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40 頁


,慎重地拉住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胸口上,「你別只為了滿足我的慾望而跟我上床。我想改邪歸正、好好尊重你,包括這一方面,你懂嗎?」 戀愛不見得要談得那麼心酸,遲敏得不得到他都無所謂,他對她也漸漸多了份寬容與體諒。他們之間的刻
作者:程淺 / 頁數:(40 / 0)

「你愈來愈會說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遲敏靜靜地偎在他懷裡,體溫卻不可避免地急遽上升。
「是嗎?」他專注地吻上她的唇瓣,獨有的清新蠱惑着他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
「好久了……」
他吻着她的唇,傾吐着愛語,「我想這樣吻你已經好久、好久了。」
他的唇舌一次又一次地膠着上她的。
他抱起她走進臥室,互摟着跌坐到柔軟的床上。
「少衡,你……兩年不做那種事,不會很難受嗎?」她好奇地問。
「有一點。」
他無所謂地說。
「那你怎麼辦?」她小心翼翼地試探着。
儘管房裡只有他們兩人,他偏要傾身在她耳邊低語,呵出的熱氣在她白皙的頸眉處蔓延成一片紅潮。
「當我沒問。」
遲敏呼吸困難地嚥了口氣。
「阿敏,」他收拾起玩世不恭的樣子,慎重地拉住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胸口上,「你別只為了滿足我的慾望而跟我上床。我想改邪歸正、好好尊重你,包括這一方面,你懂嗎?」
戀愛不見得要談得那麼心酸,遲敏得不得到他都無所謂,他對她也漸漸多了份寬容與體諒。他們之間的刻骨銘心已經太多,這一刻兩人期盼的不過是能平平淡淡地朝夕相處,如同他騙她同居時所說過的:下班後一起吃頓飯,然後煮杯咖啡、聊聊天。這樣就夠了!
「嗯,」她感動萬分地吸了吸鼻子,「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不想做嗎?」
「遲敏!」他忿忿地吼她,滿腔的柔情蜜意化為烏有,像個瞬間泄了氣的皮球。
「哈,我跟你開玩笑的。」
她露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容,從他的表情意識到這個玩笑似乎有點不得要領。
關少衡沉下臉,咬牙切齒地訓她:「一點都不好笑!沒有幽默感的人最好不要隨便開玩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現在怎麼辦?」她心虛地問他。在她開了一個小玩笑後,似乎做什麼都難以為繼了。”
「所有的好氣氛都被你破壞了。」
他哀怨地瞪了她一眼。
「嗯……要不然我們就像在溫哥華那一夜,躺在床上聊聊天,好不好?」她很認真地建議着。
「不好。」
他面無表情地拒絶了。種種跡象顯示,這個笨女人並不適合過民主生活。
遲敏還想不到要接什麼話時,他冷不防地將她壓倒在床上,以極度的溫存佔領她的身心,重燃記憶裡銷魂蝕骨的火熱……

※※※

「阿敏。」
關少衡低啞着嗓子喚她,轉身在她雪白的裸背上畫着圈圈。
「嗯?」遲敏乏力地趴着,氣息紊亂得無法多說話。
「你退步好多。」
他緊靠她嬌嫩的身軀,埋首在她頸窩喃喃抱怨着。
「嗄?」她慵懶地側過頭看他,一臉茫然。太累了,連腦袋也跟着不靈光。
「你和那位鋼琴家在床上都亂做一通啊?」他不敢相信自己連這麼低級的話都說得出口。原本他還怕自己日久生疏,會讓阿敏不舒服,沒想到她簡直生澀得不象話。
「喂,你別亂說!」她終於搞懂他在說什麼,激動得翻身摀住他的嘴。
關少衡毫不費力地挪開她的手,嘴角噙着難掩的笑意,「鋼琴家的手不是很靈活的嗎?一寸一寸滑過阿敏……」

他的手指示範性地輕掠過她每一處敏感的肌後,讓遲敏的臉紅得像是颱風來襲前夕的晚霞。她和君頡……那是亂倫口也!她慌亂地以吻封住他不饒人的嘴。
「求求你別說了。」
她的手緩緩地愛撫他臉部的線條,哀求的眼神讓他無法剋制想再愛她一遍的念頭。
這個該死的女人,認識她那麼多年來第1次稍微象樣點的撒嬌、第1次主動獻吻,居然都是為了項君頡?!
「你以為我那麼好打發嗎?」他拉下她的小臉,不留一絲空隙地吻了上去,索性將她軟馥甜美的嬌軀也一併挪移到他身上壓緊。
肆無忌憚的情愛狂潮掀起另一個高峰,關少衡離開她的唇,難以自持地低吟出聲,懷裡的女人卻選在此時癱倒在他身上沉沉睡去。
老天,她挑起了他排山倒海般的慾念,卻一個人睡得又香又甜?紅撲撲的臉蛋、心滿意足的笑容,怎麼看都與一個嗜睡的小嬰兒無異,算了,他們有得是一生一世。

10

「副總,有位項先生找你。」
關少衡美麗的女秘書Sophia優雅地推門而人。拜他浪子回頭之賜,漂亮的傻大姊才得以把飯碗捧得穩穩的,在他升上執行副總後,她也跟着升了一級。
關少衡停下正敲着鍵盤的手,錯愕地看向一臉興奮的女秘書。「項君頡?」
「嗯。」
她精神抖擻地猛點頭。項君頡這兩年來在國際樂壇土大放異彩,作曲、演奏的功力都深受肯定,幾首由他製作、膾炙人口的電影主題曲更將他的聲望推上了巔峰。
「我叫他進來囉!」
Sophia花蝴蝶一般翩然遠去,留下氣結的關少衡。項君頡來幹嘛?跟他討人嗎?
門一開,Sophia笑吟吟地帶著項君頡進來,直送他到關少衡眼前的沙發椅上,像隻盡忠職守的導盲犬,深怕主人迷路似的。關少衡從不曾見她對哪一個訪客那麼慇勤過。
「項先生,你想喝什麼?」Sophia微笑地傾身問他,很想和他多攀談幾句。
「咖啡。」
他仰頭給了她一個充滿感激的笑容,讓她一顆心怦怦亂跳,差點忘記自己已有男朋友。
「有何指教?」關少衡閒閒地開口,不想對手下敗將太過刻薄。仔細一想,項君頡其實很可憐,不幸認識了關少妍,好心幫她一個忙,然後斷送自己一生的幸福。
「阿敏回到你身邊了?」他神色複雜地看了關少衡一眼,根本搞不懂阿敏看人的標準何在。他真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哥哥,可愛的小妹和男人同居兩年多,飽受凌虐,他居然一無所知,更別說她坎坷的遭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