲,警告某個女人安分一點。
關少妍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不准你跟二哥告狀!還有,我跟阿敏有話要說,你別吵!」
童兆頤一聲不吭的,很有風度地容忍她的大小姐脾氣,決定把聽到的話一字不漏地轉述給少衡聽。他明白少妍並沒有惡意,她只是生性同情弱者。剛開始看她二哥失魂落魄,她馬上義不容辭地幫他;後來看項君頡處于劣勢,她又於心不忍。沒大腦的女人,她遲早會落得兩面不是人!
遲敏相信君頡的日子是真的不好過,少了一個人幫他打點生活事宜不說,又被項先生和阿姨越洋通緝,好象非把他痛扁一頓不可。想想,也覺得他好可憐。
「阿敏,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我哥把你追回來,只是因為內疚,或者是不甘心你被君頡搶走?」
童兆頤一聽,差點把口中的食物吐出來。她幫項君頡說情也就罷了,何必譭謗她老哥?還講得頭頭是道的。
「大小姐,飯可以多吃,話不能亂講啊!」看來有人需要清理門戶了。
「我叫你別插嘴!」關少妍氣得握緊拳頭大吼,很想拿桌上的碗盤砸他。
這時,關少衡已講完電話,一推開門,剛好聽到少妍在鼓吹遲敏回到項君頡身邊。這個小妮子,枉費他從小到大把她捧在手掌心疼。
遲敏毫無芥蒂地對關少妍笑了笑,「我知道我長得不漂亮。不過,我和少衡認識那麼久,或許他喜歡我別的地方。」

關少衡笑着點頭。阿敏對他比他對自己還要有信心,他絶對不會辜負她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童兆頤一聽,也是一個勁地猛點頭。他正想呼應遲敏的話,列舉出她一長串的優點時,關少衡就走了進來,板著臉敲了妹妹額頭一記,「我是叫你來敬酒賠罪,不是要你來挑撥離間的。」

「我哪有?」她委屈地扁了扁嘴,「我是好心想幫阿敏釐清她的心意嘛!」
「沒什麼好釐清的,」他親熱地褸着遲敏,為她的不輕信讒言感到驕傲,「你現在就可以開始叫嫂嫂了。」

「你過河拆橋喲!」關少妍死不肯認錯,「要不是我忍痛演了那場戲,你們怎麼可能湊在一起?算起來,那個媒人的紅包應該是給我的口也。」

「你少來!」關少衡看透了她邀功諉過的本領,「阿敏從前是我的特別助理,她那麼溫柔、可愛,不用你瞎攪和,我一樣會對她日久生情。」

關少妍愣住了。二哥真的變了,他幾時懂得從好的一面去看事情了?看著他眉梢眼角的笑意,十足是個幸福的男人。
「好啦,」她勉為其難地站了起來,「嫂嫂,我敬你一杯。請原諒我年幼無知,把你推入火坑,認識一個比惡魔還可怕的男人,而且一輩子都脫不了身。」
她說完,還轉頭對關少衡皺了皺鼻子,一臉的不服氣。
「阿敏,你千萬不能輕易原諒她。」
關少衡看著妹妹那麼皮,忍不住掐了她一把。
遲敏忍住笑,配合地點了點頭,「你幫我一個忙,就算是將功贖罪。」

「什麼忙?」她吃力地眨動着無辜的美眸,哀悼一段注定要失去的友誼。
遲敏從皮包裡拿出一份企劃書。「這是瑞開下一季要主打的信用卡廣告,傅衍平已經答應為這支廣告掌鏡,君頡也同意跨刀演出,我們還缺一個女主角,你有沒有興趣?」
「你是說我和君頡搭檔拍信用卡廣告,然後Michael要負責編導?」
「嗯。我們拍攝這支廣告的預算是一百萬美金。君頡已確定不支酬勞,扣除拍攝的費用後,剩餘的可能由你和傅導演平分。我曉得這樣的價碼對你來說或許太低……」

「我要拍、我要拍,趕快和我簽約吧!」關少妍心急地握住遲敏的手臂。能和兩個才氣縱橫的美男子合作,她倒貼也甘願。最重要的是,她希望能把握機會重建和君頡始於同病相憐的可貴友情啊。
關少衡暗自覺得好笑,不管腳本怎麼寫,安頌的大小姐幫瑞開拍廣告,肯定是個最大的賣點。老爸要是知道他女兒為了區區幾十萬美金就為死對頭效力,不氣炸心肺才怪!
飯局結束後,自然是童兆頤送關少妍,關少衡送遲敏。
遲敏住的那棟大廈安全管制很嚴格,關少衡不知是謹慎還是不捨,每回約會完都會陪她搭電梯上樓,目送她進屋才離去。
「少衡。」
他們道過再見後,遲敏忽然回頭叫住了他。
「怎麼啦?」他怔了一會兒,停下欲轉身的步伐。
「我……我有點無聊。」
她飛快地瞥了他一眼,面紅耳赤地轉開頭。不管他聽不聽得懂她在求歡,總之是尷尬。
「你不覺得和一個禁慾兩年的男人過夜是件很可怕的事?」他順勢椅上門緣,將她嬌羞的神態盡收眼底。
「這麼晚了,你開車回家要小心。」
遲敏低頭輕笑着推他,想把門關上。
「有你的地方纔是我的家。」
他用身體擠她進門,抱著她貼靠到門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