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第 11 頁


萬宏達最遠的位置,坐到小孫旁邊去。那萬宏達到底也算是見過場面的人,見了這情形,並不以為意。席間講起自己的發家史來,更是紅光滿面,滔滔不絶。 第5章上 守守是真餓了,在飛機上午餐沒有吃,這間餐廳的野鴨燉建蓮和瑤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68)

萬總訂了一個豪華大包,不僅派了秘書專門在大堂等着,自己也親自站在包廂門口迎接,倒真是熱情的不得了。組長向他介紹:「這是我們組的實習生小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其實剛下飛機,風塵仆仆,守守在車上隨便加了件白抓絨外套,腳上也是一雙白休閒平底鞋,她又是一頭絨絨的短髮,模樣倒似個高中生,眉目更清淡似一朵白蓮。很有禮貌的叫了一聲:「萬總。」
那萬總頓時覺得眼前一亮,握著她的手說:「別客氣,別客氣,我叫萬宏達,氣勢恢宏的宏,飛黃騰達的達,叫我萬總就太見外了。」

守守有輕微的潔癖,被這麼個人握著手,別提有多彆扭了,幸好頭兒在一旁說:「我們進去說話,萬總,先進去說話吧。」

萬宏達這才撒了手,幸好訂的是一個豪華大包,桌子很大,守守特意挑了離萬宏達最遠的位置,坐到小孫旁邊去。那萬宏達到底也算是見過場面的人,見了這情形,並不以為意。席間講起自己的發家史來,更是紅光滿面,滔滔不絶。
第5章

守守是真餓了,在飛機上午餐沒有吃,這間餐廳的野鴨燉建蓮和瑤柱膠羹她向來都很喜歡,因為離宿舍太遠,她自己很少過來常今天席間正好有這兩個菜,所以她一言不發,只管自己吃自己的,對萬宏達的高談闊論充耳不聞。結果那位萬總偏偏不識趣:「葉很沉默啊,是不是跟我們這樣的生意人沒有共同語言,嫌我們太俗?」
她出於禮貌笑笑:「哪裡,萬總見識淵博,我年輕識淺,插不上什麼話。」

她這麼一說,萬宏達當真是心怒放,頓時興緻勃勃:「葉平時喜歡什麼運動?明天是星期六,不如我請大家去打高爾夫。如今濰司代理着一個國際著名的高爾夫用具品牌,所以本市幾個高爾夫球場我都是常客,我還是XX俱樂部的會員,不知道葉平常喜歡在哪個球場打球?」
「謝謝,我不太會。」

「沒關係,像葉這樣的聰明人,包管一學就會。高爾夫是時傷動,葉這麼時髦的人,不會打球可真是一種遺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守守終於粲然一笑:「是嗎?」
包房中燈火輝煌,她這般盈盈一笑,雙眸直如寶石般流光溢彩,看得那萬宏達心旌神搖,幾難自持。起初覺得這小實習生雖然年輕漂亮,不過有點孩子氣,臉又清冷,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沒想到笑起來如此明媚動人。他素榔大氣粗慣了,從來沒覺得追人有什麼難度,頓時躇躊滿志。
吃完了飯萬總果然提議去打燈光球場,被頭兒婉拒:「萬總,您看看,我們都是剛下飛機,在外頭好幾天了,風塵仆頗。您說要給我們洗塵,盛情難卻,我們一出機場就奔這兒來了,現在酒足飯飽,也該回家洗澡睡覺了。下次,下次一定領略萬總的球技!」
萬總這才哈哈一笑,說:「好!好!下次一定!」
守守第2天就把這人給忘了,所以過了半個月,欄目組應邀去某高爾夫球場做一檔節目,頭兒說:「這萬總還真是上心,說請咱們打球,竟然還真被他鼓搗成了。」
她一時都沒想起來是哪個萬總,到了球場後見到一身白球衣的萬宏達,才想起來原來是這個萬總啊。
萬宏達今天打扮得很精神,穿了一身雪白球衣,頭戴一頂白球帽,更顯得紅光滿面。守守這次學乖了,跟在同事的後頭,只衝他禮貌的笑笑。萬總倒沒把握不握手放在心上,笑眯眯的說:「葉,這裡是本市最貴的高爾夫俱樂部,你別看這裡炕到幾個人打球,那是因為會員都是非富則貴。」

守守心想人少是因為這種季節都快封場了,誰還來吹冷風?像葉慎寬那麼懶的人,一過十月,偶爾動了打球的念頭,也改去珠海或三亞,在溫暖的南中國海岸揮杆了。至于作派更奢侈的,都直接飛皇家墨爾本了。
不過深秋的球場風景十分漂亮,高大的楓樹、槭樹、櫨樹、銀杏……葉子紅得像火,黃得似扇,層林盡染,靜水雲天,連沙坑都在一片秋林環襯下顯得似澄金。
高爾夫這兩年確實是時髦運動,欄目組的同事們差不多人人都練過幾桿,在練習場就躍躍試,只有守守懶得動,獨自留在會所喝茶。
一杯果茶還沒有喝完,萬總卻回來了:「葉怎沒下場玩玩?」
「我不太會。」

「沒關係,我可以教你。」
萬總笑眯眯拖開椅子坐下來:「我水平雖然不高,也打了兩年了,打球真的很簡單,真的。」

守守眼底微藴着一點笑意:「是嗎?」
萬總被她這一笑都笑得有點目眩神迷,不由得腦門發熱,說道:「要不這樣,我和葉打個小小的賭,比如三桿的洞,只要葉今天十桿內能打一個球上果嶺,我就請葉吃飯,如果今天葉一個球也打不上去,葉就請我吃飯。」

守守想到跟易長寧的那次賭約,連眼眶都紅了,心下盛怒,想憑你也想學易長寧?臉上卻是笑靨如:「好啊,不過您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麼?您財大氣粗,只叫您請我吃頓飯,太便宜您了,不如我們賭點更直接的,小賭怡情嘛。」

她語氣似乎透着怯意,兩頰紅紅的,彷彿是不太好意思,這種嬌俏的小兒態,看得萬宏達暈頭轉向,只會笑了:「那你說賭什麼?」
守守說:「您說賭什麼,我們就賭什麼。」

萬宏達把大腿一拍,說:「爽快!我就喜歡葉這樣的爽快人。這樣,三桿的洞,只要你十桿內把球打到果嶺上,我就輸葉兩萬塊,少一桿,我就再輸兩萬。要是葉打出一個標準桿,我再輸葉十萬,不過,多打一桿你就少贏兩萬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