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4 頁


「不准。」關景禾決絶地否定她對人生的規畫。少妍同少衡一樣是脫韁野馬,但她不若少衡深沉、冷靜,又是個女孩子,他說什麼都不會放她進演藝圈那個大染缸。 「為什麼不可以?」關少妍無奈地擱下碗筷,吃力地壓抑着對這個家的不滿。
作者:程淺 / 頁數:(4 / 0)

自從十二年前發生了那場意外後,一切都變了。只因為二哥邀大哥去戲水,難忍喪子之痛的爸媽竟將過錯硬推到他身上。出了事後,二哥已經很愧疚了,爸媽無情的冷嘲熱諷更讓他心慌,他從此變得封閉、冷漠,言行之間毫不隱藏地排斥着死去的大哥。但她相信,沒有人會比二哥更心痛!爸媽怎麼忍心將十字架釘在他身上?同樣是自己的骨肉,他們這麼做對二哥真是不公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媽,」關少妍神色凝重地開了口,不想眼睜睜地看場面惡化下去,「社團的指導老師幫我申請到美國的一家表演學校。」

關少妍的功課向來不佳,勉強進人一所私立五專就讀,同時加人學校的話劇杜,一升上專二就成了話劇杜的當家花旦,而且似乎只有演戲這件事才能讓生性散漫的她全神貫注。
「不准。」
關景禾決絶地否定她對人生的規畫。少妍同少衡一樣是脫韁野馬,但她不若少衡深沉、冷靜,又是個女孩子,他說什麼都不會放她進演藝圈那個大染缸。
「為什麼不可以?」關少妍無奈地擱下碗筷,吃力地壓抑着對這個家的不滿。爸媽自從知道地想出國念表演,就扣押了她的護照。任她好說歹說,一再保證自己會潔身自愛,還是無法得到他們的認同。
「不適合。」
唐念汾望着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兒,不解她的執拗源於何處。
「什麼不讓她試試呢?我們都看過她的畢業公演,她有天分。」
靜默已久的關少衡睨了妹妹一眼,懶洋洋地開口說項。這個家是個牢籠,他被禁錮其中是罪有應得,但他衷心期盼摯愛的妹妹能展翅高飛。
「怎麼?你連妹妹也容不下嗎?」唐念汾不悅地吼着事事唱反調的兒子,脆弱的心因想起純良的大兒子而隱隱作痛。
「媽!」關少妍忿忿地阻止母親的無理取閙,不希望二哥為了自己的事再度被抹黑。她咬着牙忍住欲奪眶而出的淚水,推開椅子奔回自己的房間。也罷,她就順着父母的心意,麻木地過完養尊處優的一輩子算了。
關少衡回頭望了妹妹一眼,心急地想抹去她眼裡的絶望與認命──即使必須付出一切代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寧靜的夏日午後,關副總辦公室的冷氣機正盡職地傳送着一波波的涼風,可是它的主人卻不務正業地煮起咖啡,還招來好友一道分享。
新鮮的巴西咖啡豆研磨出怡人的原野氣息,煮沸後的咖啡更是香氣宜人。
童兆頤喝着香醇的咖啡,一張嘴絲毫不懂感恩地數落起來,「關副總可真好命,可偏有人只拿了一份薪水,卻得做兩人份的差事。」

「能者多勞痳!」關少衡優閒地旋過坐椅,將一雙長腿擱在窗怡上,舉杯敬窗外的晴空萬里。近來他挨罵的次數鋭減,關副總辦公室提出的企劃築有口皆碑,創下了安頌各部門中企劃案連續未被駁回的歷史新高紀錄。這些傲人的成績都得歸功于任勞任怨的遲小姐。
「少衡,你沒想過要見賢思齊啊?」他雖然對好友期許不小,也只是不經心地提一下,不願壞了氣氛。關少衡不想振作的話,誰能說得動他呢?
「何必?」反正他永遠無法取代大哥,何不墮落得乾脆點,讓大家忘不了大哥的好。想著想著,他忽然爽朗地笑了起來,「外面那個傻女人那麼賣命地工作,我真懷疑她是不是在暗戀我呢!」
「得了便宜還賣乖!」童兆頤一臉的不能苟同。
談笑間,清脆的敲門聲響起,童兆頤拿着咖啡杯,步履優雅地上前為來訪者拉開木門。不出他所料,忠心耿耿的遲敏捧來一大疊待批的公文。說「待批」是名副其實,好命的關少衡僅需練練簽名即可。
關少衡回頭瞥了來人一眼,收斂狂放的坐姿。遲敏瞧見他捲起了白襯衫的袖子,露出一截結實的古銅色手臂,少扣了一顆扣子的領口散髮出邪氣的魅惑。他也算不上衣衫不整,但她不曉得自己臉紅心跳個什麼勁?
童兆頤看遲敏在冷氣房裡還紅着一張小臉,額間也沁出細細的汗珠,實在替他的好友感到慚愧。他掏出手帕,好心地幫她抹去汗水,沒想到竟把遲敏嚇得不知所措,臉頰上的酡紅更加暈了開來。
關少衡嘴角噙笑地看著這一幕,和童兆頤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她八成是個處女!他用自己的杯子倒杯咖啡給遲敏,壞心眼地想把她拖下水,讓她也成為上班時間偷懶的一員。
「這……這是你的杯子。」
遲敏不知他的意圖,怯怯地提醒他。
「你介意?」關少衡蹙了蹙眉。女人就是女人!
「不。」
遲敏急於澄清似地搖着頭,受寵若驚地接過杯子,杯子裡的深褐色液體彷彿能映照出她的羞怯。
「坐啊!」關少衡比了比童兆頤身旁的椅子,語氣還挺熱絡的。看了一個多月,遲敏依舊沒有變成美女,但也不惹人厭就是。她人很低調,几乎不會主動跟別人打交道,每天都遲鈍地任他欺負。他漸漸地認為遲敏絶對不是會打小報告的人,對她的態度也就友善多了。時尚書屋
「謝謝。」
遲敏拘謹地坐了下來,很認真地低頭喝咖啡。這是關副總煮的咖啡,而且是他剛喝過的杯子……
「遲小姐,你是不是沒有男朋友?」童兆頤自動續杯,好心情地調戲起純情小女子。
心神不寧的遲敏差點被口中的熱咖啡嗆着。這是童處長第1次和她搭話,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對。」
不回答又不行,遲敏只好尷尬地承認。可憐的她,臉上的紅潮再起,拿着歐式雕花瓷杯的小手微微顫抖。
關少衡給了童兆頤一詞警告的眼神。這個不識相的傢伙,竟敢在他的地盤上撒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