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7 頁


哼,遲敏那麼會作戲,少妍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過了不久,項君頡提着一袋尚冒着熱氣的車輪餅,走回遲敏身旁。 「喏,拿去!」他心不甘、情不願地把紙袋伸到遲敏面前。 「謝謝……啊!」遲敏涎着一張笑臉,小手卻落了空,
作者:程淺 / 頁數:(7 / 0)

「是你堅持要來這裡吃飯的!」遲敏委屈地辯解。再說,她只說了一句想吃車輪餅,哪有用吵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項君頡自知理虧,投降似地嘆了口氣,「乖乖在這裡等,我去買回來給你吃。」

遲敏回他一個燦爛的笑容,換得了一頭被揉亂的發。不曉得為什麼,君頡今晚的舉止好反常,好象把她當成了情人來呵護。
「阿敏,你要吃什麼口味?」一百公尺外的項君頡朝遲敏叫嚷着,打斷了她紛亂的思緒。
「奶、油!」遲敏雙手圈在唇邊,天生嗓門小的她只能用誇張的嘴型告訴項君頡答案。
關少衡微瞇着眼,不悅地打量那一對像是恩愛小夫妻的男女。哼,遲敏那麼會作戲,少妍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過了不久,項君頡提着一袋尚冒着熱氣的車輪餅,走回遲敏身旁。
「喏,拿去!」他心不甘、情不願地把紙袋伸到遲敏面前。
「謝謝……啊!」遲敏涎着一張笑臉,小手卻落了空,雪白的臉頰被那袋突然轉換方向的車輪餅燙出了一抹瑰麗的色澤。
惡作劇得逞的項君頡大笑地摟着還嘟着嘴的遲敏,一同走向地下停車場。
看著漸行漸遠的人影,關少衡的心裡該死的不好受,強烈的妒意几乎要淹沒他的理智。當然,他一點也不羡慕項君頡有那麼一個不起眼的女朋友,他身邊的女人隨便一個都比遲敏好看多了,只是,在他輝煌的情史中,為什麼不曾有過像剛纔那麼溫馨、幸福的畫面?難道項君頡是為了那種互動,寧可放棄傾國傾城的大美女嗎?
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們最好祈禱少妍能平安無事!

※※※

遲敏一坐進寬敞的跑車,馬上專心地吃起車輪餅。項君頡看著她無邪的笑顏,遲疑了一會兒,側過身子抓住她的右手。
「怎麼了?」遲敏澄澈的眼眸盛滿了問號,君頡又開始怪怪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戒指還我。」
項君頡輕咳了一聲,竭力掩飾心中的愧疚,儘量以最自然的口氣提出這個不合理的要求。
「不是要迭我嗎?」她剛剛推辭了好久,君頡仍執意將戒指套到她手上,怎麼這麼快就後悔了?
「你不適合珠光寶氣。」
她幹嘛那麼多話,反正她又不會天天戴。
「會嗎?」遲敏好奇地張開纖細的手掌,瞧丁好一會兒,還是不覺得這個戒指稱得上珠光寶氣。它簡單優雅的設計搭配光芒內斂的美鑽,一點都不招搖啊!
「小孩于不可以這麼貪心!」項君頡板起了臉,不顧遲敏的意願就把戒指拔下,放進西裝口袋裏。
「又不是我跟你要的!」遲敏不服氣地瞪着他,他實在很不講理口也!
項君頡內疚地避開她審視的眼神,「等你當新娘子的時候,我買個更漂亮的送你。」

「不用啦,戴着戒指,做家事多不方便。」
雖然嫁為人妻對她來說是一件很遙遠的事,但她也不免和其它女孩一樣,對婚姻有着一份浪漫的憧憬。
項君頡唇邊帶笑地睨着她,「你這麼乖,我才不要讓你嫁給別的男人呢!」娶到遲敏的男人,肯定是祖上有德又兼燒好香。
遲敏難為情地撇過頭,搖下車窗眺望外頭熱閙的夜景。她會有洗手做羹湯的一天嗎?她動盪不安的心此時不禁浮現一個人影,正滿不在乎地睥睨着暗夜的黑……

※※※

安頌的晨間會報上,年逾半百的總經理正沉穩地主持會議。關少衡蹺着二郎腿,心不在焉地轉動手上的鋼筆,完全不把周遭異樣的眼光放在眼裡。安頌連他在內,共有六個副總經理,分屬兩位執行副總管轄,再上去才是高薪聘來的總經理。在他看來,這種場合有沒有他根本無差。時尚書屋
他不覊的神態下其實懸着一顆心。昨夜任他說好說歹,少妍就是不肯應門;打內線電話給她,她也只說了一句「二哥,你讓我靜一靜。」
就掛上電話,那種哀莫大於心死的語調折磨得他一夜無法好眠。
轉頭瞥了眼隨同出席的遲敏,仍是一裝古板的淡灰藍色套裝包裡着細瘦的身軀,沒有任何造形的及肩長髮隨意用一個黑色髮夾固定,最礙眼的是她不甚挺的鼻樑上還架了副黑框眼鏡,好象隨時都有可能把她的臉壓垮。他只能說項君頡的眼光不同於常人。
遲敏正努力地做筆記,以至于沒有發現兩道不友善的目光一直停駐在她身上。她是出席者中年紀最輕的一個,說實話她有點緊張呢!
百無聊賴的關少衡將視線轉往斜對面的汪書翎,合宜的彩妝把她的瓜子臉襯托得更加出色,一襲名牌套裝也適當地突顯她曼妙的身材。他看過她沒化妝、沒穿衣服的樣子,一樣有着令人難以抗拒的媚態。
汪書翎是個驕傲卻絶對討男人歡喜的女人。據他所知,她有過很多男朋友,目前也有很多「男」的朋友。他對她的態度一向稱不上認真,人又不知長進,真不曉得她是看上他哪一點?
汪書翎發現關少衡在瞧她,嫵媚地眨了眨眼,他則回以邪魅的一笑。做好筆記的遲敏怔怔地看著他們眉目傳情,好一會兒才察覺到關少衡狠狠地瞪着她。
「看什麼看?」關少衡壓低不滿的聲音,像極存心挑舋的混混。
遲敏絲毫不懂得掩飾心虛,趕忙低下頭整理筆記,原本秀麗的字跡因為拿不穩筆而變得有點扭曲。關少衡的心念一動,冷冽的眼神梭巡着她振筆疾書的小手,沒有戒指。哼,她連這種小細節也沒有忽略!
散會後,他沒和其餘的主管打招呼,就閃回了他的辦公室。反正遲敏會整理好會議記錄給他。
果然,才過了半小時,一份計算機打字的資料就送進辦公室。
遲敏剛上班時,中文打字慢得可以,他看了覺得好笑,隨口「指正」了一番。結果,不到一個禮拜,她的打字速度就勝過他那位受過專業訓練的秘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