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人間 第 7 頁


「你來了!」她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他几乎流淚。他終於找到了她,他走進了她的夢魂。他學她的樣,坐下,草毯竟是從沒有過的柔軟,草香在陽光中蒸騰着,令人微熏,像飲了酒。他坐她對面,仍然有些羞怯。她目不轉睛
作者:李鋭、蔣韻 / 頁數:(7 / 0)

這天夜裡,他出發了,去尋找香柳娘的夢魂。他以為那是一條黑路,卻不是,奇怪那竟是十分明亮的一條路,鳥語花香。路邊,長着許多他叫不出名字的樹和花草,他沿著這條路走,起初有些猶豫,不知道這條路是否能到達他想要到達的地方。就在這時一隻鳥極其嘹喨地叫起來,他一抬頭,原來不是鳥,是那只漂亮的、失而復得的蘆花小母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一點也沒有奇怪母鷄怎麼會棲在樹上怎麼會發出鳥一樣嘹喨的叫聲,他反而高興起來,知道這不是一條歧路。
當草灘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的心狂跳不已。這熟悉的、親愛的大草灘,竟灑滿陽光,她坐在草叢中,抱著膝蓋,身邊是她的羊、她的小母鷄。她朝他微笑,看他一步步走近,他站在她面前了,只聽她高興地嘆息一聲,
「你來了!」她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他几乎流淚。他終於找到了她,他走進了她的夢魂。他學她的樣,坐下,草毯竟是從沒有過的柔軟,草香在陽光中蒸騰着,令人微熏,像飲了酒。他坐她對面,仍然有些羞怯。時尚書屋
她目不轉睛凝望他,忽然伸手輕輕摸了一下他的臉。
「你從來沒有笑過,」她開口說,「你為什麼不笑?」
他搖搖頭,「我不會。」
他回答。
「可憐的人。」
她這麼說。
眼淚就是在這時流下來了,撲簇簇的,又大,又沉重。他沉默地哭了一會兒,然後拉起了她的手,他說,「來。」
他拉著她的手帶她走進了那片黑暗的樹林,他最隱秘的狂歡之地,他最隱秘的悲情和羞恥之地,他帶她走進最深處,來到一棵大樹下。那是一棵俊美的老橡樹,結滿橡實,是鳥兒們的樂園。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抬頭朝樹冠上張望,鬆開了她的手。他開始朝樹上爬,她在下面看著。一眨眼工夫他就沒進了濃密的樹冠之中,他用兩條腿纏繞住了樹枝,身子靜靜匍匐了一刻,他感覺自己在發抖。他的抖動讓樹葉發出沙沙的輕響。時尚書屋
突然他身子一聳,「嗖」一下,頃刻間他把自己像皮條似的彈出去了,像箭矢似的射出去了。獵物噙在了他的齒間,撲楞楞尖叫着拍打翅膀,血的腥甜一下子溢滿口腔,讓他狂喜又羞恥地顫慄。他「啊——」了一聲,獵物應聲墜地,他感到一種不可阻擋的巨大又慘烈的激情,那是他這一具人的身軀根本無法承載的,他發瘋似地將自己一次次彈出去,射出去,那條罪惡的、紅如仙草的長舌一次次出擊,他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忽伸忽縮,就像在跳一個詭異又熱烈的舞蹈。獵物一隻隻墜落在地上,有的拚命掙扎,有的已經嚥氣,羽毛紛飛,像哀傷的音樂。時尚書屋
整個樹林被這哀傷籠罩,被這死的巨大激情和恐懼籠罩,被千載難逢的一個大渲泄大裸露籠罩,成百上千棵樹,橡樹、槭樹、楊樹、核桃樹、還有黃櫨和紅樺,嗚嗚地哭着,搖動着它們繁密的枝葉,紛飛的百鳥也驚恐萬狀地哭泣。而那舞蹈着的身體也發出某種奇怪的響聲,那身體也在哭。
終於,彷彿突如其來,那狂舞的身子靜下來,癱軟下來,匍匐下來。他大汗淋漓,軟得似乎沒有了一絲力氣。他不知怎麼滑下了樹幹,也許是滾下來的,他猝不及防地就暴露在了她面前。他一嘴的血,一臉的血,又猙獰又軟弱。時尚書屋
他指着那一地的獵物、一地的死屍和罪惡,說不出話。她望着他,就像望着她最心疼的小羊、小鷄、小鳥,她柔聲地、像個母親似地說道,
「可憐的蛇人!」
然後就把他被鮮血玷污的頭抱進了自己的懷中。
就這樣他潛入她的夢魂,她的心,向她坦露。這顆心是他從沒見過的最慈悲的一片淨土,彷彿,是專為包容他的罪、他的羞恥和痛苦而生。坦露原來是這樣幸福的一件事,他留着眼淚,像個撒嬌的孩子,說了又說。他一遍又一遍問着香柳娘,他說,
「香柳娘啊,這是為什麼?」
於是,香柳娘一遍又一遍回答他說,
「可憐的蛇人。」

河水就在他們眼前,滔滔東去,夢中的河上,沒有船,也沒有皮筏,是一條安靜空曠的大河。他的悲傷就像這河流一樣沒有盡頭。他說為什麼我是蛇人別人不是?為什麼張三不是趙五不是我爹娘不是檀童也不是?為什麼千千萬萬的人中只有我一個人是?香柳娘你說這公平不公平?
香柳娘嘆息一聲,嘴角上掛着微笑,說道,「可憐的蛇人。」

他回頭看她,她的臉,清新而純潔,這不是那張在塵世中蒙垢的臉,這是那張臉的魂魄。看上去,她整個人,似乎都小了一圈,更加楚楚可憐。他看到了她裙子下面的腳,穿著粗針大綫的破布鞋,一隻大,一隻小,那畸形是如此醒目。可是她一直笑着,就是嘆息的時候也在笑,受了委屈也在笑,他不禁握住了她的手。時尚書屋
「香柳娘,你為什麼從來不哭?」他問她,「你為什麼總是在笑?」
「我是個笑人。」
她一字一句地回答。
他如遭電擊,笑人!這世上原來還有笑人。這樣殘缺不全、卑賤而畸零的一個生命,卻生來是個笑人!它注定要遭人踩踏遭人欺凌卻不會哭泣,它怎樣疼痛怎樣熬煎都要向這人世奉上一張笑臉,多荒唐的事啊,為什麼那些健全的幸運的人不是笑人呢?他目瞪口獃。他慢慢把她的手,拉過來貼在自己臉上,淚水又一次流下來,這次,淚水是為這不幸的笑人而流。
「可憐的笑人!」他說。

三、

三天後,她爹去了。她爹去時是在深夜,只有她一人守在爹身邊。到早晨,楊二叔和人們進來時,發現屍首已經硬了。她盤腿坐在炕上,正嘭嘭嘭用巴掌心不停擊打她爹山丘一樣的肚子,誰也不知道她已經這樣敲擊了多長時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