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31 頁


的模樣大笑道。 「哈哈……」東方緒也跟着開心地大笑起來。 我突然發現,我似乎好久沒這麼大笑了。 令我詫異的是,東方緒的畫展竟然就稀落的幾個人。 「我不是以東方緒的名字辦畫展,而是以一個普通的業餘愛好者的
作者:小寶 / 頁數:(31 / 0)

「當然沒忘記,哈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猜我現在在哪裡?」東方緒還真是調皮。
「在準備畫展的藝術大廳裡!」這個好猜。
「你抬起頭來,向右看。」

按照東方緒的提示,我只是頭微微一轉,就看見戴着帽子和黑眶眼鏡的東方緒衝我如春風般的微笑。
身邊的陳優正處于被老師深度催眠中,推了她幾下都不醒,算了,反正她對畫也不感興趣,我偷偷看了下教授,還只是埋頭在讀着什麼,於是我拿起包彎下身子便成功地逃脫了。
「你逃課的樣子像小賊。」
東方緒開起了玩笑。
「我看你才像小賊,包得這麼嚴實。」
我是指他又是帽子又是眼鏡的。
「我這麼做是怕女生們看見我會集體暴動。」
東方緒笑得眼睛又好看地彎了起來。
「見過臭美的,但沒見過你這麼臭美的!」我裝出一副受不了的模樣大笑道。
「哈哈……」
東方緒也跟着開心地大笑起來。
我突然發現,我似乎好久沒這麼大笑了。
令我詫異的是,東方緒的畫展竟然就稀落的幾個人。
「我不是以東方緒的名字辦畫展,而是以一個普通的業餘愛好者的身份。」
身邊的東方緒似乎很開心。
「哈哈,剛纔還臭美呢,現在又謙虛起來了,你這個水平也叫業餘?」我實在是不敢苟同。
「呵呵……」
東方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畫展的主題是什麼?」
「日出,希望。」

細長的美眸深深地凝望着我,讓我一陣恍惚。
畫皆圍繞着日出而作,還有滿滿的嚮日葵,東方緒的畫充滿了童真和溫暖的氣息,給人以美好和希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想到你是這麼感性的人。」
我由衷地感嘆,要是楚宇凌能稍微感性點就好了。
「每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只要對著它微笑,一切失落徬徨便會消失無蹤,心中只有滿滿的希望。」
東方緒若有所思地說。
「呵呵,對啊。」
這句話我相當認同,因為我一直就是這麼想的。
我的外婆曾經就這麼對我和我母親說,是這輩子我聽到的最溫暖的話。
「你……知道這句話?」東方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反正意思是一樣的……哦,對不起,我接個電話。」
剛看了一半,手機就響了起來。
「嗯,知道了。」
到了放學的時間,我得回家了。
「我要走了,他們找不到我。」
保鏢已經找了大半天了,他們的敬業精神實在是令我無語。
「小落,你覺得現在的自己開心麼?」我走的時候,東方緒突然問住了我。
「我很開心。」
轉頭一笑說再見,可是我的心裡卻分明開心不起來。東方緒似乎看進了我的內心,而我卻不願意承認。
有如籠中鳥般的生活,開心也是給別人看的。 4
今天是結婚一周以來按約定回娘家的日子,我心裡滿噹噹的喜悅,雖然保鏢還是跟粘人精似的跟着。
我一大早起床就被小若拉起來選衣服,選到最後是這件中西合璧很具民族特色的裙裝。桃紅色的綢緞質地,腰身以上採用旗袍設計,腰綫以下是西方的公主裙款式,短袖口則是兔毛,穿起來讓我感覺自己好像一隻桃紅色的兔子。
楚宇凌也是盛裝打扮,銀灰色的西裝,領口是與我色系相配的別緻領結,典雅但卻不失親近,這是我見過他穿的最讓人感覺親切的衣服了,可見豪門重禮儀高於一切。
終於到家了,母親特意到家門口迎接,被母親有些冰冷的手握住,我忍住沒有落淚,卻又為安慰母親不得不笑着,一時感覺不知該哭還是笑。
屋內,侍從拿着厚厚的禮物遞給楚宇凌,楚宇凌則恭敬地把禮物送到了母親的手裡,舉止優雅有禮,母親只顧點頭笑着,可是眼眶分明是紅着。
「這是今天中午的菜單,你們看看還要不要再添點兒。」
母親估計是一早就讓人準備了。
第8章
偽裝(6)
我一把接過菜單,故意湊到楚宇凌面前說:「宇凌,你看看喜不喜歡。」

楚宇凌先是被我這親密的稱呼給怔了一下,但接到我的眼神後,立刻配合了起來:「好多我喜歡的菜,岳母您太費神了。」

「要添菜嗎,宇凌?」我儘量表現得不要那麼僵硬。
「足夠了……小落。」
他顯然還算配合。
母親看著我和楚宇凌的幸福小夫妻樣,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還好沒看出什麼表演的痕跡。
吃飯的時候,為了表示我和楚宇凌的恩愛,我先給楚宇凌夾了一塊魚肉,雖然我有點懷疑這個有潔癖的傢伙會不吃,上次因為筷子夾到一起而不高興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但這次出乎我意料的是,楚宇凌竟然吃了,雖然還是遲疑了一會兒,我估計他這是第1次吃別人夾的菜。
楚宇凌也開始為我夾菜,雖然動作有些僵硬,雖然知道這一切只是場表演,但我的心裡還是有小小的幸福感。
母親的房間裡,「看著你和宇凌這麼恩愛,我很欣慰,宇凌真是個好孩子,既孝順長輩,對你又好……」
楚宇凌給我夾菜的行為讓母親對他愈發讚賞,畢竟他是一個豪門家族的繼承人,這樣的舉止几乎不可能在他身上發生。
「可是,母親怎麼瘦了。」
母親越發消瘦的手讓我心疼。
「你也瘦了……」
母親憐愛地摸着我的頭髮。
看著母親憔悴的樣子,定是因為我婚禮而累,我心裡頓覺一陣愧疚。
「這鐲子?」母親看到了我手腕上戴的古典鐲子。
「我過門的時候婆婆給我的。」
我解釋道。
「很精緻……」
母親的眼睛仔細端看著。
一直對古典飾物情有獨鍾的母親似乎很喜歡這鐲子,我正準備摘下來給母親仔細看看時,母親卻微笑地催促我:「你去陪陪宇凌,我也該睡午覺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