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豪門愛人 第 35 頁


陡然瞪大!昨天那兩個打架的傢伙怎麼跑這兒來吵了。陳優個死女人怎麼連看門都看不好,怎麼讓這兩個冤大頭進來了? 瞧這倆人的架勢,看來他們的關係是徹底惡化了,嘖嘖。 「你有什麼資格碰她?」是東方緒的聲音。 什麼?碰
作者:小寶 / 頁數:(35 / 0)

我啪一聲猛地合上手機蓋,一把拽下電池,這下再也不會被騷擾了。我頽然地坐在床上和陳優個死女人大眼瞪小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瞧你那樣兒,怎麼搞得跟棄婦似的?」陳優看我頽廢的模樣不滿地嚷起來。
「我是難受,怎麼著也是被人揍了……」
我極其鬱悶地嘀咕。
陳優滿眼同情地看著我,嘖嘖說了句令我想瘋的話:「斷腸人在天涯。」

這女人什麼時候這麼文縐縐了?昏! 4
臉好舒服,一點都感覺不到腫痛了,是冰塊正敷在我臉上嗎?我在夢中滿足地揚起了嘴角。
過了好久,似乎聽到有人在爭吵,誰啊,這一大早的?
當我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去,眼睛陡然瞪大!昨天那兩個打架的傢伙怎麼跑這兒來吵了。陳優個死女人怎麼連看門都看不好,怎麼讓這兩個冤大頭進來了?
瞧這倆人的架勢,看來他們的關係是徹底惡化了,嘖嘖。
「你有什麼資格碰她?」是東方緒的聲音。
什麼?碰她?是指我嗎?奇怪,楚宇凌什麼時候碰我了?我不禁緊蹙起眉頭。
「就憑我是她的丈夫!」楚宇凌怒氣衝天地說,真是可笑,這傢伙什麼時候對做我丈夫這麼較真了。
天哪,這可怎麼是好,這陣勢不會又要打起來了吧?這兩個人還真是沒完了。
陳優個變態竟然蹲坐在地板上欣賞着他們吵架的情景,見我醒了,衝我極其賊賊地一笑。
這個女人還不去勸架,還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我終於忍受不了他們的相互怒視加攻擊了,使出吃奶的力氣大叫一聲:「別吵了!」
頓時四隻眼睛全看向了我,當他們的眼神由剛纔的憤怒變成驚訝再變成無奈的時候,我才恍然大悟,我穿著鬆垮的睡衣,頭髮凌亂,最重要的是我的臉還腫得老高。陳優個死女人極為準時地給我遞了面鏡子,頓時我恨不得直接倒下去,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梅超風嗎?
我是徹底無語了。
形象這下可以說是史無前例地全毀了,毀得屍骨無存,毀滅性比原子彈都要來得威猛。
我趕緊命令陳優把他們趕出去,這兩個人沒事來這麼早就是為了見我出醜的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邊整理頭髮邊忙着換衣服時,陳優語出驚人地說:「一大早,楚宇凌就來叫門了。」

本來平靜的心因為陳優的話而起了漣漪,楚宇凌有這麼在乎我嗎?
「坐在你床邊好久呢,用手溫柔的撫摸着你的臉。」
陳優再次爆出令我想暈倒的話。
原來夢中那個舒服的冰塊,竟然是楚宇凌的手!
世界上也只有他的手,才會如此冰冷了。
「他看你的眼神,很複雜,不過很溫柔!」陳優完全陶醉其中地說。
「他那是什麼眼神啊?」拜託陳優不要亂加形容詞好不好,別玷污了「溫柔」這個無比美好的詞!
陳優似乎很享受地說:「有點心疼,有點愧疚,好像還有點喜歡。」

喜歡?楚宇凌會喜歡我?
我頓時苦笑了起來,我寧可相信楚宇凌是對他那錯手一巴掌的內疚。 5
當東方緒進來時,我已經穿戴完畢,可是卻不見了楚宇凌的身影,一定是等得不耐煩走了。那個人根本不指望他能有什麼耐性,更何況是對我。
「好些了嗎?」東方緒流露出心疼與關心。
這個完美的猶如天神一樣的男人會喜歡我?現在仔細一想,更加覺得不可能,說他漂亮都能比我這個女人漂亮一百倍了,怎麼可能喜歡我這個姿色平庸的有夫之婦呢!我決定推翻我昨天晚上的想法,免得遭來笑話。也許,東方緒只是把我當做好朋友來看待,這麼一想,頓時覺得可能性最大。
第9章
「撿來」的禮物(4)
「好多了。」
楚宇凌的一拳頭還真夠厲害,說好多了完全屬於安慰性質,我臉完全成了他健身效果的驗收場地了。
正當東方緒想說什麼的時候,楚宇凌一臉焦急的模樣進來了。這個傢伙沒走?頓時,我剛纔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這個傢伙又要幹嗎?
「雖然昨天你不守婦道幫着外人是你不對,但是打到你是我的錯,我道歉。」
楚宇凌這個傢伙竟然如此說,這也叫道歉?擺明了在斥責我,還敢用不守婦道這個詞?他還真是會誣衊人!
正當我氣呼呼地瞪着他時,我看見他原本別在後面的雙手突然到了前面,變戲法似地變出一個粉色的豬娃娃,這是什麼意思?
「要做什麼?」雖然豬娃娃一直是我毛絨玩具的最愛,但被楚宇凌拿在手上,我還真是覺得有些滑稽。
「給你的。」
眼睛不知道在看哪裡,表情也那麼僵硬,一看就不是自願的。
「這是你送別人的吧?」我挖苦道。要讓我相信他會送我玩具,還不如當場把我打暈來得痛快。
「不是,是撿到的。」
楚宇凌此時像個無辜和說謊的少年,原本心情不好的我在看到他此時的表情時,心裡卻忍不住想笑。
楚宇凌,你還真是會搞笑,你會蹲下來撿東西麼?連說謊都說得這麼拙劣。 6
東方緒悲傷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後,安靜地走了出去。東方緒,他怎麼會出現那麼哀傷的眼神?難道,我真的想錯了嗎?
「我帶你去醫院吧。」
冷不丁,楚宇凌說。
「我可不想再被偷拍。」
真是服了他的沒腦子。最近楚宇凌的智商真是有下降的趨勢。
「可以打扮成路人甲乙嘛。」
一邊多事的陳優插話。
我對陳優翻了個通天大白眼,才多久的功夫這女人就轉移戰線了,昨天一副痛恨欲絶的模樣,現在又堅定地站在楚宇凌那邊了。意志不堅定的死女人!
「不去可以,但是你要答應讓我照顧你。」
楚宇凌前所未有地緩和着聲音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