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10 頁


?」 我立刻獃愣住,看到他嘴角揚起一抹輕蔑的笑從我身邊走過時,我差點沒直接暈倒在地。我努力壓抑着心中的怒火,反正在他面前出醜不正是我想要的效果麼? 但令我內心波濤洶湧的是,他身後竟然跟着一個相貌柔弱清純的女孩,正
作者:小寶 / 頁數:(10 / 0)

這個傢伙,這個傢伙!!!我快忍耐不下去了,豪門家族也不過如此,見鬼的風度都跑哪兒去了,還哈佛呢,我看他求佛都救不了他!真是撞到鬼了,跟這個人見一次吵一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氣得哆嗦的時候,東方緒上前解圍,他溫和地摟着我的肩膀,對著惡棍笑着說:「真是脾氣越來越壞了,這點事也值得你發火?」
我清楚地看見楚宇凌眼神突地變得更加冷漠,接着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發生了。
他一臉平靜地拉開東方緒摟在我肩膀上的手,然後戳了戳我的肩膀,再滿眼諷刺地看了我一眼紅紅的指甲,說出一句令我想當場暴斃的話:「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多醜嗎,嗯?」
我立刻獃愣住,看到他嘴角揚起一抹輕蔑的笑從我身邊走過時,我差點沒直接暈倒在地。我努力壓抑着心中的怒火,反正在他面前出醜不正是我想要的效果麼?
但令我內心波濤洶湧的是,他身後竟然跟着一個相貌柔弱清純的女孩,正以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我。
而楚宇凌則溫柔的牽着她纖纖玉手,愛護之情令我詫異。這冰棍也懂得愛護人?
「那女孩是……」
我喃喃說。
「他的女朋友蕭貝,一個不屬於我們這個圈子的人。」
東方緒眯着細長美麗的眼睛說。
女朋友?
那我這個未婚妻,算是哪門子的事?
我竟然有種做了虧心事的感覺,這又是怎麼回事?我是不是腦子被氣壞了!不過還好,還好那傢伙發覺我今天有多醜了,會取消婚約吧,會取消吧,我努力地讓自己心情鎮定。 4
晚上我百無聊賴地去網上搜了下楚宇凌的信息,沒想到的是這個惡棍竟然還有什麼粉絲支援團,我真是差點沒爆粗口,這傢伙有那麼了不起嗎?
我又充滿期待地搜了一下我的名字,竟然有一條是虐殺狂的信息,還如何如何的把人肢解,噁心得令我想大吐一場……怎麼輪到我就這麼倒霉,真是連個好名聲都沒撈着。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又搜了下蕭貝,竟然有她的信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禁傻眼了。難道他們早就是公認的一對兒?我這平白無故進來插一腳算什麼呀,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楚氏家族繼承人楚宇凌與貧民出身的蕭貝愛情長跑已達六年,感情甜蜜穩定,有望在明年完婚,成就灰姑娘和王子的愛情童話。」

看到這則消息後,我整個人傻在原地,戀愛六年,關鍵對方竟然是貧民,這樣不顧一切的童話愛情又是我能頂替得了的?不是說有望結婚嗎?怎麼又弄上我了,我真是越想越不明白。看著網上偷拍的楚宇凌和蕭貝擁抱的照片,我內心一陣苦澀,沒走進婚姻殿堂,我就被宣告走進沒有愛情的婚姻墳墓。天下最可悲的「新娘」莫過如此。
第3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懦弱的抉擇(5)
母親,你難道不知道這件事情嗎?這樣葬送女兒的幸福到底是為了什麼?母親跟楚氏夫婦又有什麼恩怨?我內心既疑惑又悲哀。就這幾天,我真是覺得好像活了幾個世紀。
「母親,知道蕭貝嗎,楚宇凌的女朋友?」我坐在母親的床邊輕聲問。
母親放下手中的報紙,撫了下她高貴的真絲睡裙,一臉柔和地看著我。
「有的事情很難以改變,但是卻不是不可以改變,明白嗎?」母親意味深長地說。
「可是我們彼此都不相愛,關鍵他早有愛的人,六年的感情又豈是我這個外人能影響得了的?」我急切地說。
「你是怎麼知道的?」母親驚訝地看著我。
「網上查到的?」我淡淡地埋下頭。
「網上的花邊新聞不可信。」
母親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好像這些八卦是我報道似的。
如今傳媒這麼發達,楚家又是名門望族的老大,有個風吹草動,自然少不了媒體的捕風捉影,如果真是不可信的花邊新聞,哪會有六年的感情之說,可見這些傳聞不是空穴來風。
看著我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母親深深地嘆了口氣,說:「小落,知道為什麼非是楚家嗎?」
我困惑地搖了搖頭。
母親定定地看了我一會兒後又深深嘆了口氣:「有些事情,以後你自然就會知道。」

哭,說了等於沒說。
「你一定得,也只能嫁個楚家,明天中午楚家就會召開婚禮對外發佈會,一切早已成定局。」
母親飽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繼續說:「小落,不管多大困難,你一定不能退卻,為了林家企業未來的命運,只好委屈你了。」

「可是人家那麼相愛,我們不能這麼破壞別人的感情,關鍵是我不愛他啊……」
我的聲音接近哽嚥了。
「你該去休息了,小落……」
母親的眼睛似乎在躲避我。
「母親……」
正當我想說什麼的時候,敲門聲響起。
只聽到堂哥風風火火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嬸嬸,我能進來嗎?」
母親的眼睛一閃而過某種情緒,抓着我的手緊了緊。
這傢伙這個關鍵時刻跑過來幹嗎,本來就很沮喪的我,也懶得理他了。
堂哥得到允許,自然又是風風火火地進來了,一看他那髮型就知道他趕得有多急了,腦門上的頭髮豎立得跟鷄冠似的。
見我在這兒,堂哥的眼睛就跟見着寶似的熠熠發光。這傢伙今天是吃錯藥啦,眼睛當電燈泡使。
「哈哈,要嫁人啦,興奮吧!」堂哥咧着血盆大口說。
我真想罵他個狗血淋頭,無奈母親在這兒,我只好忍氣吞聲。
見我沒什麼回應,堂哥自討沒趣地摸了摸鼻子,轉向正題沖母親說:「嬸嬸,我父親,還有大伯讓我給您捎話,他們過會兒就到。」

「打個電話不就行了嗎,你來幹嗎?」我沒好氣地說。
「我這不是為你高興嗎,所以自己就跑過來了唄,順便給他們捎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