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42 頁


甜美的果實。當他的手優雅地在琴鍵上落下最後一個音符時,聽眾們都不自禁地露出會心的微笑,感受到他想傳達的苦盡甘來。 台下的項澤明在如雷的掌聲中握住了妻子的手,「我常對他嫌東嫌西的,或許他走這條路是對的。」 陳愛庭
作者:程淺 / 頁數:(42 / 0)

時光在悠揚的樂聲中流逝,項君頡在演奏壓軸曲前,特意拿起鋼琴上的麥克風對台下說:「最後是我自己創作的進行曲──HappyBride,獻給我此生最愛的女子,沒有她的支持,就沒有今天台上的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台下的聽眾為他感性的話而響起瘋狂的掌聲,他卻依稀能感覺到老爸、老媽冷冽的目光正朝着他射來。他沒說謊呀,阿敏大一時玩股票幫他賺了架名琴,兩年前又回瑞開接班讓他脫身,沒有阿敏,他的生命鐵定黯淡無光。他一心專注于音樂,忽略了周遭很多的人事物,但他衷心期盼善良的阿敏能有個幸福的未來。
曲折離奇的旋律從他修長的指尖流泄,譜出了遲敏所經歷的愛情,再怎麼灰暗的段落,都竄動着永不止息的生命力,一點一滴灌溉出甜美的果實。當他的手優雅地在琴鍵上落下最後一個音符時,聽眾們都不自禁地露出會心的微笑,感受到他想傳達的苦盡甘來。
台下的項澤明在如雷的掌聲中握住了妻子的手,「我常對他嫌東嫌西的,或許他走這條路是對的。」

陳愛庭對他笑了笑,笑容裡有些許的淒涼,「如果你沒招惹小妹,她不見得會比君頡差。她天生是個感情豐富的人,十歲就會彈蕭邦的離別曲,我常看她邊彈邊落淚。」

「我對不起你們。」
他感慨地說,難過地想到宜家在香港的十幾年是不是日日以淚洗面。
她拍了拍他握住她的手,「她幫你生了個好女兒。」

曲終人散,他們打算到後台看看兒子時,關少衡朝他們走了過來,很有禮貌地欠身,「伯父、伯母,不曉得你們方不方便一起去吃個消夜?我也約了君頡和遲小姐,就當是幫君頡慶功。」

關少衡特地找爸媽來聽演奏會,剛剛也差少妍去後台約項君頡了。阿敏不敢開口的問題,他今天晚上會幫她解決。
「好啊。」
陳愛庭豪爽地答應了。她不認識眼前這個好看的年輕人,只隱約覺得他有些眼熟,可能是君頡和阿敏的朋友吧!
「關家的兒子。」
項澤明在妻于耳邊低語,搞不清君頡什麼時候和他扯上了關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同性戀那個?」陳愛庭終於想起自己是在八卦雜誌上看過他,驚呼着回頭多看了他一眼。
「我不是。」
關少衡好風度地對她微笑,氣氛霎時尷尬起來。
到了關少衡預先訂位的俱樂部貴賓室,項澤明才發現來的人還真不少,連關景禾夫婦和關少妍都來了。他隱約覺得這是一場鴻門宴。
兩對長輩很自然地寒暄一番,唐念汾首先就同陳愛庭恭喜:「項太太,你的兒子不但才華出眾,挑女朋友也很有眼光呢。」
話是這麼說,她心裡卻很不服氣,誰不曉得遲敏是項澤明從安頌搶過去的大便宜。
「哪裡,」陳愛庭敷衍地笑着,「令公子一表人材,可惜我沒有女兒啊。」
哼,她還擔心關少衡會想染指君頡呢。
山雨欲來風滿樓呵!項君頡和關少妍噤聲不語,在兩個女人的針鋒相對中頓悟到關少衡安排這個飯局的目的。他們實在不該來的。
「爸、媽,」關少衡一站起來,遲敏立時嚇得低頭猛喝茶。今晚的事少衡和她商量過了,她認為不妥當,可是又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只好聽任他作主。可是她現在好想臨陣脫逃喔。
「我有對象了。」

唐念汾皺了皺眉。這種話少衡為什麼要挑這種場合提,千萬別說是姓「童」的。
「我和遲敏下個月初結婚。我們還沒決定要不要請客,今晚先請大家吃頓飯。」
他輕描淡寫的話凍結了房間裡的空氣,四位長輩都愣住了,誰也沒料到會聽到這麼令人震撼的消息。
「阿敏,這是真的嗎?」陳愛庭緊張地抓住遲敏的肩膀。
「嗯。」
她含羞帶怯地點了點頭。
「我不准!關少衡,你該不會為了掩飾自己同性戀的身分,就拐遲敏當你老婆吧?」項澤明氣憤地重拍桌子,不能諒解關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遲敏。
「阿敏已經懷了我的孩子,我們一定會有婚禮。」
關少衡語氣堅決地與項澤明對視,不明白他怎麼有資格說「不准」。
「我也不准!」關景禾聽項澤明當着他的面侮辱他的兒子,火氣也大了起來。「你怎麼能確定遲敏肚子裡的小孩不是項家的?」他兒子要是娶了一個公然和項君頡同居的女人,豈不是淪為上流杜會的笑柄?
「遲敏的孩子當然是我們項家的骨肉。」
項君頡優閒地發言。他豁出去了!他放話說阿敏和自己同居,就是希望老爸能讓她認祖歸宗,他自己闖的禍,還想賴帳啊!阿敏寧可受盡苦楚,也不願說出真相,她處處為他們夫妻着想,他們就不能將心比心嗎?她的肚子都被搞大了,他們還想瞞到什麼時候?
「人家都這麼說了,你還要娶她嗎?」唐念汾深深為自己的兒子抱不平。項家未免欺人太甚了!
「我和遲敏都是成年人了,我們結婚不需要大家的同意。」
關少衡還是維持着迷人的笑容。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只是要讓阿敏能安心地嫁他。否則他要結婚,關旁人什麼事?
「媽,她是那個寫信的女孩。我們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會取名叫『念威』,我想他一定是個聰明乖巧的寶寶。」
關少衡別下身子,對唐念汾耳語。他不會坐視自己的家人瞧不起阿敏的。時尚書屋
唐念汾一愣,細細打量着遲敏,感傷她撇開頭。她相信她會有一個比少威還可愛的孫子。
這時,陳愛庭握住了項澤明擱在膝上的手,看著他的眼神蘊含著溫柔與體諒。阿敏若執意要嫁那個男人,他們總不能讓婆家認定她不檢點吧。
「少衡,」項澤明站了起來,將遲敏的手交到關少衡手上,「阿敏是我的親生女兒,她從小受了很多苦,今後要拜託你好好照顧她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