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該欺負你 第 9 頁


來自己的生命? 關少衡搖了搖頭,心情紊亂得不想多作解釋。童兆頤也能體諒他的處境,只是靜靜地陪他在手術室外等着。 過了好一會兒,手術室外的燈終於熄了,幾名護士合力推着病床出來。關少衡疾步向前,只瞥見一張毫無血色的臉
作者:程淺 / 頁數:(9 / 0)

童兆頤的外公開了家頗具規模的綜合醫院,這也是關少衡會和他聯絡的原因。他和少妍自小情同兄妹,少妍人漂亮、嘴巴又甜,每回見了他總是左一句童大哥、右一句童大哥地撒嬌,他怎麼也沒料到她會有想不開的一天。更何況前一陣子看她還好好的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坐在手術室外的關少衡抬起了埋在雙膝間的頭,緊張地站了起來。
「醫生已經做過初步診斷,好在少妍先吞了安眠藥再自殺,力道較小,刀鋒也劃偏了,沒有造成致命傷。她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醫生正在幫她洗胃。」
童兆頤一接到他的電話,立刻透過外公的關係,慎重其事地找了幾位資深的醫生會診,務求不留下任何後遺症。
「謝謝。」
滿臉憔悴的關少衡拍了拍他的肩膀,心中的感激豈是簡單的「謝謝」就能表達。
「少妍是怎麼一回事?」那個愛美又嬌貴的千金大小姐居然會選擇那麼殘忍的方式結來自己的生命?
關少衡搖了搖頭,心情紊亂得不想多作解釋。童兆頤也能體諒他的處境,只是靜靜地陪他在手術室外等着。
過了好一會兒,手術室外的燈終於熄了,幾名護士合力推着病床出來。關少衡疾步向前,只瞥見一張毫無血色的臉蛋,就被護士請開,他只好轉身抓住一名正疲累地解下口罩的醫生。
童兆頤輕輕拉開過於心急的好友,代他問了少妍的情況。
那位醫生皺了皺眉。「她沒事。為求謹慎,先送加護病房觀察一天。」
雖說救人是醫生的天職,可是救一些賤視自己生命的人,他覺得那是浪費醫療資源。時尚書屋
那名吞安眠藥又割腕的女孩是院長吩咐要特別照料的,可見家世不凡。哼,就是那些不知人間疾苦的有錢小姐,才會整天無病呻吟!
童兆頤看出醫生的不悅,客套地道了謝後,要神情恍惚的關少衡先回家歇一會兒,順便幫少妍帶些住院用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關少衡若有所思地回頭望了手術室一眼,冷冷地勾起唇角。
「有人要倒霉了!」他拋下斬釘截鐵的一句話,大步走離這個讓他幾欲窒息的地方。
童兆頤被他立誓般的口吻震懾了心神,愣在原地看著他冷硬的背影消失在長廊盡頭。關少衡方纔堅決的語氣放肆地迴蕩在歸於沉寂的長廊,話語充滿肅殺的氣息,讓身為至交好友的他也隱隱感到一股寒意,他相信那個惹到關少衡的傢伙絶對會死得很慘!關少妍自殺未遂,在關家掀起軒然大波。關少衡在她以生命相脅下,面對殷殷詢問的父母,只能選擇沉默。關景禾和唐念汾都認為兒子不可能不知道實情,對他一再推說不知的態度非常不滿。時尚書屋
但在這個節骨眼,家裡一點小小的爭執或許都會刺激到關少妍,他們也只好忍耐。
一夕之間,關家變得最憔悴的就是唐念汾了。她不曉得關家子女究竟受了什麼詛咒,少威死於非命,少衡放蕩不覊,而從小被捧在手掌心呵護的少妍也莫名其妙地尋短。老天到底還要怎樣折磨她一個弱女子?
「媽,我不想留在台灣了。」
關少妍將喝了兩口的補品擱在床邊的小桌上,氣悶地靠回床頭柜上。家裡的人為了怕她想不開,一天二十四小時輪班守着,几乎快把她悶死。
「等你身體好一點,想去哪兒,媽都依你。」
唐念汾慈愛地拍了拍她的臉頰,不敢在這個時候拂逆她的任何意見。雖然她很想弄清楚女兒自殺的原因,但她怎麼敢在少妍面前提起?少衡的口風又那麼緊,不說就是不說。她為兒女們懸着的一顆心,幾時才能放下啊?
「我上次提過的那間表演學校下禮拜就註冊了,我本來已經打消這個念頭,想要乖乖待在家裡,可是……」
說著,她靜靜地垂下淚來,眼裡帶著無盡的哀傷。「我真的在台灣待不下去了。」

這是什麼話哪?關家在台灣有錢有勢,關景禾政商關係良好,在金融界舉足輕重,他女兒居然說在台灣待不下去?!唐念汾心痛地攢緊了眉,是不是她這個母親當得太失敗了?
「那……你還會回來吧?」她氣弱地問着心意堅決的女兒。
「媽,」關少妍難過地摟住她,心慌地抹去她的淚痕。「我當然會回來,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氣而已,你別為我擔心啦!」
唐念汾發現自己的失態,難堪地撇開頭,悄悄拭去臉上的淚水,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你別嫌媽凡事都要囉哩囉唆的,我是怕你年輕不懂事,一不小心走錯了路,將來後悔莫及。」
她暗暗嘆了口氣,狠下心來作了決定,「到了美國就當去度假,混不下去就回來讓爸媽養,千萬別逞強。」

關少妍的心被這一連串的嘮叨徹底擊潰了。為什麼她一直沒發覺媽媽是這麼疼她?她激動地埋首在她的肩上,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
媽,原諒女兒不孝,我不是故意要惹你傷心,真的不是故意的!
關少妍的臥室出現了久違的人氣,一老一少兩個女人哭成一團,才又互相嘲笑對方的哭相很醜。唐念汾貪心地想多抱女兒一會兒,惆悵地憶起孩子們都還小的時候。不論兒女在天涯或海角,只要在就好,她哪敢指望他們承歡膝下。瞬間閃過心頭的感傷急遽抽痛了她的心房,誰憐天下父母心哪?

※※※

「遲敏!」關少衡叫住正準備下班的遲敏,朝她招招手。
「有事嗎,副總?」遲敏怔怔地朝他走去,心想副總大概是要她加班吧!
「我妹後天出國,」他一邊說,一邊仔細觀察她的反應。哼,還在裝傻?沒問題,他會全程奉陪。「我想買件外套迭她,可以陪我去嗎?」
遲敏對這出人意料的請求感到受寵若驚。副總一向瞧不起她的打扮,今天怎麼會找她一起去挑衣服?他可以找汪小姐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