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第 4 頁


啊?」 「她不是要錢,她就要你。」 「我?」紀南方嗤之以鼻:「她要得起嗎?」 守守突然舉手就將一整杯咖啡潑到他,紀南方一時沒反應過來,褐的咖啡順着他衣領淋淋漓漓往下滴,她有種歇斯底里的失控:「憑什麼?你憑什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8)

這可把他難住了,左想右想,最後還是老實承認:「我真不知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張可茹。」
她提醒他。
「張可茹?她怎麼了?」
「她現在在醫院裡。」

「噢,」這下他明白了:「你替她打抱不平來了?」
頓時覺得好笑,打開煙盒取出一支來,隨手在桌上頓了頓,然後點上火,在一片灰的煙霧迷漫裡,他仍舊是那種毫不在意的腔調:「你怎麼跟她交上朋友了?」
「那你甭管。」
守守看著他漫不經心的樣子,突然覺得有點灰心:「反正你這樣不叮」
「那你說我該怎麼樣啊?」他忍住笑意:「我最後還送她一套房子,小三百萬呢,她要再不滿意,那胃口可真忒大了。」

「她不是要房子,更不是要你的錢。」

「那她要什麼啊?」
「她不是要錢,她就要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紀南方嗤之以鼻:「她要得起嗎?」
守守突然舉手就將一整杯咖啡潑到他,紀南方一時沒反應過來,褐的咖啡順着他衣領淋淋漓漓往下滴,她有種歇斯底里的失控:「憑什麼?你憑什麼這樣說?就是因為她愛你,你就這樣踐踏她?她真心實意的愛你,不是因為你是什麼人,有多少錢,而你憑什麼,憑什麼就這樣說?你懂得什麼叫愛情嗎?你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樣子嗎?」她的眼睛在盈盈的燭光中飽含着溫熱:「她沒有做錯任何事,她不過就是因為愛你,所以比你卑微,比你渺小,被你輕蔑,被你炕起,被你不珍惜……」
說到這裡,她突然迅速的低下頭去,過了幾秒鐘,她重新抬起臉來:「對不起,三哥,我先走了。」

不等他說什麼,她已經倉惶得几乎像逃一樣,匆匆忙忙抓起手袋就走掉了。
她很少叫他三哥,還是很小的時候,想要吃巧克力,可是她在換牙,家裡人不許她常她站在糖果罐前面,看了好一會兒,是真的很想吃,最後才有點怯意的叫他:「三哥……」

自己當時好像「哼」了一聲,有點不屑的抓了兩塊巧克力給她:「別說是我給的。」

在他的記憶裡,她一直是個小丫頭,跟在葉慎寬葉慎容還有自己的後頭,像個小尾巴,討人厭,惹他們煩。因為是孩子,偏偏又要照顧她,麻煩得要命。
是什麼時候,小丫頭就長大了,而且比以前更麻煩?
他追了出去,她走得很快,就那樣一直往前走,疾步往前走,他覺得不對,顧不上開車,快步追上去,終於抓着她的胳膊:「丫頭!」
她似乎被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竟然是淚流滿面。
他也吃了一驚,因為在他的記憶裡,她雖然是孩子,可是並不嬌滴滴,相反有一種執拗的倔強,從小到大,他沒見她哭過幾回。
「守守,」他問:「出什麼事了?」
她嘴角微動,彷彿想要說什麼,可是最後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站在那裡,默默流淚。他們站在繁華的街道旁,每一盞路過的車燈都彷彿流星,那樣多,那樣密,透過模糊的淚光看出去,五顏六,光怪陸離,就像一條河,泛着燈影光的河。而她除了掉眼淚,什麼都不能做,什麼也做不了。
她愛的那個人,已經不顧而去,這輩子也不會再回頭了。
他那樣傲慢,那樣狠心,硬生生拉開她的手:「葉慎守,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別纏着我行不行?」
她沒有做錯任何事,她不過就是因為他,所以比他卑微,比他渺小,被他輕蔑,被他炕起,被他不珍惜……
她滿心歡喜,以為遇上這輩子等了又等的那個人,可是那個人卻一舉手,就將她推翻在地。如果他不曾愛過她,為什麼原先對她那樣好,給她希望,給她承諾,到了最後一剎那,卻翻臉絶情。把她撇下來,孤伶伶的一個人,在這城市裡,在這世上,從此後把她撇下,再不管她。
她哭得像個孩子,氣噎聲堵,連氣都透不過來,只是嚎啕大哭,在這車水馬龍的街頭。從小她就被教導,孩子要自重自愛,不管任何場合,任何情況,尤其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失態。可是她受不了,她真的受不了,她第1次一個人,好比小孩子,頭一次嘗到糖的甜,可不過片刻又被生生奪走。他竟然撇下她,那樣殘忍的撇下她。時尚書屋
第2章
紀南方第1次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有很多人在他面前流過眼淚,也有很多人哭着離開他,可他並沒有想過守守會在自己面前哭。在他心裡,她不過就是那個倔強的小丫頭,其實她現在仍像個孩子一樣,就像孩子一樣在哭泣,用盡了全部的力氣,哭得連身體都在微微發抖。他想,什麼事情會如此痛苦,讓這個無憂無慮的小丫頭如此痛苦。他將自己的手帕給她,可是她不接。時尚書屋
已經有路人頻頻側目,他問:「守守,先到我車上去好不好?」
她只是哭,他半強迫把她弄到自己車上去,她似乎想要抓住什麼,可是什麼都沒有,所以只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那樣用力,他一度誤以為,她是想把她自己的心揪出來一般。她哭到蜷成一團,像小小的嬰兒,又像是很弱小的什麼動物。起先的嚎啕漸漸失了力氣,最後只餘下嗚咽,直哭得嘴唇發紫,他有點擔心她會暈過去,只好把她抱起來,像抱小孩子:「守守,你別哭了,守守……」

他一聲接一聲喚她的小名,她全身還在發抖,像小孩子閉住氣了,隔了好久,才抽噎一下,抓在自己胸口的手指終於鬆開了,可是旋即又抓住了他的衣襟,像隻小小的無尾熊,軟軟的趴在那裡。他小心的問:「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她嘴唇仍在哆嗦,終於哽嚥著說出一句話來:「我不回去。」

「那你先別哭了。」
他有點擔心,又有點說不出的心煩意亂:「你吃過晚飯沒有,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