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8 頁


取笑有自閉症。 打太極拳叫關少衡冷冷地扯動唇角,不肯接受她的敷衍。「那你呢?你怎麼樣才會承認一個男人是你男朋友?」 要一個沒談過戀愛的人回答這種問題,實在有點困難。遲敏吞了口唾沫,努力發揮想象力,卻還是不得要領。
作者:程淺 / 頁數:(8 / 0)

「你每天上網TALK啊?」他好奇地問她。遲敏那麼拘謹,會有人想跟她聊天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有。我每天回家拿工商時報和經濟日報的頭版做打字練習。我應該在上班前先把中文打字練好的。」
她一副很抱歉的口氣。時尚書屋
這個白痴又乏味的女人!關少衡那時在心裡不停地嘀咕着。關副總辦公室的女人都曉得在他沉下臉時嗲聲嗲氣幾句,只有她笨得回家自我加強,還拿那麼枯燥的東西當教材!
如今,他知道自己看走眼了。遲敏或許乏味,但她絶對不笨。
「遲敏,你認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交往到什麼樣的程度才算男女朋友?」翻着手上微溫的會議紀錄,他問了一個讓遲敏措手不及的問題。
「每……每個人的定義不同吧!」她猜副總和汪小姐一定是男女朋友,他們兩個真是相配。她好羡慕汪小姐的落落大方,她遇到什麼人都可以侃侃而談,不像自己,老是被君頡取笑有自閉症。
打太極拳叫關少衡冷冷地扯動唇角,不肯接受她的敷衍。「那你呢?你怎麼樣才會承認一個男人是你男朋友?」
要一個沒談過戀愛的人回答這種問題,實在有點困難。遲敏吞了口唾沫,努力發揮想象力,卻還是不得要領。
「這……這是很抽象的東西吧?」她小心翼翼地試探關少衡的反應,不曉得他問這些奇怪的問題用意何在。
「告訴我一個具體標準!」關少衡露出不耐煩的臉色。這個女人老用疑問句來反問他,休想他會知難而退!
遲敏的身子猛地一震。副總好象生氣了,那……她強迫自己趕快擠出一個答案,但仍是過了好半晌才沒頭沒腦地冒出話來,「牽手吧。」

夠了,遲敏!你真的很會故作清純。要裝羞儘管在項君頡的面前裝,我生平最討厭怯懦的女人!關少衡在心中冷笑。
「你是說,如果一個男人牽了你的手,那他就算是你男朋友囉?」昨晚她和項君頡親熱的畫面再度浮現他腦海,他很佩服她說起謊來能夠這麼面不改色。
「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遲敏終於舒展笑顏。副總把她的意思完整地表達出來了。她還記得中學時,在書上看到「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些句子時,心中有多感動啊!
那麼,就不是我冤枉你了!昨天項君頡對你又摟又抱的,尺度早已超過牽手許多。關少衡冷酷的眼神教遲敏不知所措,所幸他的手機響起,才放她出去做事。
「二哥,我打電話向他求證了……」
電話那頭傳來關少妍啜泣的聲音,「他說他愛上那個女的,這輩子非她莫娶。我說我也非他莫嫁呀,他叫我別傻了,玩不起成人的愛情遊戲,就該待在家裡做爸媽的乖女兒……」

「少妍,你別哭啊!」關少衡心急如焚,深怕從未失戀過的少妍一時受不了打擊。該死的項君頡,移情別戀就算了,還說那樣的話,未免太過絶情!
「二哥,我怎麼辦?我到現在還無法相信他只是玩玩而已。我不是個隨便的人,不是了尋求肉體的刺激才跟他上床的,我……」
關少妍泣不成聲,突地掛斷電話。
不祥的預感像沉重的低氣壓般咄咄逼人,讓關少衡氣悶得難受,眼皮也不由自主地狂跳起來。他當機立斷地抓起車鑰匙,顧不得還是上班時間就衝出了辦公室。
他一路狂飆到家,以最快的速度奔上二樓,發現少妍的門仍是鎖着的。
「少妍,我是二哥,你開門啊!」關少街猛捶房門,卻得不到任何響應。他退後一步,用力把門踹開,屏住氣息衝了進去。
純女性化的房間裡,最先吸引他的是床頭柜上的半杯白開水和倒在地毯上的空藥瓶。他發狂似地喊着少妍,不敢去想她究竟做了什麼傻事。猛一回頭,他才發現她穿著一襲白色的絲質睡袍,臉色蒼白地站在陽台上。
「少妍,你……」
還好他及時趕回來,得立刻送少妍到替院洗胃。
「二哥,你別過來!」關少妍一看到關少衡向她逼近,倏地揚起右手,手上握著一把亮晃晃的美工刀,然後擱在另一手的手腕上。
「少妍,你千萬別做傻事!」緊張的氣氛瀰漫了整間臥室,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關少衡也不禁嚇出一身冷汗。
「二哥,你不會懂的。」
她細嫩的臉龐流下兩行清淚,淒楚的神情揪緊了關少衡的心。「對不起了,二哥……」

關少衡還來不及衝到她面前,眼睜睜地看到她雙眼一閉,美工刀劃破肌膚,瞬間噴出的血柱染紅了純白的衣裳,也抽走了他胸腔裡最後一口氣。
「少妍!」關少衡失控地大聲吼着,扶住她癱軟的身軀。
「二哥,」關少妍吃力地睜開眼,朝着關少衡淡淡一笑。「幫我照顧爸媽……」

漾着水霧的美眸緩緩閉上,關少衡的淚水也無聲無息地滑落,整個人像是掉進不見天日的深淵,埋藏了十二年的往事混着淚水一幕幕交錯在眼前……大哥全身浮腫地躺在一塊白布上,臉頰、髮梢都沾染上粗糙的沙粒,他到現在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擠在人群中的自己多麼想伸手拭去那些會弄得大哥不舒服的東西……
事隔多年,椎心刺骨的傷痛仍未淡去,少妍又在他面前划下一刀……老天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

「少衡!」光可鑒人的醫院長廊上,由遠而近地傳來焦急的腳步聲。童兆頤在辦公室和客戶會談時,突然接到關少衡的電話,他只簡潔地告訴他少妍割腕自殺,正在送醫途中,要他幫忙安排一個醫術高明的醫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