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5 頁


杯?」關少衡接過遲敏擱在桌上的杯子,還沒問出答案就提起咖啡壺又倒了一杯。 「不……不用了。」再待下去,她遲早會被童處長調侃至死的。 「我的手藝不好?」關少衡睨着遲敏,淡淡地問。 「……不是。」這麼近距離的
作者:程淺 / 頁數:(5 / 0)

「沒時間?」童兆頤不知死活地追問神情靦腆的小女人。她真有意思!不像汪書翎,他可從不敢對她稍有不敬。開玩笑,她是女強人又是少衡的女友,他可不想惹得一身腥!早知如此,他或許會不怕死地幫少衡爭取汪書翎,留下可愛的遲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遲敏搖了搖頭,聲音細如蚊蚋,「沒有人追我。」

「你這樣很不給你們副總面子喔!關副總辦公室的女人一向是搶手貨口也!」童兆頤輕鬆適意地談笑風生,心底卻不免嘆息。少衡從來懶得搭理姿色平平的女人,他能不能拿汪書翎跟他換遲敏啊?每天工作累了,還可以逗逗她,也不怕有人告自己性騷擾。
「我知道我是例外。」
遲敏自責地低下頭,匆匆忙忙地喝完咖啡,想要儘早逃離這個是非之地。大家都曉得關副總和童處長是很要好的朋友,可是他們倆的個性怎麼一點也不像?
「再喝一杯?」關少衡接過遲敏擱在桌上的杯子,還沒問出答案就提起咖啡壺又倒了一杯。
「不……不用了。」
再待下去,她遲早會被童處長調侃至死的。
「我的手藝不好?」關少衡睨着遲敏,淡淡地問。
「……不是。」
這麼近距離的對望、這麼親昵的問話,讓她改變了心意,很貪心地想要多待一會兒。
「那就再喝一杯。」
不管自己有沒有強人所難的嫌疑,他硬將杯于遞給她。
明明是小心翼翼,她還是碰觸到他溫熱的手掌,瞬間竄過心房的悸動讓她慌亂得差點打翻杯子。
童兆頤搖了搖頭。難怪關少衡的日子會過得這樣愜意,遲敏根本不懂拒絶為何物嘛!
關少衡輕咳了一聲,似笑非笑地瞧著童兆頤,「童處長的意思是想請你吃頓浪漫的燭光晚餐,不曉得你肯不肯賞臉?」占了遲敏那麼多便宜,總該付出點代價吧!
童兆頤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他可不像某個人那麼膚淺,順水推舟請遲敏吃頓飯對他而言並不是件苦差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單單喝一杯咖啡就快要了她的命,她真不敢想象如何和童處長面對面地吃完一頓飯。
關少衡笑了起來。遲敏還是有點原則的痳!「我為你感到悲哀。」
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童兆頤鐵青着臉,哀怨地瞪着遲敏。他真的這麼投有魅力嗎?剛剛還在想著她怎麼都不懂得拒絶,她居然馬上在關少衡面前給他難堪!媽的,她連一點修飾性的場面話都不肯施捨,還裝出一臉痛苦的表情?唉,再怎麼柔情似水的小女人都小覷不得啊!
畢業典禮後就賦閒在家的關少妍似乎不再一心想著出國。她變得沉靜、寡言,不再為自己的志趣跟父母抗爭。關家因此少了很多爭執,關景禾和唐念汾對於女兒的讓步深感欣慰,關少衡卻對妹妹的轉變感到心疼。
她對戲劇的狂熱並未熄滅,要不然她不會看一卷錄像帶倒帶數十次,彷彿想把影片裡每一個畫面都鐫刻在心中。然後,她就把她的夢想與青春埋葬起來嗎?
「少妍,你老實告訴哥,還想不想出國?」趁着爸媽外出參加婚宴,關少衡才得以約妹妹吃頓飯,和她好好聊聊。
一扇又一扇的落地窗讓人有置身于玻璃屋中的幻覺,窗外是一大片綠意盎然的庭園,屋內則採挑高設計,牆上還掛了些印象派的名書,營造出高雅、舒適的用餐環境。然而,才二十歲的關少妍在微量的水晶燈映照下,竟帶著一股歷盡滄桑的淒美。
關少妍怔了好一會兒,才幽幽地說:「爸媽不可能讓我出去的。」

「只要你想,哥幫你把護照偷出來。」
關少衡溫柔地將她雲旁散落的一綹髮絲塞到耳後,對妹妹的疼愛溢於言表。自從大哥死後,少妍就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了,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礙他保護她的決心。
即使那麼從容的話語,也蘊含著懾服人心的霸氣,關少妍漸漸明白為何聲名狼藉的二哥仍能讓眾色女子趨之若鶩。
「二哥,你別討罵挨!」她才不忍心自個兒在國外逍遙,讓二哥成了爸媽的出氣筒。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不在乎。」
妹妹能不能過得開心,才是他唯一在意的。
可是我在乎啊!關少妍不懂二哥為何執意折磨自己,她收抬起心底的不捨,不着痕跡地轉移了話題。「二哥,我談戀愛了!」
「你換男朋友的速度從來不比我遜色。」
關少衡白了她一眼,頗為不滿她顧左右而言他。
「這回我是認真的。」
關少妍急急地低嚷着,雙頰染上屬於小女孩的嬌羞。
關少衡輕笑着欣賞眼前足以顛倒眾生的絶色美女,不經意地想起辦公室裡那個容易臉紅的女人。他皺了皺眉,一顆心因閃過腦海的影像而泛起一絲奇異的感覺。不該有這種聯想的,遲敏那種不起眼的姿色,再怎麼裝扮也比不上得天獨厚的少妍,更何況她從不打扮。
「你哪回不是說自己是認真的?」關少衡揚起一抹戲謔的笑容,懶懶地靠向椅背,等着聽她這回有多「認真」。
「這次真的不一樣……」
她愈說愈小聲,遲疑了一會兒才對哥哥招了招手,傾身在他耳邊囁嚅着,「我……我把第1次給他了。」

「關少妍,你上個月才滿二十歲!」極度震驚的關少衡差點發火,不願意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事實。少妍根本還沒成熟到足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到底是哪個該死的男人碰了她?
關少妍眨了眨眼,雙手平貼著熱燙的臉頰,「就是生日那天給他的呀!」顯然她沒搞懂關少衡話裡的重點。
「你確定他不是貪圖你的家世?」少妍縱橫情海、無往不利,憑恃的就是從來不曾付出真心,那個男人竟厲害到讓她連貞操也一併奉上!
「當然不是,他也很有錢。」
她自信滿滿地反駁哥哥的指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