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20 頁


,給我換上新婚紗,重新化妝。我如同布偶娃娃一樣被折騰來折騰去,心裡卻是一片蒼白。 當我站在一臉不耐煩等待的楚宇凌面前時,他看向我的眼神由原來的煩躁變成驚訝,在片刻的寂靜後,他看也不看我一眼,拉著我的手就走了出去。
作者:小寶 / 頁數:(20 / 0)

當仙女姐姐手捧着一個精美的白盒站在我面前時,我清楚地聽見陳優的驚嘆聲。仙女姐姐優雅地對我淡淡一笑,我也回以禮貌的一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是我親自為你設計的婚紗。」

盒子打開後,我和陳優都倒抽了一口氣,整條婚紗長達四十米,豪華裙襬綉着粉色的薔薇,上面點綴着大約一千顆小鑽和珍珠,雍容華貴卻不失可愛。
「本來建議直接用ChristianDIOR婚紗的,可是楚宇凌沒有滿意的,所以我只有親自動手了。」
仙女姐姐溫柔地一笑。
我看著這條舉世無雙的豪華婚紗,除了驚嘆再無其他。
「這個要花很長時間吧?」陳優眼睛放光地問。
「五百小時人工。」
仙女姐姐微笑着說。
時間已經不容許再圍着這婚紗問東問西了,仙女姐姐,陳優,母親,還有十多個侍女一大屋子女人全圍了過來,給我換上新婚紗,重新化妝。我如同布偶娃娃一樣被折騰來折騰去,心裡卻是一片蒼白。
當我站在一臉不耐煩等待的楚宇凌面前時,他看向我的眼神由原來的煩躁變成驚訝,在片刻的寂靜後,他看也不看我一眼,拉著我的手就走了出去。
「準備好了嗎?」他問。
「嗯。」
我聲音忍不住有點顫抖。我在哀悼我的青春,哀悼我的自由,哀悼我那難以奢求的愛情。
「不用緊張。」
他破例溫柔地說,握著我的手同時緊了緊。
他又怎麼了?我有些詫異地看著依舊一臉淡漠的他,只是好像多了點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見證愛情的結婚進行曲中,我輓着楚宇凌的胳膊緩緩前進,我的裙襬後面好多花童在撒着金葉和花瓣。很奇怪,我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只有楚宇凌是站在我這邊上的,如此堅定,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我為我這個想法感到奇怪。
第5章
婚禮(5)
我看著摀住嘴早已泣不成聲的母親,我的身體忍不住再次顫抖起來。
在主婚人的見證下,我跟楚宇凌互戴上結婚戒指,大克拉的戒指在璀璨的水晶吊燈下顯得更加熠熠生輝,眼前這個男人是我林落的丈夫,可是我卻感覺不到一絲幸福。
當他掀開我潔白的面紗,低下頭來親吻我的嘴唇時,我緊緊閉上了眼睛,一顆晶瑩的淚珠順着眼角滾落了下來,他的嘴唇是那麼的冰冷……
第6章
新婚之夜(1)

本該無限美好

剩下的只有假裝

拚命地想逃避

卻是霉運連連…… 1
被媒體形容為「舉世矚目的豪門婚禮」終於結束了,而我早已身心疲憊。陳優個死女人竟然賊賊地闖到我的房間來,說是要告訴我初夜秘籍。真是服了她,這八婆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我說,第1次都會有點疼,但是為了能牢牢地抓住楚宇凌,你一定要忍耐,疼也要喊舒服!」死女人激情澎湃地說。
「什麼?疼也要喊舒服!」難不成要我成為被虐狂?
「對,這樣他才會覺得你很愛他!」女人繼續說。
這是什麼邏輯?這個女人是不是長期弔男人未果得失心瘋了?這個大變態!再說,我說過我愛楚宇凌那個大惡棍嗎?
「如果他喝醉了,或者太累忘了同房,林落,別怕,要拿出氣魄來,先撲上去把他搞定再說!」這女人真是瘋了!什麼?撲上去?當我林落是什麼人了,我是那種專幹猥褻男人的勾當的女人嗎?虧她還跟我這麼多年交情呢,一點都不瞭解我。
「說什麼呢?」正當我想臭罵一通陳優時,楚宇凌竟然走了進來,後面還跟着三個男人,我定睛一看,一個是我熟悉的東方緒,一個是我堂哥,還有一個是在婚禮上見到的伴郎,那個長着對小虎牙的可愛型男生。沒想到楚惡棍也會有這種類型的死黨,我還真是看走眼了。怎麼著,這幫人來閙洞房啊。
只見我那堂哥好像揀着金子似的特興奮,呵呵直樂,嘴巴都合不攏了。一向有着溫暖笑容的東方緒卻是一臉沒有任何表情的平靜,好像在想著什麼,目光游移。那個「虎牙」卻是一副「兄弟你委屈了」的表情看著楚宇凌。
陳優一見是楚宇凌,衝我極其曖昧地一笑,接着立刻屁顛屁顛地跑了出去,到了楚宇凌面前竟然稍做停留了一下,說了句:「加油!」
我的後背開始出現冷汗,而楚宇凌則滿頭霧水地看著我。
這個該死的女人!
堂哥見陳優在這兒蹦蹦跳跳,笑容一下凝固了,質問着說:「你跑這來幹嗎?」
陳優也討厭他,也嚷了起來:「大猩猩,你跑這來又是幹嗎的?」
見着自己的外號被暴露了,堂哥氣得臉都鼓了起來,無奈多事的陳優開始把人往門外推,這女人哪來的力氣,一手推仨大男人,邊推還邊往我這吆喝:「加油啊,小落!把他搞定!」
最最令我鬱悶的是,陳優竟然關門的同時「細心」地為我們上了鎖。我聽到門外「虎牙」和堂哥的抱怨聲,怪陳優多事,擾了他們的興緻。還有陳優的理論聲,什麼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屁話。
這個女人,是不是想死啊!
我差點沒氣得一蹦三尺高。
而楚宇凌竟然一副警惕的模樣看著我,什麼跟什麼嘛,又不是我讓陳優關門的,也不是我說要把他搞定的!我現在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等到外面好不容易安靜了,惡棍卻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直直向我走來,砰砰砰……我的心跳開始加速,他,他想做什麼?
「現在,我們該做點什麼呢?」惡棍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頭頂我能感覺到,我的頭頂開始冒汗,難不成他的眼光有替頭髮蒸桑拿的功能?
「我……我……我……」
令我想放聲大哭的事實是,我竟然跟個結巴似的說不出話來。
許久,都沒見他有任何動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